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故友新知(完结篇)

让大家久等了。

--------------------------------------------------------------------------

9

 

史蒂夫第一次恢复清醒时,视线正对上了一双定定望向他的眼睛。眼睑下浓重的黑眼圈和笼罩在眼珠上方的犹疑是他所不熟悉的,但他确信认得那眼眶的轮廓、眼尾的纹路和藏在犹疑眼神之下深刻的关切,就像一个人即使在大雾天,也不会找不到自己的家。

那是他自少年时代起就深爱的一双眼睛,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最美的事物。

身体各处传来的感觉空洞而绵软,史蒂夫决定先不理会那些,而是把仅有的力气集中在头脑里,尽量回忆过去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很快他便记起了废弃地下室里微暗的光线和呛人的气味,叩响第一声扳机前的紧张,还有子弹在腹间炸开时又凉又痛的感觉。接着他记起了从科罗拉多返回纽约的航班上那些半梦半醒的幻觉,又过了一会儿,他想起了一切幻觉的源头——那个大峡谷的夜晚,他曾经靠在巴基肩头,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傻话。巴基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倾听,静静承载着他的倚靠,就像他们从没有分开过一样。

史蒂夫,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对面的人在叫他,刚才眼睛里刚刚凝聚起来的喜悦迅速又变成了忧虑。

巴基……史蒂夫唤了一声,又过了很久,才嚅嗫着问,我不会变成残废吧?

当然不会,谢谢现代医学。巴基瞪了他一眼,但眼里的犀利劲儿刚使出几分便被另一种温柔包裹住了。他们替你安排了最好的医生,手术已经做完了,虽然那颗子弹很厉害,但你的内脏伤得不算太严重,神经和脊椎也没事。

史蒂夫尝试移动腰和髋关节,一股锐痛立刻袭击了他,他咬紧嘴唇,费了很大力气才让自己不至于叫喊出来。但是巴基一眼就看穿了。

疼的话就说出来,没关系的。说着巴基转身从墙上钉着的架子上取下一方毛巾,轻轻拭去了史蒂夫额头上渗出的汗珠。

史蒂夫不安起来。巴基,你不需要……

他的肩膀被不轻不重地按住了。需不需要我说了算。

这句话像一剂神奇的药物,让史蒂夫安静了下来。他还记得在那段体弱多病的年代里,这样的对话也曾无数次发生过:

巴基,我不需要吃药。巴基,我不需要待在屋子里休养。

闭嘴吧小史蒂夫,需不需要我说了算。

 

巴基按铃叫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情况似乎比较乐观。我们会给病人继续实用止痛剂和抗感染药物,他这么年轻,最多一个月之后就能恢复了。说完医生便离开了。

纽约警察局为史蒂夫支付了单人病房,此刻已是初秋,阳光斜斜地穿过树影照射在淡绿墙壁上,一切都处在温暖和静谧之中。

巴基没有再说什么,起身走到窗边拾起先前翻到一半的书继续看了下去。放弃逞强的史蒂夫安静地趟卧在病床上,他能感受到脑后羽绒枕头的松软,以及干燥的枕套上洗涤剂清爽的气味。他只向巴基的方向略微张望了一会儿,便又闭上了眼睛,开始在心里细细描绘起那道流利的侧面线条,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身边的人换成了娜塔莎和一个拉丁面孔的护工。

听詹姆斯说下午的时候你清醒了一下,还和他说了几句话。

那他去哪儿了?

当然是回家休息啊,人家已经守了你两天两夜了。

我昏迷了那么久?

娜塔莎突然认真地看向史蒂夫,谢谢你队长,这颗子弹算我欠你的。

史蒂夫摇摇头,努力地微笑了一下,表示这些不值一提。这两天巴基,我是说詹姆斯,他一直在这儿?我还以为他还在大峡谷休假。

什么大峡谷啊?你血淋淋地被推出来时他就已经等在外面了。

史蒂夫心里一惊,一股陌生的甜蜜从心底泛起,也许他不该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期望,可他压抑不住。詹姆斯是和他男朋友约好一起去大峡谷的……他喃喃说着想要提醒自己。

我们没聊这些,不过你在救护车上短暂地清醒过几秒钟,好像还对詹姆斯说了什么话。反正你说完之后他就哭了,我还没见过哪个大男人哭成那个样子。

史蒂夫皱起眉头。他想不起自己对巴基说过什么了,但却恍惚记得大颗大颗的泪珠打在手背上滚烫的触感。这不切实际,与当时乱糟糟的局面和腹部血红的伤口比,几颗泪珠算得了什么,但他真的记得。

娜塔莎耸耸肩膀。你说詹姆斯和你不算好朋友,但是说真的,我都想祈祷上天送给我一个这样的朋友了。

 

史蒂夫的状况一天好过一天,巴基的假期也结束了。尽管警察局请了全天护工,娜塔莎和山姆也自愿值班来陪他,但巴基还是一下班就搭最快的一班地铁赶来医院。

史蒂夫对此感激又惶恐。巴基,我真的快好了,你不用每天过来,我知道你很忙的。

巴基总是笑一笑不反驳,看向史蒂夫的眼神却越来越忧郁起来。

他真的忘了吗?巴基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在说出“我只想要你”之前,史蒂夫甚至清晰无比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可是现在史蒂夫表现得就像完全没发生过一样,他不是善于伪装的人,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那句话只是他意识模糊之际的呓语而已。

可是为什么在那样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呼唤的不是别的名字呢?为什么会说只想要他?即使是呓语,也总会在他内心某个地方有个不起眼的根源吧?巴基焦躁得恨不能扒开史蒂夫的大脑看看里面都藏了些什么,可是表面上却只能淡淡地,像是从没有听过那句让他泪流满面的话一样。

养病的日子宁静而又单调。史蒂夫舔嘴唇时,巴基会问他,你想要什么?

我要喝水。

那好,我去给你倒水,加一点儿蜂蜜喜欢么?

有时史蒂夫会微微皱起眉头,巴基又问他,你想要什么?

我在想你读的这本书是不是很有趣。

那我读给你听就好了。

还有时史蒂夫会出神地望向巴基倚靠着的玻璃窗,巴基还是问他,你想要什么?

现在月光很好,我想要下楼去走一走。

他要的东西可真不少,除了巴基。

 

随着史蒂夫一天天病愈,巴基的心也一天天沉了下去。也许那句“我只想要你”不过是少年时代的记忆在意识模糊之际错乱地浮到了表面上,但现在他就快好了,如同十八岁时两人分开各自成长一样,史蒂夫不再需要巴基,巴基也再找不到什么借口陪在他身边了。

临出院前一晚,史蒂夫突然想要换回自己的衣服。

我不想穿着病号服出去,可是出事前我穿的衣服早就被剪成碎片了。

那我去给你买几套新的?巴基提议。

我想穿自己的旧衣服。

巴基神色黯然,看得出史蒂夫不想欠他的情。

你的公寓离这里不远吧?我可以去帮你拿。

巴基离开后,史蒂夫也心神不宁起来。这是最后一夜了,明天他又会变回一个健康的人,再也不能赖着巴基了。巴基要回到他自己的生活中,回到凯文身边。他贪恋这段时间得到的温柔,但这样就够了,他不能病弱太久,再久巴基就要不耐烦了。

 

等了将近半小时,病房门突然被用力地推开,巴基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你的衣服!他没好气地将一叠衣物掷到史蒂夫床上。史蒂夫看了看,是他平时喜欢的卡其布裤子和纯棉长袖衫,还有一双柔软的白袜子。

接着掷过来的是一个硬壳本,史蒂夫狼狈地接住,刚翻开一半脸就涨得通红——那里面是他给巴基画的各种速写肖像,就在出发去旅行的前一夜他还在画。

你每次画完画都不记得收拾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巴基看起来生气极了。

史蒂夫深埋着头,不敢接话。

我再问你一次,你想要什么?

别……别问我,巴基,我不能说。

但是你已经说过了!巴基走上前来张开虎口钳制住史蒂夫的下巴。在救护车上我就问过你这个问题,你说,巴基,我只想要你。

史蒂夫认命地垂下眼帘。是的,我只想要你,可是你不属于我,你有凯文,有你的新生活,我是属于过去的。而且我知道,自己一直不怎么讨人喜欢……

他的话被一个吻堵住了。

一个从漫长岁月深处被打捞起来,因为无数幻想、挫败和伤害而变得扑朔迷离的吻,终于在这个病房里变成了真的。

 

史蒂夫,我再问一遍,你到底想要什么?

只有你一个。巴基,我不会爱人,除了你。可是你也真的想要我吗?

笨蛋,从我们认识的时候起,始终只有你。

The end.

------------------------------------------------------------------------

本来就只是个小甜饼而已,写到这里差不多了。想要吃肉的等番外吧,谨慎提醒不要有太多期待XD

其实更想开新坑,咔咔。

评论(35)
热度(435)

2017-04-18

435

标签

盾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