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双星记(5)

今天肝了六千字啊!

---------------------------------------------------------------------------

5.

 

圣诞节的时候,Chris开始和那位蓝裙子姑娘约会。她名叫Jenny Slott,是个年轻演员,刚刚在几部电视剧里担任过配角,Chris喜欢她褐色的卷发和纤细的腰。

Chris不算谈恋爱的高手,从前学生时代交过的女朋友大多是冲着他的脸蛋和身材来的,但往往交往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他是个沉迷于音符的大孩子,对于陪吉他的热情远大于陪女朋友,几次争吵后关系便不了了之。这个Jenny倒是好很多,她和Chris保持着每周见一两次面的频率,也不多提什么要求,大概是因为彼此都在事业上升期,并不想浪费太多时间恋爱的缘故。

Sebastian似乎也在忙于恋爱游戏。自从出名之后,他的身边渐渐聚集起一群人,有演员和舞台剧作家,还有电台DJ和杂志编辑,当然也有几个尚未成名的歌手。Chris跟着去参加过一次他们圈子里的聚会,感谢Sebastian帮他培养出的敏感度,他很快就看出座中起码一半人是Sebastian的同道。

另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是这些人都对Sebastian很好,那种态度一半像是对众人倾慕的美男子的殷勤,却又有另一半像是对童话里小王子的宠爱。甫一进屋就有人周到地接过他脱下的外套,又有人端来一早便准备好的饮料,恰恰是Sebastian喜欢的新加坡司令。甚至连房间里播放的背景音乐都是Sebastian所喜欢的,不,当然不是他们乐队的歌,那样反而太露骨了,Sebastian会觉得不妥当的。

Chris陪着坐了大半个晚上,有些无措地跟着他们的话题从音乐转到电影和小说,然后转到时尚再转到八卦,最后落回本城圈内各色人等身上,却始终抓不住恰当的节奏。最后离开时他不得不向Sebastian承认,他希望以后再也不用出席这样的场合了。

我是个粗人,只有待在音乐室和录音棚里才自在。

Sebastian耸了耸肩,当然,Chris,谁也勉强不了你。

 

新年过后,Anthony辞去了他的工作,成为Chris的贝斯手,现在他们有足够预算能养得起专用乐手了。其实Anthony的期望不止于此,毕竟乐手和正式的乐队成员之间还有很大距离,但Chris觉得这样就足够了。他不想要一个吵吵嚷嚷、意见各不相同的乐队,只需要每个人按照他的编排尽职地演奏好乐器就行了。

Sebastian是唯一的妥协。

事实上Chris和乐手们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Sebastian只是每周固定两次来和他们一起排练,除此之外就是那些正式的演出了。形式上Sebastian似乎已经游离在Chris的音乐宇宙之外,但他总是能最快领会Chris那些和声和节奏的意图,Chris也总是要等他出现时才能把那些草草写就的片段发展成一首完整的歌。

Sebastian每次来时依然会给大家带上足够的啤酒和零食,也依然会在只有Anthony在的时候开玩笑自称Chris的女朋友。有那么几次连Anthony也疑惑了,偷偷问Chris,他不会真的喜欢你吧?

Chris毫不犹豫地否认了。Seb只是爱开玩笑而已,他肯定不喜欢我这种类型。

那他喜欢哪种类型?

Chris也答不上来,仔细想了一想,他说,Seb可能喜欢他自己。

 

春末的时候Jenny和Chris的关系又向前推进了一步,她开始时不时留在Chris的公寓过夜。

一个热闹的周末夜之后,Chris还搂着他的女朋友在床上酣睡,突然公寓门铃响了。他手忙脚乱地抓起身边的睡裤穿上,半眯着眼睛出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是Sebastian,看到Chris半裸上身的样子,不由得愣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Chris还在使劲揉眼睛。

今天不是要排练吗?我去音乐室发现那里没人,还以为你们临时改到你家了。

Chris恍然大悟。对不起Seb,我们临时取消排练了,我忘了通知你。

忘了?Sebastian面无表情地看着Chris,眼眶却渐渐红了起来。他一把拂开Chris正要拍上他肩膀的右手,径直冲进了客厅。这里照旧是乐器散乱一地的模样,Sebastian随手拿起一把木吉他,想要往什么地方砸一下,半途又改变了主意,叹口气把琴轻轻放在了沙发上。

Chris,他回过头,现在我对于乐队来说是不是越来越不重要了?

哪有的事?Chris正要辩解,Jenny穿着她的吊带小睡裙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女人真是了不起,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头发整理成了一个很好看的形状。

你一定是Sebastian对不对?Jenny摆出一个夸张的表情,上个月你在森林音乐节上的造型简直可以杀了我。

Chris皱起眉头,Sebastian那天是穿着一件浅绿色睡袍唱的歌,临上台前还让Ellen去找了条同色的蕾丝发带系在头上。

Sebastian却不理会Jenny的恭维,依然牢牢地盯住Chris。很好,你现在为了陪小妞就可以取消乐队排练了。

Chris受不了Sebastian语气里的指责。得了吧,别装作你很在意乐队似的,你一周才来两次!

两次不就够了吗?毕竟我只是个唱歌的而已,你给我什么我就唱什么。如果你觉得我来得太少,为什么不说出来?

Chris语塞了。Jenny看出形势不对,伶俐走到了两人之间。啊,大清早的不适合吵架,你们看外面阳光多好,不如待会儿我们一起出去兜兜风吧。

Sebastian毫不领情。小姐,我建议你不要插手自己不了解的事。

Chris被他的态度激怒了。Seb!Jenny是我的女朋友,你最好对她客气一点。

哦,女朋友。Sebastian这才转过视线将Jenny上下打量了一番。真不好意思,我还不知道你和Chris在恋爱,你看我们乐队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糟糕到什么程度了,连这么重要的事都不肯让我知道,相比之下忘了取消排练的事就太不值一提了。

Chris觉得Sebastian简直在胡搅蛮缠。那你呢?你不是也和那个Andrew Colley在恋爱吗?你也没有告诉我。

你说什么?Jenny抢先一步做出了反应。An,Andrew Colley和Sebastian?我的天啦!她捂住了嘴巴。

Chris有些后悔了,但说出的话也不能收回去。

Sebastian不怒反笑,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听从你的劝告,已经足够小心谨慎了,你怎么会知道?

是Russo告诉我的。Chris的气势已经矮了几分。

果然没有他打听不到的事。Sebastian冷笑一声,好,那你现在知道了,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联合Russo和你的乐手一起把我踢出乐队?

Chris觉得头痛起来。他不明白从自己一个小小的疏忽怎么会推到如此严重的后果,但他知道必须做点什么来挽回。

Seb,忘记通知你今天不排练是我的错,但我从来没想过让你离开乐队,无论你喜欢谁,和谁约会。你心里也很清楚,我一直觉得你是最好的。

Sebastian的眉毛颤抖了一下,突然又回复冷冷的表情,Chris,你说话要准确一点,你从来没有觉得我好,你只是觉得我的声音好。

那不是一样吗?

Sebastian怔住了,良久之后低下了头,也许一样吧,对你来说。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Chris的公寓。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Sebastian都没有再来排练过,但是演出他躲不了,签好的合约必须履行。疏于排练的后果很快就显示出来,在一场集中了很多知名歌手的演出上,Sebastian抢了拍,接着又唱错了词。临下台的时候他看了Chris一眼,眼神里分明有些悔意。

Russo把他们俩叫到了一家餐厅,问他们最近发生了什么。

Sebastian不肯说话,Chris硬着头皮说什么也没发生。

需要我提醒你们俩新专辑录音的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了吗?你们的歌到底写好没有?

那些不关我的事,Chris写好塞给我唱就行了。

Chris不满地看了Sebastian一眼,谁说的?以前你不是这样的,那时你经常半夜给我打电话一个音一个音地讨论!

Russo打断了Sebastian即将出口的反驳。听着,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不管你们觉得自己有多大牌,那些高中生的把戏我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但是你们必须记住,如果今晚在台上的状况再发生一两次,你们就会被这个圈子扫地出门,没有新专辑了,没有酷炫的乐器和豪华公寓了,也没有小妞了。说着他看了Sebastian一眼,还有那些把你捧成缪斯的家伙,估计第二天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Sebastian变了脸色。

第二天开始,他又回来排练了。但他只参与老歌的练习,对于Chris正在琢磨的新歌却不肯提任何意见。

Anthony也看出了问题所在,他建议Chris先随便去找个别的歌手来配合准备新歌。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Chris白了他一眼。换成别的声音感觉就全不对了,没人能替代Sebastian。

 

新专辑就这么不死不活地推进着,Chris一天比一天焦躁,Jenny那边却传来了好消息。她通过了一部大制作电影的试镜,将在里面出演女二号。

Chris陪她出席了几个剧组的活动,很快便有眼尖的记者注意到了,于是特地向Jenny提问她和Chris的关系。Jenny略一迟疑,然后便大方承认Chris是她的男朋友。这出戏的男一和女一都是结婚多年的老戏骨,男二暂时也没什么花边新闻,Jenny这么一开口,所有的闪光灯都被吸引过来,一时间闪得Chris几乎后悔起来。

第二天新闻刚见报他就接到了Russo的电话。听着孩子,这不是件坏事。Slott小姐算是正在上升的女明星,配你这个崭露头角的音乐才子刚刚好。不过接下来你们得控制一点曝光度,你知道的,这种事暴露太多观众就烦了。尤其Evanstan乐队走的是偏向高冷的路线,千万不能让他们觉得你是个围着女朋友转的小甜心。

又是低调行事,保护职业生涯那一套,Chris觉得有些无聊,懒洋洋地应了下来。

不过等到年底你们的新专辑要上市之前,你和她就可以高调一点了,那个时候我们需要爆点。

这有什么可爆的?Chris心里烦闷,突然想和Russo作作对。如果你真需要爆点的话,不如让Sebastian和他那位来。

你什么玩笑?Russo很不满,你明知道这根本不是一回事。

这就是一回事,Chris在心里说,我们都被你们当成提线木偶了。他突然有些想和Sebastian谈一谈,但又犹豫着不愿意去破冰。

 

两周之后,Jenny约Chris见面。Chris以为是例行的约会,就像他们从前去的那些不起眼的餐厅和小咖啡馆。他照着Jenny给的地址赶过去,还隔着一个街区就被几个记者拦住了。

Evans先生,你是来探女朋友的班的吗?

Chris愣住了。他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踮起脚透过人群远远看过去,那边确实在拍戏,半条街都被封了起来。他没有看到Jenny,只看到大大的摄影机导轨和摇臂。

Evans先生,请问你如何评价女朋友的演技,你觉得她有可能凭借这个角色成为最受欢迎的女演员之一吗?

Chris勉强挤出了个笑容,当然,Jenny是个很优秀的女演员。

好在那边的戏很快就拍完了,穿着高跟鞋和戏服的Jenny施施然走了过来。拜托各位,可以给我和我男朋友一点私人空间吗?

Chris以前从没听过Jenny如此娇媚的声音,一时间很不习惯。然而Jenny已经迅速挽住了他的胳膊,凑到他耳边用近乎不可闻的声音说,快吻我。

Chris还在错愕,Jenny已经不露痕迹地拉了他一下。Chris随着弯下了腰,顺理成章地吻了Jenny。记者们的快门响作一片,Chris又坚持了几秒,Jenny在他的手腕处捏了一下,示意他可以结束了。

看来两位的感情很甜蜜啊。

当然,Chris是世界上最有才华的音乐家,也是最好的男朋友,他就和我七年级时的幻想一模一样。又是一串娇笑,Jenny斜过身子倒进Chris怀里。

记者终于散去了,Chris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Jenny,你可以告诉我今天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吗?

Jenny又换回了她平时的嗓音和语气,当然是为了搏版面,从现在开始到电影上映还有一年多,我不希望人们忘记我,偶尔提起时也只是讨论我比不比得上十年前的女主角。

但是我不喜欢这样。

我知道,你说过你经纪人的话,你们乐队高冷嘛,但是偶尔来这么一两次也不算犯规吧?

和那个无关,是我自己讨厌这个。

Jenny火了。那你还能为我做什么?送我一张又一张老掉牙的唱片?带我去听那些古怪的乐队?让我花好几个小时等你们乐队排练完毕?还有你们那个自以为了不起的主唱,每次见面都用那种看待婊子的眼光看着我,你也从不出声。这就是你能为我做的吗?

Chris也火了。这么说你讨厌和我有关的一切?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交往?

Jenny低头不说话了。

Chris突然醒悟过来,指着Jenny的手指也开始颤抖。你只是觉得和一个小有名气的音乐人谈恋爱对你的名字有好处,对不对?

Jenny冷笑起来。最开始不止是这样,Chris,但是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就发现除了这些以外,关于你的其他期待都已经落空,所以,请好好做这个小有名气的音乐人男朋友吧,不然你还能为我做什么?

滚蛋!这是Chris对Jenny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过这不是他为Jenny做的最后一件事,又过了一阵子,Jenny在片场突然哭到崩溃的新闻又上了娱乐版,她对着镜头楚楚可怜地宣布已经和Chris分手。我想Evans先生还是更需要自由。她双眼含泪说这句话的样子还真挺好看的。

 

Russo例行批评了一番Chris打乱宣传节奏的事,但Chris根本懒得理他。

那你最好在新专辑里写出几首好听到让我跪下的歌,好抵消掉你胡闹带来的负面影响。Russo说。

Chris觉得他迫切地想要和Sebastian谈一谈了。心念刚动,Sebastian的电话竟然就打了过来。线路那边的他带着哭腔说,Chris,你能不能来我家陪陪我?

Chris迅速下楼叫了一辆车开到Sebastian家,敲开门只见他的搭档顶着一头乱发,黑眼圈比平日又重了很多。屋子里烟雾缭绕,摆在靠墙方几上的白玫瑰被熏得无精打采地垂下头来。Chris赶紧冲过去打开玻璃窗,转回头发现Sebastian已经倒好了两杯朗姆酒等着他。

不,Seb,我觉得你现在需要的不是酒。

Sebastian看起来神志不是很清醒,他过了好一阵子才领会Chris的意思,呆呆地在沙发上坐下,突然朝Chris促狭地笑了起来。我看到新闻了,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了?Evans先生还是更需要自由,哈哈哈,真是本世纪头号发现!

Seb……Chris无奈地看着他,平日里那个执着到近乎冷酷的吉他手暂时消失了,此刻他只是一个垂头丧气的大男孩。

Sebastian被他看得心里一软,突然斜过身子将头靠在了Chris肩上。我叫你来不是为了嘲笑你的,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我听着呢。

Chris,你不是唯一一个失恋的人,我也一样。

你是说那个Andrew Colley?Chris不得不承认他对Sebastian的恋爱状况一无所知,其实他曾经有过那么一两次想问一问以示关心,但Sebastian充满敌意的态度让他根本开不了口。

对,Colley先生,过几天咱们就可以在报纸上看到他订婚的消息了。他可不像你那个三流演员需要抢娱乐版的版面,他会出现在财经版上,后面附着专家关于订婚对股价影响的分析。

可是……Chris有些迟疑,可是他不是喜欢……

对,他喜欢男人,具体点说,他喜欢我。但那真是最不重要的事情了,只有乖乖订婚他才能拿到继承权。

这个混蛋!

Sebastian终于还是忍不住伸长手臂把酒杯拿过来喝了一口。你知道吗?他跟我说就算订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是可以做他的地下情人。Seb,等你们乐队的新专辑出来了,我会叫人专门为你们拍一部音乐纪录片,作为对你的补偿。他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对他说,滚回去玩你的蛋吧!

Chris大笑起来。Sebastian这句话让他乐不可支,即使已经笑得打翻了Sebastian手里的酒杯,他还是停不下来。这段日子真他妈糟糕透了,这是我听到最好笑的一件事,Seb,你真是个天才!

很久之后他终于停下来,才发现Sebastian在哭。

Chris,我不是舍不得他,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可笑。外人看我是什么?小有名气的乐队主唱,台风妖艳的歌手,或者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灵感之神?可是我自己知道,我只是竭尽全力想得到一点爱,纯粹的爱,但是我从来得不到。

纯粹的爱?那是什么东西?G大调还是A小调?我不认识那种东西!

Chris从地上捡起酒杯重新注满递给Sebastian,去他妈的纯粹的爱,我们喝酒!

一瓶朗姆酒很快就被喝光了,他们又开了另一瓶。Sebastian开始高声唱歌,Chris拿过摆在墙边他自己的吉他弹了起来。Sebastian带着醉意的声音别有一番激越,Chris感到一些铿锵的旋律正在他脑子里成型,他又仰头喝掉一杯酒,那些旋律便如流水般从他指尖淌了出来。

Sebastian跟了上来,无论Chris为那股旋律的激流加上多少突然的离调和变奏,Sebastian也能牢牢抓住他的思绪。他们弹的唱的几乎停不下来,两个人胸中都有郁结的愤懑,正要借着这股音乐的洪流狠狠扫荡到天边去。

 

Chris,你觉得现在像不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没有名气,没有人仰慕,但是会写很棒很棒的歌。

Chris已经醉得几乎漂浮起来,他停下扫弦的手抚上Sebastian濡湿的脸颊,傻傻地笑了起来。Sebastian说得对,他们俩绕了一大圈,那些海市蜃楼般的幻象都消失了,此刻的激荡是最纯粹的,一如两年前在码头酒吧前那次长谈。

Sebastian在他的手心里安静地一动不动,过了很久,突然问,Chris,我是无可替代的,对吗?

你当然是。Chris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们不再纠结声音或是人的细枝末节,这个夜晚混沌如同云雾,此刻他热爱Sebastian的一切。

Seb,不要赌气了,回来和我一起写歌,一起排练,我们下一张专辑会比以前更好。

Sebastian脸上的微笑停滞了一刻,然后极其隐蔽地叹了口气。亲爱的,我当然会和你一起唱歌,就像从前一样。只是有时候还是会寂寞啊。

那就寂寞吧,Chris依然在傻笑,我觉得寂寞不坏,我以后再也不要为了不寂寞而干傻事了。

你说得很对!Sebastian突然极快地在Chris侧脸上亲了一下。寂寞的人是最幸福的。


TBC

------------------------------------------------------------------------

必须推荐大家配合服用今天推荐的歌了。点这里

接下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更文,所以今天先把非常狗血的一段赶出来,大家节日快乐哦!


评论(30)
热度(289)

2017-04-27

289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