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双星记(7)

7.

 

演唱会结束之后,Russo难得地给乐队安排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假期。接连一个月不必排练,没有演出,也不会一大早就接到Ellen的电话通知他们赶去某个电台或是杂志社做访问,Chris和Sebastian自从推出第一张大受好评的专辑之后便再未过过这样的日子。

Chris没有问过Sebastian在做什么,他大概猜也能猜得到。Sebastian有那么多朋友,走到哪里都免不了大受欢迎,这会儿估计正流连在一个又一个聚会上享受恭维吧。可能正是因为他的功劳,Evanstan现在成了本城最受文化圈追捧的乐队。Chris浏览过报纸和杂志上几篇关于他们那场演唱会的评论,“突破性的”、“最前沿的”,作者们毫不吝惜地使用了很多这样的词汇,甚至还有个叫Deram的文化编辑说,假如只能选择一个乐队代表这个时代最有想象力的那一面,他一定会选择Evanstan。

Chris知道自己写歌写得好,那些旋律和和声不是其他人能够模仿得了的。但是他也很清楚,假如没有Sebastian在演唱和舞台上的那些奇思妙想,他们绝不会赢得如此美誉。

人人都爱Sebastian。他会在人群中遇到谁又挑中谁呢?Chris猜不出。总之那一定是个(或许几个)能令Sebastian感到快乐的人,他生来就喜欢这个。

其实Chris也可以从Ellen手里那一大堆派对邀请里拣几个去参加,运气好的话,他大概会遇到另一个JennySlott——那简直是一定的。但他对此提不起兴趣,他情愿待在屋子里和自己的吉他一起消磨时光,就像他拥有的财富不及现在的百分之一那时一样。

从前弹琴的时候,虽然只有一把吉他,Chris脑子里也会自动配上贝斯、键盘和鼓点的丰富声响,但现在脑子里占据最显赫地位的声音变成了Sebastian的嗓音。假如弹的是一首已经发表过的歌,Sebastian在录音室和现场演唱的各种版本就会一齐涌出来。假如弹的是一段刚刚有些雏形的旋律,他又会忍不住猜想Sebastian会怎么唱,他会在哪一段亮出他标志性的清澈高音,在哪一段加一点哭腔,又会在哪里用上他迷死人的气声。

从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已经纠缠得这样密不可分了?就这样,那个令他激赏也令他烦恼的声音无休无止地侵蚀着Chris的意识,令他连琴也弹不下去了。

 

Chris换上球鞋,决定去楼下花园里跑上几圈。最近他养成了夜里跑步的好习惯。

从他住的这幢房子往前再跑两幢,就是Sebastian住的房子。抬起头很快能找到五楼上Sebastian的窗户,最近大部分夜里那里都是黑的,但这个晚上,暖黄色的灯光却隔着窗帘雾蒙蒙地亮了起来,像一封无声的邀请函。

Chris收回视线,又跑了好几圈。运动带来的多巴胺让忍不住低声哼起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段旋律,然后几乎没有给他任何反应时间,Sebastian的声音也一道响了起来。那天演唱会上他把这首歌唱得美极了,Chris还记得他身上蓝色缎子起伏的波涛,记得他的左手是如何漫不经心又含义无限地抚过自己的脖颈和下颌,也记得他那两瓣玫瑰花一般像要滴下血来的嘴唇是如何挑逗地贴近麦克风,唱出一个个优美的乐句——也是那两瓣嘴唇,在一小时之后把Chris送上了天堂。

Chris猛地停了下来,调转方向一头扎进了Sebastian住的那幢楼。向上攀登的阶梯显得不同寻常地陡峭,Chris喘息得就像正在突破一道道凉薄蕾丝和柔滑绸缎的重围。

敲开门时,站在玄关处迎接他的是一个穿着家常灰色衣裤的Sebastian,脸上没有任何妆饰过的痕迹,连平时总蒙着一层雾气的双眼也像被大风吹过一样澄澈。

Chris愣住了。

Sebastian看着他的搭档剧烈起伏的胸膛和脸上由狂乱渐变为迷惑的表情,低声叹了口气。Chris,你总不能指望我每天都穿着台上的衣服。

Chris猛然清醒过来。Seb,我不是……他顿住了。不是什么?又是什么?他根本就说不清楚。

你是来拿你的琴吗?还是想吃我煮的意粉?Sebastian的声音又变软了几分,Chris听得出蕴含在其中的温柔,还有一丝躲藏得很好的忧伤。

他突然勾起脚踢上背后的门,近乎粗暴地揪住Sbastian的衣领,将他推到侧面的墙上。嘴唇靠近到只差一厘米的时候,Chris又犹豫了。Seb,我可以吗?

Sebastian没有说话,只是抬起眼睛静静看着Chris。那雾蒙蒙的神情又回来了,就像一块看不真切的路牌,叫Chris必须自己猜测究竟哪个方向才是对的。

Chris下意识用大拇指在Sebastian的嘴唇上轻轻抚摸了几下,决定做一个他今生最大胆的猜测。他吻了下去。


开个小车


第二天早上,Chris独自在深紫的大床上醒来,身边空空如也。

Seb……他张开嘴巴,却发现自己本就黯淡无光的嗓音不知何时变得几乎发不出声来了。身体里有一种奇异的轻盈感,最近一段时间里紧紧压住他的情绪早已消失无踪。

很快Sebastian就推开了门。他已经洗过了澡,头发还有些微湿,身上随意披着一件象牙白的长袍,整个人清爽得像一株雨后的白桦。他手里端着两个杯子,朝Chris微微一笑。

我猜你需要补充点营养,不过我家里只剩两种果汁了,你挑一个吧,苹果,还是芒果?

Chris突然愣住了。他犹疑着不肯伸手,两只眼睛在Sebastian手中浅褐色和明黄色的液体之间逡巡不已。

Sebastian变了脸色,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傻瓜,只是果汁而已,哪有那么难挑?实在不行就改喝牛奶好了。说完他转身回到厨房,把那两杯果汁一一倒进水槽里。

Chris已经起床。他的长裤勉强还能套上去,上衣却已经在昨夜的激情中被扯破了,于是只好半裸着上身走进客厅。Sebastian已经拉开了窗帘,又给花瓶换上了新鲜的白色洋桔梗,Chris站在这片温馨的晨光之中,突然觉得局促起来。他在Sebastian家消磨过很多时间,但这样光着身子一觉睡醒还是第一次。

实在不知该做什么才好,Chris索性拿起沙发旁属于自己的吉他弹了起来。

Sebastian已经在厨房里收拾停当,走回客厅时,一眼看到Chris清爽的面容和悬在琥珀色乐器上方结实的手臂肌肉,不由得做出一个被迷晕的浮夸表情,然后便大笑起来。

这笑声神奇地消弭掉了屋子里的尴尬,Chris指尖生涩的乐曲也变得流畅起来。

这么好听的歌,最近写的吗?Sebastian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身体一侧有意无意地蹭着Chris裸露的肩膀。

嗯,前阵子Russo说有个女歌手想向我邀歌,就给她写了一段,还没交货呢。

居然是写给别人的。Sebastian撇了撇嘴。

你会不高兴吗?Chris小心地看向他的搭档。

那倒不至于。Sebastian偏过头看着Chris,突然捏住他的下巴,凑近吻了起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这个吻和昨夜的吻又不一样,焦躁的情欲藏了起来,日常的安稳渐如晨光般显现。

歌词……要由我来写。

Chris停下亲吻,挑了挑眉毛。不知道那个歌手有没有这么多预算,你知道的,现在光请我一个人就够贵的了。

我可以不收钱。

那Russo可不会答应,他最讨厌自降身价了。

那我甚至可以不署名。

Chris感到有些不解。Seb,那只是一个刚刚出道的女歌手,不至于如此。

我当然不是为了她。Sebastian又在Chris的嘴唇上印了一下,结束了这个亲吻。就这么决定了。

Chris觉得没必要再争辩。那好吧,等你过几天写好了再给我。

何必等那么久,你太小看我了。

Chris还在不解,Sebastian已经轻笑着从他怀里拿走吉他放到一边,随即突然使劲把他推得仰面倒在了沙发上。

别动!Sebastian从旁边的小圆几上随手扯过信笺和钢笔,伏下身子将纸放置在Chris结实宽厚的胸膛上写了起来。

Chris挣扎了几下之后便放弃了。厚实的白色信笺上喷洒了海洋气味的古龙水,笔尖一下下的接触带来酥痒的感觉,他差点又要为此兴奋起来。

Sebastian却专注极了,几乎只花了五分钟便写完了全部歌词,然后坐直身体,折好信笺,得意地掷向Chris胸口,然后便再不看他。

 

那段歌词写得出色极了,若不是这猜测太过荒唐,Chris简直要怀疑Sebastian早就私藏着这么一首诗。

两个月后那位女歌手发行了这首歌,乐迷们评论说这首歌把人在恋爱中的沉溺和绝望写到了十分,女歌手因此赢得了一次排行榜冠军。但是Sebastian私下直言不讳地评论说她唱得根本不够好,接着便在随后的一次小型演出中翻唱了这首歌。

Chris,你的歌必须我来唱才最好,我要你永远记得这一点。Sebastian在舞台上攀着他的脖子说。

Chris正弹着那段迷离的低音独奏,似懂非懂地朝Sebastian点了点头。

还有,我要你永远记得,这首歌是在哪里写出来的。

说到这里,独奏临近结束,Sebastian没有再等待Chris的回应,拿起麦克风继续唱了起来——最好有把锋利刺刀,插于心脏里,你的血色淹没我嘴,我的心便醉;最好有种不灭细菌,寄居生命里,你的快感依赖我生,我一走便碎……


TBC

---------------------------------------------------------------------------

今天推荐的歌:《最好的爱煞人武器》

话说每次推荐的歌都没什么人听,好郁闷。今天这首一定要听一听啊,我几乎是单曲循环着写完这章的。如果你还不理解Seb的心情,听听这首歌也就明白了。


以及桃子光着膀子弹吉他的场面大家肯定都自行脑补过了吧?那我还贴不贴呢?

贴!!!



评论(29)
热度(230)

2017-05-15

230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