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故友新知(番外一)

完结篇的时候大家都说没看够,这下应该差不多了。

---------------------------------------------------------------------------

番外

 

史蒂夫是独自出院的——巴基临时被派去别的城市出差了。

那天晚上那个吻是被推门进来提醒他们探视时间已经结束的护士打断的。后来巴基在发给史蒂夫的信息里说,那位护士小姐送他出去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肯定是因为她喜欢史蒂夫。史蒂夫很不习惯,以前被姑娘们看上的那个人总是巴基。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姑娘们爱怎么想怎么想好了,重要的是巴基喜欢他。

然而那个吻结束得太仓促了,史蒂夫在一个个睡不安稳的夜里试图靠幻想重温巴基的唇舌,却总是不得其法。对于这种事他实在太欠缺经验了,不像巴基,巴基一定吻过很多人。

想到这里,史蒂夫就忐忑了。在巴基吻过的那些人里,自己究竟能排到第几呢?巴基说从相识的那天起他最想要的是人就是史蒂夫,但这样的表白并不能让史蒂夫感到足够安全。他内心的空洞实在太大了,而且那个空洞是照着巴基的样子掏出来的,大概只有把巴基整个填进去才能让他满足。

史蒂夫简直有些害怕自己了。在那天晚上之前,他曾以为可以靠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一辈子与巴基保持距离,但现在他只想赶快再次见到巴基,然后紧紧拥住他,无休止地吻下去。

其实巴基每天都会和他通电话,叮嘱他按时吃药,尽快养好身体。记得小时候这样的话说到最后,史蒂夫总会孩子气地嫌弃巴基啰嗦,而现在巴基带给他的是另一种焦躁。巴基醇厚又隐约带着一丝绵软的嗓音,还有他在两个句子之间的呼吸声,都仿佛在透过史蒂夫的耳膜往他全身点火。

巴基,我不想吃药,我只想要你。

他这么想着,却没说出来。

 

史蒂夫出院第二天就回去工作了。他的表现一如既往地沉稳果断,只是在休息的时候总对着手机傻笑。

队长,你是不是恋爱了?迟钝如山姆也看出来了。是住院的时候勾搭上哪个辣妹医生了吗?

史蒂夫赶紧摇头否认,一旁的娜塔莎意味深长地笑了。听着队长,假如你有什么石破天惊的消息需要宣布的话,我随时在此恭候。

又过了一周,临近下班时,临街办公室的玻璃门再次被推开了。史蒂夫正低头整理文,还是娜塔莎先看到了巴基,他穿着合体的浅灰色衬衫和浅绿色羊毛外套,整个人清爽得就像一盆绿色植物。娜塔莎转过椅子朝史蒂夫打了个响指:你等的人来了。

史蒂夫闻言抬起头,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当着两位下属的面,他只能笨拙地站起身向巴基打招呼,可他分明觉得自己皮囊下的血脉肌肉都已经变成了煮沸的牛奶,正欢叫着要挣脱容器向巴基扑过去。巴基却显得很从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抬起左臂在门框上斜斜撑住身子,史蒂夫,你看起来气色好多了。

巴基这副样子简直叫史蒂夫发疯。他能想象自己涨红的脸看起来有多傻,但这一刻自制力毫无作用,很快他就觉得手臂和脊椎也因为激动而战栗起来。

没眼色的山姆还想拉着巴基聊天,他们在医院交接班的时候见过几次,发现彼此在电子音乐上还有些共同语言。娜塔莎没好气地在山姆后背上拍了一下,你再唠叨下去,队长就要罚你接下来半年都值夜班了。就在山姆尚一头雾水的时候,娜塔莎已经把他拖出去了。

 

巴基依然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一些。史蒂夫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玻璃窗外的人流正在逐渐变多,下班的人们纷纷穿过街道,去赴约、去找乐子,或者回到自己的家。他局促地搓了搓手,终于还是跨过中间几米的距离,上前握住了巴基的手臂。

隔着布料传递到手心的温度让他心里安定了不少,但另一股说不清的渴望又冒了出来。

我的工作提前结束了,没有告诉你今天回来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巴基有些小心地观察着史蒂夫的表情,如果你安排了别的事就算了。

我能有什么别的事?史蒂夫脱口而出。

巴基,这些天以来,我唯一的事就是等你。当然这句他说不出口。

一段含义暧昧的沉默之后,两个人并肩离开了办公室。史蒂夫暗忖应该请巴基吃晚餐,他刚结束长途旅行,需要好好吃一顿。但他不知道该去哪里才能让巴基满意,以前凯文推荐的大概都是很雅致的餐厅吧。真要命,他不但不知道该如何与姑娘们约会,也不知道该如何与巴基约会。

结果还是巴基转过头轻松地说,我记得以前在阿斯兰街拐角的地方有个很好吃的热狗摊,现在还开着吗?

当然!史蒂夫如释重负。

对于通向阿斯兰街的路线,史蒂夫熟悉得就像熟悉脚下这双旧球鞋。巴基对于每一段直行和每一个转弯也毫不迟疑,这发现让史蒂夫心里渐渐雀跃起来。离热狗摊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了,远远能闻到烤得微焦的香肠和特制芥末酱的香味,每靠近一点,史蒂夫就觉得更轻松了一点。他们仿佛又变回了那对整日形影不离的好伙伴,唯一不同的是,现在他们不再惧怕自己在爱着对方这件事了。

史蒂夫和巴基各要了一个加足料的热狗,趁摊主制作食物的当儿,巴基弯下腰从一旁的冷柜里挑选起饮料来。

史蒂夫,你想要什么?他回过头问。

史蒂夫心里一动,走过去贴近了巴基的耳朵:我只想要你。

巴基终于不再镇定了。他近乎慌张地从摊主手里接过热狗,拉着史蒂夫在不远处的长椅上坐下,掩饰性地埋头咬了一口食物,却不小心把酱料沾到了嘴角上。

巴基,别动!史蒂夫前倾身子,从巴基唇角舔去了那点姜黄色的痕迹。你是甜的。

史蒂夫……巴基皱起了眉头,眼珠里的笑意却藏也藏不住。

巴基,在医院那天你去了我家,不过是一个人去的,今天我想正式邀请你上去坐坐。重逢以来,史蒂夫在巴基面前一直小心又压抑,但这个晚上,那个曾经任性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小男孩又回来了。

当然,巴基从来就不会拒绝他。

只能写成这样了

我爱你。他再次亲吻自己的刚刚得到的爱人和许多年的朋友。巴基的眉毛抖动了一下——刚才史蒂夫把他的嘴唇咬破了。

对不起。史蒂夫很不好意思。

巴基的身体同样软绵绵的,只能用手指在史蒂夫手背上轻点两下以示安抚。

很疼吗?

巴基用自己的牙齿在伤痕处轻咬了一下,更多的血渗了出来。吻我,史蒂夫。他抬手把史蒂夫的脖颈勾了下来。

这样的吻,正是我一直想要的。

史蒂夫俯身再次沉溺于巴基咸腥混合清甜的滋味里。他突然意识到,在十八岁那个暴风雨般的下午,他们原本该干的是这件事。

巴基,我是不是欠了你很多个吻?天空般澄澈的蓝眼睛对上了深潭般温柔的绿眼睛。

是的,笨蛋,我惩罚你今后加倍奉还。

史蒂夫笑了。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甜蜜的惩罚吗?这也是他的心愿,他们要一直吻下去,再也不分离。

吻下去,这个晚上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更多次的极乐在等待他们。以及未来无数个晴朗的白昼和旖旎的黑夜,他们要永远吻下去。

The end

评论(22)
热度(333)

2017-04-20

333

标签

盾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