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双星记(6)

刚才发的被屏蔽了,重发吧。

----------------------------------------------------------------------------

6.

 

L城的树叶黄了又绿,第二年仲夏的时候,Evanstan乐队终于迎来了他们第一次大型演唱会。Chris和Sebastian在新专辑推出之后便开始为此准备,几乎每天都和乐手们泡在一起排练。

Chris终于在一次入室盗窃案发生之后放弃了他那间拥挤的小公寓,并在Sebastian的推荐下搬到和他同一个小区。不排练的时候,Chris有很多时间都消磨在Sebastian家——虽然付了差不多的房租,他自己的屋子却永远也没法布置得那么整洁舒适,更何况Sebastian还会煮很好吃的海鲜青酱意粉。不过意粉Sebastian自己是不吃的,距离演唱会还有好几个月的时候他就只吃蔬果沙拉和水煮鸡胸肉了。

我是主唱,当然要漂亮嘛,第一重要的就是不能胖。他说。

时间长了之后,Chris搬了越来越多的乐器和设备去Sebastian家,Sebastian也索性配了一把钥匙给他。这样偶尔Sebastian出门去参加那些Chris没兴趣也不明白的聚会时,Chris可以自在地一个人窝在他家沙发上弹琴。

一天晚上,他们又在Sebastian家看一档电视综艺节目,上节目的恰好是另外一个也很受欢迎的乐队,主音吉他和节奏吉他一起飙了段合奏,Sebastian突然转头对Chris说,不如你也教我弹琴吧?

别闹了,我们又不缺吉他手。

但我觉得这样很帅,真希望能在演唱会的台上和你合奏。

Chris得意地摇了摇头,吉他可没那么快能学会,现在离演唱会也就三个多月了,你总不能上台弹铃儿响叮当吧?

我不是说最近这次,但是下次,也许下下次,我就可以了,谁知道呢?

Chris当然不会再拒绝,对于教人弹琴这种事他永远抱有热情。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察觉到Sebastian对于弹琴的兴趣并不大,他似乎更喜欢看Chris用他行云流水的技术弹那些入门级的乐曲,然后胡乱问一堆不甚高明的问题,再接过琴随便应付几遍。Chris对此也无所谓,这样至少比让Sebastian出去从不知哪里带回一些古怪的想法,然后又像从前那样和他为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吵起来要好得多。最近连几个乐手都在暗地里惊讶他俩前所未有的和平关系,Chris希望这种状况至少可以延续到演唱会结束。

 

不过等到演唱会上视觉设计的工作开始后,Sebastian就不出所料地把吉他丢下了。

舞台设计师的每一稿都交给他看过,他总能针对灯光和道具提出一大堆意见。Chris关心舞台上会用什么品牌和型号的音箱,Sebastian更关心的则是那几个黑色的大块头会不会阻挡观众看清他设计的舞步。

至于服装的部分Sebastian就更不放过了。他们这次演唱会的曲目都来自先前发行的几张专辑,编曲却做了很大改变,Chris设计了大量带有哥特风的和弦和音效。Sebastian翻阅了关于中世纪美术和服装的各种画册,最终还是选定了吸血鬼主题。他霸道地一个人就和设计师一道定下了Chris和所有乐手的服装。

试装那天,Anthony一看到分给他的那套服装就惊呆了。那是一套黑色连体紧身衣,上面好几处还用硅胶做出血红色伤口的效果,他面带难色地反复打量着那套衣服,脑子里盘旋起反抗的念头。然而他一转头看到Chris已经在利落地把他那套衣服从头顶往下套了,只能把抱怨的话吞回去,小声咕哝了一句,也不知道你中了Sebastian什么邪。

接着他又看到胖胖的鼓手那身挂满枯叶的外套和键盘手仿若黑色气囊拼接成的衣服,前胸还有个硕大的荧光骷髅,总算稍微满意了一点:至少Sebastian对我的身材还算有信心。

这时Chris已经穿戴好了他的服装。那是一套很像教士服的黑色长袍,领口和袖口都滚上了精致的蕾丝边,最特别之处是在长袍的右肩位置安装了一个由黑色水晶镶嵌的硕大十字架,可以想见当Chris挥动右臂弹奏吉他时,这副十字架闪耀起来会是多么好看。

这也太偏心了吧,Anthony忍不住说。Chris的回应是把同色的礼帽扣到头上,朝Anthony欠身行了个礼。

我的天,你这个样子几乎称得上绝顶英俊了。Anthony评价道。

Sebastian没有和他们一起换衣服,等到所有人都准备停当后,他才施施然从化妆间里走出来。毫不意外地,他为自己设计了吸血鬼小王子的角色,与乐队其他人暗色系的服装不同,他那身衣服使用了华贵的浅蓝色绸缎,胸前又用银色丝带盘旋出繁复的花朵。在他的袖管上有大面积同色珠片刺绣,袖口的白色蕾丝虚虚笼住了他垂下的双手。

很好看。躲在一堆枯叶中的鼓手小声评价道。

这时Sebastian才抬起头来。他已经上了妆,故意涂抹成惨白的脸上只有一抹唇色艳丽无匹,专为这次演唱会畜起的长发在脑后挽成发髻,额前的碎发垂落下来,经由宽阔的前额蜿蜒至颧骨下方,像是为他眼眸中灰绿色的堕落与沉溺加了一道薄纱帷幕,却越发显得诱惑起来。

这,这真是……所有人都感到词穷了。

Sebastian却只盯着Chris。他缓缓走到一身黑袍的搭档面前,伸手又为他整理了一下肩头那个十字架。亲爱的神父,你准备好了吗?

 

一连三场演唱会的票都卖得很好,现场气氛更是比他们想象的更热烈。尾场那天所有人都有些兴奋过度,有几首歌他们甚至短暂地乱了节奏,但那又怎么样呢?连一向对乐队细节吹毛求疵的Chris都觉得完全没问题。Sebastian更像是要一次把气力用尽,几乎穿梭遍了舞台的每一个角落,声音也比平时愈加结实且清亮。

在他唱到Chris最得意的一首歌时,Chris站在略靠后的位置看着他跳动的发辫和后背每一寸随着动作起伏的绸缎,突然觉得自己的裤子紧了起来。这并不是多么出奇的事,音乐加上舞台本来就足以令人疯狂。发硬的下身顶在吉他坚硬的背板上有一种奇异的快感,令他反复弹动着的右手也染上了淫荡的意味。Chris眯着眼睛以视线追随Sebastian从舞台一侧跑向另一侧的身影,几乎是享受着这一刻的欣快。

突然Sebastian跑到他右边,伸长手臂揽住Chris的脖子。他的眼睛依然注视着观众席,近乎挑逗地继续深情吟唱,左手却有意无意地在Chris下巴和脸颊上抚摸起来。他们凑得很近,Chris能感受到Sebastian身上香水混合汗水的气味,还有他一句与一句之间绵长的呼吸,还有他袖口的蕾丝、颈间的丝巾和脸侧的细发,当他低头吻上Chris肩头的十字架时,Chris觉得自己硬到几乎无法自持了。

 

演唱会结束了。

乐队和工作人员在后台开了好几瓶香槟,浮夸地将酒液像大雨一样淋到每个人身上。随后人们便渐渐散去了。

外边的观众席上早就没有人了,热闹了好几个晚上的后台也变得悄无声息,通明的灯火熄灭得只剩一两盏。Chris背靠墙壁坐在一堆音箱之间,头一次感到舍不得把演出服脱下来。

他还想弹琴,但是所有能放大声音的电闸都已被拉下,而他的吉他在远处的另一个房间。Chris有些烦躁地解开领口的珍珠形纽扣,突然感觉到巨大的空洞。

这时有脚步声走了近来。Chris抬起头,是Sebastian。借着惨白色的灯光,Chris看到他的发辫已经散开,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先前精致而严整的上衣已经解开了大半纽扣,敞开的衣料下是一片洁白的皮肤——他除了小王子的衣服之外什么也没穿。

Seb……Chris向他伸出手,心里空洞的感觉又增大了一分。

Sebastian微微一笑,Chris注意到他唇上玫瑰花般的色泽依然保存得很完好。这让他在空洞之外又感到了一重焦躁,看向Sebastian的眼神变得狂热起来。

Sebastian一惊,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在Chris身边坐下。你喝酒了吗?他问。

没有,但我觉得自己已经醉了。


一点点肉星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乐事结束在一片炫目而潦草的光亮之中,当Chris从恍惚中恢复过来时,他已经坐上了等在外面的商务车。

你们坐车回去吧,我还想再走一走,难得夜里清静。Sebastian半倚在车门上对里面的人说,一双眼睛只看着Ellen。

车子迅速开动了。Chris眯起眼睛靠在椅背上,完全忽视了Ellen探询的眼神。他的脑子里全是Sebastian胸前系错的纽扣和揉皱的蕾丝,还有他嘴唇上那抹色彩难辨的残妆。

吸血鬼。他突然说。

你说什么?Ellen问,得到的只有沉默。

街灯透过车窗照得车内忽明忽暗,Chris将头侧向一边,脸颊贴住肩头十字架上凉而细碎的黑色水晶——不久之前咬紧牙关的时刻他也是如此。身体深处的暗涌尚在徐徐平复,一段旋律于恍惚中自Chris脑内缓缓浮现。是他,或许是她?是Sebastian,或者是另一个不知名的人?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Chris似乎已经全不在意了。


TBC

------------------------------------------------------------------------

P.S 今天推荐的音乐请点右边:《忘记她是他》


评论(51)
热度(238)

2017-05-12

238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