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双星记(9)

9.

 

打架事件发生半个月之后,Chris和Sebastian终于还是被Russo叫去了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会议地点选在一家高级会所的私人包厢里,Sebastian一进门就拿暗沉沉的帘幕和胡桃木家具开起了玩笑。下一张专辑的封面我要来这里拍,找几个烈焰红唇的美女站两边,我和Chris坐在中间扮黑帮谈判。说着便抬手撩起Chris额前的碎发整个向后抹去,做成简易大背头的效果,露出他额头和眉骨锐利的线条,满意地点了点头:英俊极了。

Russo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将一本翻开的杂志“啪”地拍到厚重的大理石桌面上。Chris循着声音看过去,映入眼帘是醒目的红色大标题:Evanstan,搭档抑或情侣?旁边配了他们最近一次演出中的照片,Sebastian和他都穿着黑色衣裤,头上戴着水钻镶嵌一金一银的的礼帽,亮闪闪的效果自然又是Sebastian的创意。Sebastian一如往常唱到动情处便斜倚到Chris身上,整个乐队的人都早已司空见惯,真正令Chris感到讶异的却是照片里他自己的眼神。那是一个酷肖Sebastian的眼神,沉溺且放荡,还带着点“谅你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挑衅,一个极其好看却又令人不安的眼神。

Sebastian也朝杂志瞟了一眼,随即不屑地笑了起来。这个我几天以前就看过了。

说着他走到桌旁,将杂志向后翻了两页,手指点住一篇看起来不大起眼的专栏文章,另一只手把垂落下来阻挡视线的头发拨到耳后,小声却清晰地读出了里面的句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大众渐渐丧失了能力欣赏舞台上虚构的、充满多义性的呈现方式,而一定要往最庸俗也最缺乏想象力的现实关系上去猜测?

Russo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我知道这个Deram是你的追求者,他当然向着你说话,但你觉得普通歌迷是更听得进去他这些拗口的句子,还是听得进去前面那一页的猛料?

追求者?Chris有些诧异地看向Sebastian,突然想起最近每次去Sebastian家客厅里都摆满了热烈的红玫瑰,他说是人家送的,Chris没有追问,他也没有细说。

Sebastian并没理会他,而是不慌不忙地看向Russo:但你不得不承认Deram说得有道理。

我现在不是在和你们玩大学生辩论赛。Russo撇撇嘴,我是想问问你们打算怎么办?

难道你不该先问问这是不是真的吗?Sebastian的视线转向Chris。

Chris被他看得踌躇起来,Russo却一抬手打断了他想要说话的企图。你们不要说,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快点把事情搞定。

Sebastian笑了起来。嗨,这又不是上法庭,就算你知道了事情真相,明天出去对着媒体矢口否认也不会被判伪证罪,有什么可害怕的?

不,Sebastian,我对你的感情生活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从头到尾我就不想知道你那些秘密情人们是谁,不管他是可以上富豪榜的二世祖,还是小酒吧里的无名氏。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是Chris。我不能让你毁了我们的事业。

Sebastian的脸也骤然冷了下来。你的事业?笑话。Chris登广告找到我的时候,你大概还在经营那个平均智商只有七十五的Disco舞女组合吧?

Russo却没有和Sebastian斗嘴,而是转头看向Chris。你的意见呢?

我……我没想过。Chris没有撒谎,眼前的局面让他只想逃走。

既然你们俩一个没想过,另一个只会捣乱,那就老老实实听我说。Russo把摊开的杂志扫到一旁,双手一撑跳起来坐到了桌上,居高临下地看向他的两个乐队成员。首先这本杂志的内容我们绝对不要回应,包括未来假如还有别的人挑起类似话题,我们都不会回应。说着他指向Sebastian,你得管住你的嘴。

接下来我会安排你们和不太出名的女星约个会什么的,后续发展随你们自便,如果合得来的话,弄假成真也不算坏事。

这太可笑了,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和什么女人约会,我装不出来。Sebastian冷冷地说。

你爱约不约,但是Chris必须去。

为什么?

因为Chris至少不会觉得和女人约会是勉强的事。

是吗?Sebastian目光灼灼地看向Chris。

Chris被他看得紧张起来,有些犹豫地看向Russo,我、我也不大想做这样的事。

你可以回去想一想。Russo对他的态度要比对Sebastian温和得多。我知道你们最近忙着录制新专辑,我也不想给你太大压力。但是Evanstan已经入围了明年年初超级碗决赛现场表演艺人的初选名单,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实在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出什么乱子。

超级碗?Chris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那是他从弹出第一个吉他和弦那天就做起的摇滚巨星梦,为此他甚至可以放弃一切。

Sebastian愣住了,一口气堵在胸腔里好半天出不来,直到缺氧的窒息让他的眼眶都湿热起来,才强撑着不露痕迹地将那口气叹了出来。但他依然不甘投降,又挑衅般地看向Russo。如果Chris可以随意和女人约会,那我可不可以随意找男人约会?

你敢那么做的话,我发誓我会剥了你的皮!

可你不就是想让别人明白我和Chris没有任何瓜葛吗?那么好,Chris喜欢某个女人,我喜欢别的男人,那不是皆大欢喜、彼此公平吗?

这下连Chris也听出Sebastian是在胡搅蛮缠了。他试图平息战火,小心地将手掌压住Sebastian的肩膀。Seb,你别这样。

Sebastian却在两个人接触的那一刻惊跳起来,扬手便给了Chris一个耳光。我的事不用你管!

 

当天晚上,Chris像往常一样爬上五楼敲响了Sebastian的门。Sebatian打开一看是他便猛地摔上了门。

Seb,让我进去,我们需要谈一谈。

走开Chris,你不要再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了。

Chris感到很烦躁,沉默片刻,抬起腿往门上狠狠踢了一脚。木门发出响亮的声音,Chris突然觉得这个声音很带劲,又扬起手臂用力锤了几下。Sebastian尚未回应,隔壁的邻居已经探出了头。

Chris回头看了一眼,转身待要再敲,门却自己开了。他收不住力往里一扑,门里伸出一只手揪住他胸前的衣服,用力把他拽了进去。

我不是心软,我是怕又闹出什么新闻。Sebastian沉着脸,你也听到了,Russo说他要剥了我的皮。

Chris摸了摸鼻子,讪讪地踱到沙发边想要坐下。屋里依然摆满了红玫瑰,他想起Russo提到的那个追求者,这样热烈的方式大概Sebastian也是享受的吧。

Chris,别坐下。Sebastian叫住了他。你应该快点把想说的话说完,然后就离开。

Chris语塞了。

你也没想好要对我说什么对吗?那你来干什么?

Chris注意到Sebastian的眼眶迅速变成了绯红色,这让他身体里又止不住焦躁起来,他想要亲吻Sebastian,尽管这样不合时宜,但他就是想这么做。

Sebasitan在两个人的嘴唇距离不到五厘米时伸手推开了Chris。不,你不能总是这样,你不能总是想要什么就得到什么,Chris,这不公平。

Chris垂下眼睛看向Sebasitan水润的嘴唇。你为什么要谈什么公平呢?难道这不是你也喜欢的吗?他知道自己在耍无赖,但他就是要了命地想要亲吻Sebastian,还想要和往常一样经由亲吻开启一切狎昵,他已经如此沉迷了半年之久。

不,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那你现在喜欢什么?Chris将客厅环视一圈,你喜欢一个对你俯首帖耳的追求者?

你在意这个?Sebasitan重新看向Chris,眼睛里太过迫切的逼问掩住了潜藏的一丝柔情。

我才不在意。Chris不肯认输。

那就不关你的事!Sebastian狠狠地将他重新推了出去。

Chris没有再敲门,同样的事情一晚上做两次就没意思了。在他颓然下楼的时候,Sebastian正在家里发了疯似的把一束束玫瑰花从花瓶里抽出来,再用力摔到地上。花茎上的尖刺在他手指上扎出一个又一个流血的伤口,他坐在地板上应激性地哭了起来。

Chris说你不也喜欢这个吗?他说得没错,Sebastian喜欢这些,他也擅长给予这些。但他还有一些自以为更美好的东西想要给予,可Chris觉得那些都是没必要的。

然而只哭了一会儿他便觉得索然,看了看四周散落的花瓣和茎叶,有些无趣地拖过沙发一侧Chris的吉他抱进怀里。仅仅两天之前,他们俩才在一次极其完美的高潮之际拥抱着从沙发上滚落下来,然后便如孩童般全身赤裸地抱着吉他玩耍起来。Chris的吉他弹得极好,可以随心所欲地在琴弦上制造各种魔法。多年的练习让他的指尖都结了薄茧,他的抚摸也因此变得格外有魅力,几乎也可以随心所欲地在Sebastian身上制造各种魔法。

但Sebastian的吉他一直不灵光,Chris说这是因为他根本不用心,Sebastian也由得他去扮演那个总不满意的师傅。但此刻Sebastian突然不甘心起来,他认真地将吉他在腿上架好,两手摆到最正确的位置,试图像Chris那样弹一首流畅优美的曲子。但是一按下琴弦,指尖刚刚凝住血的伤口就再次剧痛起来。他赌气忍着痛又弹了几个小节,终于还是疼得停了下来。

低音部位的指板已经染上了一片血痕,一个个椭圆形的印迹就像身边散落一地的花瓣。Sebastian心里一动,将食指狠狠摁在琴弦上,由低音到高音用力往下一划,一道长长的血迹便染红了整条琴弦划定的轨道。他满意地笑了,又换了一根手指,换了一根琴弦,照原样再次往下一划……

Chris。当整个指板都由原木色变成血红色时,Sebastian终于喊出了他的搭档的名字。

在这场阴差阳错的迷恋里,Sebastian想给予的东西太多,Chris却什么都不在意。他似乎可以满不在乎地把这段隐秘关系一直持续下去,Sebasitan却觉得自己已经被逼上了绝路。

TBC

------------------------------------------------------------------------

今天推荐的歌:《六月和十二月》

“我们还同眠自作孽,你寻求和平但我要更激烈,我是日历上被揭过那一页。”叹。

评论(38)
热度(234)

2017-06-01

234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