— K.I.D —

布加勒斯特之恋(14)



你们看完今天的更就会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给桃总配张图。


----------------------------------------------------------------------------



14

 

克里斯也回到了波士顿的父母家里过圣诞节。

因为职业的缘故,一年大部分时间他都一个人在外度过,但圣诞节这几天,他必须变回伊文斯家排行第三,最爱闹爱笑的孩子。

平安夜是在家里过的。圣诞大餐全部就绪之后,父亲先领头说了个笑话,然后一家人就都带着期待的目光看向克里斯。往年这个时候,他就该开始滔滔不绝地逗乐子了。可是今年他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站起身来端起盘子,慢条斯理地为每个人分鸡肉豌豆沙拉。

“斯科特,今年该轮到你来讲好莱坞见闻了。”

斯科特说得也很有趣,过去一年的历练在他身上体现得很明显。可是听到那些关于演戏的事情,克里斯心里一样不舒服。

 

从假期的第二天开始,他们便忙着去各个亲友家参加派对。

这个时候克里斯必须穿上妈妈给他买的驯鹿毛衣,在每一个温暖而舒适的客厅里被介绍给不同的姑娘。他当然知道母亲的意图,往年他也总会为了哄她开心而努力配合。

“我的克里斯是那种无论姑娘还是姑娘的妈妈都挑不出毛病的男孩子。”他妈妈总是这么骄傲地说。

可今年他没那么配合了。在被介绍给那个叫杰西卡的女孩之后,他只聊了不到五句话,就一个人躲到了房间另一边。

“克里斯,积极一点。”眼尖的伊文斯太太立刻端着一杯蛋奶酒走到他身边,“你和杰西卡应该很有话题可聊啊,她过完圣诞节就要去纽约的银行实习,她爸爸说正想找个熟悉纽约的人关照一下。”说着她指了指对面沙发上坐着的那个银发男人,“杰西卡的爸爸也是医生。”

克里斯觉得心里莫名烦闷,“为什么我一定要喜欢和自己这么接近的人呢?”

“那你该喜欢什么样的人?在地球另一边的?”伊文斯太太像对小孩子一样在他脸上拍了一下,突然睁大了眼睛,“别告诉我你去罗马尼亚的时候看上了什么人!”

“没有的事,你别乱猜。”克里斯强作镇定,抢过伊文斯太太手里的蛋奶酒喝了一大口。

“那你就该对姑娘们更殷勤一点!比你小的斯科特都换了好几个女朋友了。而且你看杰西卡的眼睛多迷人啊,这种绿色的瞳孔可不多见。”

克里斯总算打起精神朝他的相亲对象多看了两眼。确实是个清秀可人的姑娘,也确实有一双绿眼睛,可与他心里那双眼睛相比,只能算玻璃之于宝石。

“不好看。”他又低下了头。

 

又闹了一阵子之后,宾客们开始聚拢在沙发周围聊起天来。

“克里斯,听说你刚从罗马尼亚回来?”问他话的是他父亲的老朋友诺兰先生。

坐在对面的杰西卡和她母亲也一下子看了过来,“那里怎么样?”

克里斯蹙起眉毛,“我去的时间还不够长,下不了什么结论。”

“社会主义国家很要命吧?”另一个人插了进来,“是不是走到哪里都有人监视?”

克里斯没有否认。“Every breath I take, every move I make, Seb is watchingme.”他又想起了那时开的玩笑,心里立刻钝钝地疼起来。

“那里是不是很穷?听说在苏联买什么都要排队,估计罗马尼亚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的最高领导人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宣誓向他效忠?”

“罗马尼亚姑娘漂亮吗?有没有想嫁到美国来的?给我家修割草机的那个亚美尼亚人最近就娶了个偷渡来的立陶宛女人。”

这话已经近乎无礼了,克里斯无奈地摇摇头,“至少我没碰到这样的事。”

“我讨厌非法移民。”又是诺兰先生,“最近波士顿这样的人也多了起来,他们破坏了城市的传统。”

“还抢了美国蓝领工人的工作。”一位太太说,“不过他们收的价钱也低。”

“可是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不是吗?美国是个让梦想成真的地方。”坐在克里斯左手边的一个年轻男孩说。

“我不同意。”杰西卡开口了,“如果他们觉得自己的国家不好,就该在原地解决问题,不要把他们的麻烦都带到美国来。假如他们受不了本国的统治者,可是又不敢起来推翻他,那就说明他们不配得到民主和自由。美国的种种好处也不是从天而降的。”

“真是个妙论。”看着对面那张年轻气盛的面孔,克里斯突然想说话了,“那么小姐,请问在建国先贤们起草独立宣言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呢?林肯总统废奴的时候你发表过意见吗?还是你在欧洲战场上消灭过纳粹?”

杰西卡被问住了。

“不错,美国是有很多好处,但那并不是我们这一代奋斗得来的。我们只是凑巧出生在美国,可以问心无愧地享受这些好处。而那些罗马尼亚人也不过是运气比我们差,凑巧生在了那个国家。我们为自己的好运气窃喜也就罢了,实在没什么理由去鄙视他们。”

“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无辜吧?”杰西卡不高兴地嘟哝道,“总有一些人是心甘情愿地做了帮凶,还有一些人纯粹是舍不得放弃手里的利益才不敢反抗。”

克里斯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可是,当我们批评他们不够勇敢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我们不了解他们成长的经历,也没有经受过他们所经受的考验。易地而处,我们未必能比他们做得更好。”

伊文斯太太终于忍不住出来打圆场了,“我说年轻人们,圣诞节的时候就别谈政治了吧。罗马尼亚那么远,不关我们的事。”看到克里斯还是一脸不快的样子,她又补了句玩笑,“除非克里斯真娶个罗马尼亚太太回来。”

克里斯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伊文斯太太叹了口气,“我们来点音乐吧。”

客厅一侧有一架钢琴,大家互相推脱了一下,最后还是杰西卡坐了上去,开始弹一首带点爵士味的圣诞歌。尽管与自己观点不同,克里斯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个有修养的女孩。但是她弹钢琴这件事本身就让克里斯觉得讨厌。

烦闷之下,克里斯一个人走到了屋外。

 

外面的空气要清冽很多,这是个晴朗的冬夜,头顶的天空上布满繁星。克里斯又开始想念塞巴斯蒂安了。

“亲爱的塞比,你现在在做什么呢?”四周一片宁静,他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你也在过节吗?是不是和你妈妈在一起,还有娜塔莎?

“我真羡慕他们,想看到你时就能看到你。因为这个,我觉得那些当美国人的好处都不值一提。我现在不喜欢纽约也不喜欢波士顿,不喜欢圣诞节,不喜欢音乐和烤火鸡,也不喜欢派对,我只想你。

“你最爱对我说大道理,你总认为我根本不懂你那些难处。其实我懂的。可是我太想和你在一起了,所以,哪怕有天大的难处,我也不愿意放弃。”

 

假期结束回到纽约,克里斯在工作的第一天就来到托尼的办公室,把一份稿子放到他桌上。

托尼迅速地浏览了一遍,从压低的眉毛下投射出怀疑的眼神,“你这篇和两年前华盛顿邮报那篇宣传稿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加了一些风土人情的介绍。”克里斯泰然自若。

“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我知道,这篇稿子的水准上不了专版,你放在副刊里也行。”

“你花了两个月时间呆在罗马尼亚,就只是为了给副刊写一篇宣传稿加游记?”

克里斯前倾身体,用两手撑住了托尼的办公桌。“这只是我的第一步计划。首先,我在罗马尼亚的那两个月里被看得很严,现在确实也拿不出一篇完整有深度的报道;其次,我还计划再去一次。”

“再去一次?我估计你申请不到第二次许可。”

“所以我要向他们示好。”

“用这篇蹩脚的文章?”托尼很惊讶,“你简直在拿自己作为一个优秀记者的名声开玩笑。”

“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赢得他们信任的方法。”

托尼沉思了片刻,“不行我们就放弃这个选题算了,一个新闻追到最后线索断了也是常有的事。”

“这一次不行。”

托尼被他的固执弄得有些无奈,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波本。“我是替你着想,就算你搭上自己的职业准则再一次申请到许可,也要花好几个月的时间,去了之后他们很可能还是会派人盯着你,那么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就白费了。而且那毕竟只是一个离得很远的小国家,又不是苏联,我们的读者最关心的不是这个。真的,你换一个题目做吧。”

“不,我非去不可。如果你觉得我耽误了时间,我可以辞职,不拿史塔克报业的薪水。但是在我离职之前,我还是希望你能发表这篇文章,我觉得副刊的水准还是配得上的。”

托尼盯着他看了很久,“说实话吧,你要回去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托尼,克里斯也不打算再隐瞒。“我在那里爱上了一个人,我不能从此再也见不到他。”

“我的天!全报社最难得手的帅记者,是哪个罗马尼亚大美女把你迷住了?”

“不是什么美女,是我的向导。”克里斯严肃地看着托尼,“就是他们派去监视我的那个人。”

“你没弄错吧?你被监视出感情了?”托尼的评价居然和那个英国外交官如出一辙。“你爱上他什么了?长得好看?甜?异国情调?还是他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

克里斯没有理会托尼语气里的调侃,“我说不清楚,我就是爱他整个人。你说的这些他身上都有,那么我就都爱——哦不,共产主义理想我有点受不了,但我也不会因为这个而不爱他。”

托尼惊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克里斯,你现在完全就是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我不跟你争论这个了。可是你的罗马尼亚美男子也爱你吗?看起来他可是把监视任务执行得一丝不苟。”

“我不知道。”克里斯给了个他觉得最保险的答案。不知道为什么,在度过最初的那一段迷茫之后,他反而越回想越觉得塞巴斯蒂安也是爱他的。此刻他的痛苦只是因为无法再见到塞巴斯蒂安,却并不是因为自己不被爱。这也许是盲目的信心,但盲目的信心也很好。

“试一试总没坏处。”

托尼还在摇头,“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一个英雄了?”

克里斯突然笑了。“你知道吗?假如我非要成为一个英雄才能得到他,那我就去做一个英雄。”


-----------------------------------------------------------------------------


不由自主就把桃子写得美队附体了,他的爱情观真是比我包好一百倍。

当然啦,我包也是不得已。。。



评论(36)
热度(467)

2016-01-25

467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