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陪我聊聊天吧,Seb [一发完]

在飞机上撸的,吐槽漫画,顺便给Evanstan强行发糖。

-------------------------------------------------------------------------


-Hi, Seb!

电话刚接通就听到了线路那头怒气冲冲的声音,线路这头的人却还顶着一头乱发和大大的黑眼圈,很费了些力气才让声带跟着呼出的气流振动起来,发出一个软软的应答声。

-为什么电话响了那么多声你才接?

等等,这是个询问还是个抱怨?

-昨晚和Charles他们去酒吧玩得晚了点,电话响的时候还在睡觉呢。

-肯定喝了不少吧?

再一次的,这是个询问还是抱怨?Sebastian有些烦恼地把前额的头发抹回头顶,心里想说只有很亲密的人才够资格抱怨他宿醉晚起。很显然,电话那头的人还没有这个资格,哪怕他是票房灵药、一线大咖,也不行。

-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

Sebastian仍然不够清醒,差点错觉这是美国队长打电话来通知他外星人入侵之类的事情。不对,即使外星人真的入侵了,美国队长也该去找钢铁侠或是雷神他们,Bucky可不管这个,Bucky自己的麻烦就够多的了。

Sebastian顺手扯过一旁的靠垫,将下巴埋进松软的织物里,无厘头地笑了起来。

-你都没看我今天的Twitter吗?

-没看。我说了我刚才在睡觉。

-哦,我还以为你每天都会刷我的推。

-Chris,我不是个网瘾患者,也不是你的迷妹。

(假的。天知道Sebastian每天起床之后的前五件事里必然包括刷他的男主角的推。)

-哦,这就有点尴尬了……

电话那头的语气真真切切地凝滞了几秒钟,但就在Sebastian的脸即将红起来之前,Chris及时恢复了先前坦率的语调。

-那你现在赶快打开Twitter看看!

-我很想看,但我的手机现在被用来接电话了。

-少废话,我知道你还有一个手机,专门用来登录小号的。

没办法,两个人在一起断断续续六年,拍了三部电影,暴露各种细节也是不可避免的事。但是,Chris知道Sebastian的小号只关注了少数几个密友,唯一一个例外就是他吗?

 

Twitter被打开了,第一条消息就是Chris发的——另外几个被关注的人昨晚都一起在酒吧玩,现在肯定还在睡觉。

“Hydra”。只有这么一个词,后面是一串交错的感叹号和问号,看起来就像是冬兵一下子掏出了藏在制服口袋里的所有武器。

Sebastian又花了一分钟,总算弄清了来龙去脉——最新一期漫画里设定美国队长是九头蛇卧底,不仅他是,他妈妈也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好女人Sarah,那个往鞋里塞报纸的小个子Steve,从故事一开始就是纳粹的人。

WTF!Sebastian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事实在太离谱了,比小蜘蛛资助钢铁侠还荒谬,不,比整个九头蛇集体被冬兵洗脑还荒谬。

但他说出口的话却不是这样。

-Chris,你知道我不爱看漫画的。

-我知道,你小时候是个共产主义者,长大了是个文艺青年。但那时候为了演Bucky你也看了不少。

是的,看太多了也想太多了,甚至有一阵子在浴室镜子前都分不清自己是James,是Winter Soldier还是Sebastian。然而他现在并不想讨论这个。

-我的意思是,MCU和漫画的设定是两条平行线,彼此无权干涉。估计连迪斯尼的高层都拿漫画编剧没办法。

-得了吧Seb,我不需要你给我普及版权法。我的意思是他们这样做实在太恶心了。你不是在偷偷写剧本吗?你应该明白这样胡乱反转人物立场一点儿也不高明,而且丝毫没有尊重!

-你说得对,但是这么骂似乎也没什么用。

电话那头的Chris突然爆发了。

-Seb我真讨厌你这一点,你为什么从来不生气也不抱怨呢?就算没有用,我也得让他们知道有人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

Chris想起他们第一次看完美国队长3的最终剪辑版本后,自己也是这样在漫威高层的办公室里爆发了一次。那天的Sebastian同样一言不发,脸上还带着“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的笑容,倒是很像穿着白背心的Bucky。

事后Chris的经纪人把他批评了一番,又称赞Sebastian就很明智,从来不做与自己咖位不相符的事情。Chris却嗤之以鼻。他希望Sebastian能为自己多争取一点,就像他的粉丝们说的,这样一个优秀的演员对事业却没什么企图心,总是一副无欲无求安于十八线的做派,实在令人惋惜。

没错,Chris Evans也有网瘾发作的时候。在他的Google搜索历史里有一些比较正常的词条,比如说Sebastian Stan,因为他们是同事嘛。还有一些不那么正常的词条,比如说,Stucky。以及更不正常的,比如说,Evanstan。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Chris终于忐忑起来。

-对不起Seb,我不该对你生气。我只是希望……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情绪,希望你和我站在一边。

-我一直和你站在一边啊,我们是TeamCap,不是吗?

-我说的不是电影宣传那种。

Chris有些焦躁。

-我说的是在真实的世界中也一样和我站在一起。

Sebastian不由得叹息起来。他没有告诉别人自己每次美队电影杀青之后都要去看心理医生,而且一次比一次的疗程更长。他需要借助一些科学的手段才能从Bucky的世界里逃脱出来,让生活继续下去。很显然Chris在这方面的警惕性不够,做的功课也不够多。

他忍不住想要劝说他的同事了。

-真实世界的人大概不会为了一本漫画大发雷霆吧?

-怎么不会?

Sebastian已经可以想象Chris皱眉的样子了。

-我演了整整三部电影里的Steve,我当然可以为了他而生气。你想一想,他从小的愿望就是做个好人,哪怕只是个小个子时他也绝不放弃理想。就是为了从九头蛇手里救出Bucky,他才由卖国债的舞台明星变成了真正的美国队长。Bucky掉火车之后,他说要杀光每一个九头蛇。解冻之后发现Bucky被洗脑成了冬兵,他说神盾局,九头蛇,一个不留。现在那帮人说其实Steve一直就是九头蛇的人,这跟杀了他有什么区别?说真的Seb,我觉得我身体里的某一部分好像也被他们杀死了。

Sebastian的头有些晕乎乎的,他没仔细听Chris回顾那些早就耳熟能详的情节,只是真切地听到他一次次喊着Bucky,最后又突然变成了Seb。

-唉,我想你是入戏太深了。你不是Steve,你是Chris Evans,你甚至都不怎么喜欢超级英雄片,你想演的是BeforeSunrise那样的文艺片。你纹身、话多、有焦虑症,做重大决定之前会犹豫,你得弄明白你根本就不是Steve。

电话那头沉默了,然后换成了低而柔和的声调。

-Seb,其实你也爱Bucky对吗?在北京做宣传的时候,你拉着他的手悄悄说了好几句话,别以为我没看到。

Sebastian的心一下子软了。

-你也有把自己当成Bucky的时候,对吗?你站在Bucky的角度想一想,他从少年时代起就在保护的人,他生死相依的朋友,他成为冬兵后唯一的指望,最后却是摧残他的组织的一员,这和杀了Bucky又有什么区别?

Sebastian被他说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是的Chris,这就像同时杀掉了Steve和Bucky两个人。你别以为我不难过,我只是觉得很无力,作为演员我们能左右什么呢?我们连自己的戏份都决定不了。我反复揣摩的台词和表情最后被一刀剪掉了,我又能怎么样呢?

-所以有时候觉得真不如留在电影的世界里好。哦Seb,我知道,你又要说我出不了戏了。

-我现在已经不打算那么说了。只是电影里也算不上好,Steve和Bucky简直是最悲惨的超级英雄了

-但至少他们永远拥有彼此,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在这样一个晴朗的上午说出电影里的经典台词,不知为何令空气都变得羞耻起来。

Sebastian突然想起前阵子Chris接受采访说他并没计划要演绎出Steve爱Bucky的潜台词,可最后大家都那样想,只是因为他盯着Sebastian看太久了。

他说谎,至少有半句是说谎。

Sebastian的敏感终于有一次在Chris面前正常发挥的记录了。

-Chris,my cap,在电影之外,你也不一定就不能拥有我。

Sebastian的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抖,踩在地毯上的脚趾紧张得都蜷缩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想出戏就出戏,不想出就不出。在戏里Steve有Bucky,在戏外,你可以找到我。当然啦,我现在还不能承诺till the end of the line什么的,但至少我们可以试一试。

Sebastian努力让自己的语调显得平静,几乎整张脸都已经埋到了靠垫里。然而线路里传来混合着难以置信和极度狂喜的吸气声,又让他不得不负起责任说破最关键的一句话。

-是的,笨蛋,我喜欢你,从第一部开始,已经很久很久了。

-Seb我也是……

你当然是,难道这算什么意外巧合吗?

Sebastian深吸一口气。

-笨蛋,别宅在家里看漫画了,晚上过来找我吧!



评论(30)
热度(599)

2016-05-27

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