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命题作文】距离(5)(重发)

昨天发的被屏蔽了,这真是。。作业写完被猫咪叼走了,看老师信不信吧。XD


【命题作文】距离(5)

歌曲<500 Miles>,关键词:钥匙。

1)(2)(3)(4

-------------------------------------------------------------------------

5.

 

塞巴斯蒂安?塞比?喂喂?

同样在天堂鸟民宿打工的阳光小美女贝拉手里捏着一张邀请函,在她走神的同事眼睛前面晃了又晃。

塞巴斯蒂安收回心神,凝神看向眼前那张白鸽一样上下翻飞的精美纸张。

今晚在Isla Bonita有全岛最棒的夏季舞会,我们一起去吧!

如果在几天之前,听到舞会两个字塞巴斯蒂安肯定会毫不迟疑地答应下来,可是现在,Isla Bonita这个名字却让他犹豫起来。

你去吧,我担心我们都走了,店里人手不够。

我们俩都是值日班的啊,夜班自然有人管。贝拉皱起眉头,你什么时候对店里的事情这么上心了?

这时准备交接班的晚间负责人安东尼奥也凑到了柜台前。如果塞巴斯蒂安走不开的话,不如和我换个班,我陪贝拉去。

贝拉翻了个白眼,伸手在柜台下重重掐了一下塞巴斯蒂安的腰。安东尼奥一直想追求贝拉,可惜贝拉对他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如果非要让安东尼奥陪她去舞会的话,她大概宁愿留在店里值班。让这么可爱的姑娘错过舞会,实在是一种罪过。

塞巴斯蒂安叹了口气,那还是我陪贝拉去吧。

万岁!贝拉跳了起来,我们还有五个钟头准备造型,塞巴斯蒂安你得帮我选衣服!

说完她便一阵风地跑开了,兴奋得完全注意不到安东尼奥的失落,塞巴斯蒂安都替这个憨厚的壮男难过起来。

 

塞巴斯蒂安为贝拉选了一件象牙白的大露背连衣裙,年轻女孩娇俏的面容和被阳光亲吻过无数遍的小麦色皮肤被衬托得非常迷人。换好衣服后,塞巴斯蒂安把她一头卷发梳成了松松的发髻,又按住了她正要拿起一串珍珠项链的手。

不要用什么首饰来掩盖你脖子和胸脯的皮肤跟线条,塞巴斯蒂安说,如果非要用一样装饰品的话,那应该是和你一样新鲜的东西。说着他从手边的花盆里摘下成串的白色铃兰,沿着女孩两侧的头发垂落下来,在眼睛与鬓角之间微微颤动着,越发显得俏皮灵动了。

哇!贝拉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朝塞巴斯蒂安眨了眨眼睛。你品味这么好,一定是喜欢男人的人吧?

塞巴斯蒂安一怔,随即叹了口气,是啊!

他为自己挑的衣服倒没花什么心机,只是简单的白衣黑裤。我今天完全是为了衬托你才去的,你知道的,对我来说这个岛上也没什么选择对象。他如此对贝拉解释道。

 

舞会设在Isla Bonita酒店宽大的中庭里,蓝盈盈的池水边乐队已经就位,正演奏着本地风情的舞曲。岛屿上的月亮又大又白,从无云的天空中一览无余地倾泻下来,地上巨大绒球般的树冠中点缀着七色彩灯,与月光分庭抗礼,烘托出好一个充满人间欢乐的世外桃源。

尽管贝拉在安东尼奥面前一个劲儿地黏着塞巴斯蒂安,进入舞会中央后,她的心思便迅速活络起来,不住东张西望,眼神在不断地“发现一个帅哥”和“哦,帅哥邀了别人”之间忽明忽灭。善解人意的塞巴斯蒂安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再呆在贝拉身边就要耽误小美女的恋爱大计了。于是他向贝拉简单交代了几句,便一个人端着杯起泡酒跑去了树丛最浓密的角落。

但即使这样他还觉得不保险。这时恰好注意到场中有工作人员捧着一叠化装舞会的面具在分发,一些俏皮男女已经挑中自己喜欢的戴了起来。塞巴斯蒂安也招手唤他过来,取出一个面具覆到面上。那是一张银色的面具,眼角和面颊上有蓝金两色的弯曲线条。塞巴斯蒂安猜测自己这个样子大概颇为好看,可在这个晚上,好看实在没什么意义。

舞会又推进了一个多小时,贝拉已经在人群中旋转得不见踪影,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发生,先前喝下去的酒意泛了上来,塞巴斯蒂安也有些茫了。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而挺拔的身影从他视野的模糊边界走到了中央地带。塞巴斯蒂安下意识想逃,但已经来不及了。还好他戴着面具,又坐在最暗的地方,未必会被认出来。

那个身影迅速变得越来越大,再一眨眼已经在眼前了。

塞比……

塞巴斯蒂安没有作声。

我当然能认出你,我一进来就看到你了。来人的语气很执拗。

开口当然会暴露自己,但塞巴斯蒂安已经有点醉意的头脑一时也想不出其他脱身的方法。

我本以为你绝对不会来参加这个舞会,所以刚才我去天堂鸟找了你一趟。可你同事说你过来了,我又急急忙忙跑了回来。

再沉默下去就没意义了。塞巴斯蒂安倏地站起身来,不露痕迹地踮起脚好让自己看起来和克里斯差不多高。我是陪贝拉一起来的,你别以为和你有什么关系。(不不,不该这么说的,本来没有的心思倒被他说得好像有了。)

我没这么以为,塞比,别着急。克里斯伸手在他肩头轻抚了一下,像是要把隐形的尖刺都抚平下去。

这下塞巴斯蒂安愈发不知所措了。(不该喝酒的,喝酒耽误了他的伶牙俐齿。)看来克里斯是有备而来,塞巴斯蒂安只好缩一缩肩膀等待他下一个行动。

记得吗?我还欠你一支舞?塞巴斯蒂安的面具上眼睛位置只是简单挖了两个狭长的孔,人又站在暗处,克里斯看过来的时候大概和凝视黑洞也差不多。可是他的眼睛里的蓝色过分热烈,塞巴斯蒂安突然觉得硬壳的面具变成了一层透明的薄膜。

我只是想补上这支舞。克里斯说。

塞巴斯蒂安当然记得。

从前他们也经常跳舞,在克里斯家里的窗帘后面。塞巴斯蒂安喜欢楼住克里斯的脖子,光着脚踩在他脚面上,一边随着旋律摇摆,一边轻轻亲吻他的鬓角。

真想和你去月光下,在很多很多人中间跳舞。

但那时候克里斯没有回应。

 

现在换我对跳舞不感兴趣了。塞巴斯蒂安冷冷地说。

拜托了,塞比……克里斯突然抓住他的手,紧握了一下便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又讪讪地收了回来。就跳这一支舞,然后我保证再也不纠缠你了。

你保证?塞巴斯蒂安在面具后撇了撇嘴。

克里斯苦笑起来,我知道纠缠是没有用的。

塞巴斯蒂安心里一软,答应了。他把手伸向克里斯,跟着他走到起舞的人群边缘。但他没有取下面具,克里斯现在不配得到一支和他坦诚相见的舞蹈。

 

克里斯的双臂小心地环到他腰后那一瞬间,塞巴斯蒂安就感受到了他强烈的渴望。但他不动声色,只是冷淡地将双手搁上了克里斯肩头。克里斯也不敢造次,低下头认真地追随着节奏踏起了舞步。

转了几圈之后,塞巴斯蒂安注意到周边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这对与众不同的舞伴,有几个人看过来的眼神里带上了不加掩饰的嫌恶。他惯有的好胜心一下被激发起来,放在克里斯肩头的双手往上一滑,在他脖子后面勾了起来。

克里斯一怔,然后便狂喜地箍紧了塞巴斯蒂安的腰。

别得寸进尺。塞巴斯蒂安低声警告。克里斯几乎是惧怕地立刻放松了力度。

但也别松开。

克里斯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舞会已经进入高潮,乐队在两手乐曲之间根本不留任何空隙。克里斯就这样不敢太紧也不敢太松地拥着塞巴斯蒂安,双臂渐渐涌起的酸疼让他错觉这一段肢体正在变成岩石。可他的心脏却燃烧得如同猛火,塞巴斯蒂安身上混合兰花与麝香的气味就是最好的助燃剂。

这一段音乐带有伦巴的节奏,塞巴斯蒂安竭力抑制自己不要表现出任何陶然的姿态,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随着音乐微微扭动起腰肢来。塞比,求你了。克里斯从喉咙里低吟出声,无法遏制地吻住了面具上蓝色的嘴唇。

塞巴斯蒂安在面具后面感受到了来自克里斯的触碰,每一点微妙按压和颤抖,他都能想象出是怎样的舔舐和吮吸。见鬼,过了这么久,又吻过好些其他人,他却还能如此清晰地记住克里斯的亲吻。

但他实在不忍心推开他。这是克里斯的杀手锏,塞巴斯蒂安从来抗拒不了他经由长久压抑而爆发出的强烈渴望,虽然他看得明白,却离奇地无法祛魅。

不过音乐很快就要结束了……塞巴斯蒂安对自己说。还好面具挡住了他渐渐发热的脸,等到音乐结束后他必须尽快戴着这层硬壳离开克里斯,因为他知道短暂的爆发之后,压抑着克里斯的那些东西总会回来的,他不愿意再去挑战一次。

可奇怪的是,想到音乐结束后这样的触碰就会消失,如他赌咒发誓的,他再也不会满足克里斯任何愿望,塞巴斯蒂安心里竟又有些难言的失落。

这时音乐进入了即兴段落,吉他手和小号手互相应和着奏出一段又一段炫技的乐句,仿佛依依不舍,又仿佛随时会戛然而止。隔着一层面具亲吻的两个人,也像这音乐一样心情忽起忽落。

突然,侧后方有人喊出了克里斯的全名。

 

克里斯猛地回头,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弗里德曼先生?

塞巴斯蒂安简直要赞叹自己的记性了。他以前听克里斯说过好几次这个名字,据说是他最重要的客户之一。他还在克里斯的手机里看过两个人的合影,恰好与眼前这个人的相貌对上了。

塞巴斯蒂安依然躲在面具后面,看着克里斯迅速换上商务的表情与弗里德曼寒暄,询问他是否带着全家前来度假。弗里德曼也恭维克里斯拿到销售冠军,说他明年肯定会有更好的业绩。

有什么用?塞巴斯蒂安冷冷地想。假如这人能在昏暗的光线下认出克里斯,那肯定也已经看见他搂着一个男人起舞和亲吻。哦不,是亲吻一个面具,但那样岂非更加怪异?

果然,短暂地交谈之后,弗里德曼的眼神便疑惑地转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塞巴斯蒂安身上。克里斯当然也察觉到了。这是……这是……他为难地搓着手,欲言又止。

塞巴斯蒂安终于解开脑后的缎带,将面具拿了下来,毫不躲闪地直视着克里斯。这晚上克里斯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面容,那幽深又凛然的眼神看得他的心又鼓荡起来。

这是我一直喜欢的人。克里斯咬咬牙,小声说。

你说什么?音乐声盖住了克里斯的声音,弗里德曼没听清楚。

我说,这是我一直喜欢的人!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音乐声终于停了。克里斯的声音一下子响亮得惊人,弗里德曼呆住了,塞巴斯蒂安呆住了,连克里斯自己,也呆住了。

TBD.

下一章大概要进入比较戏剧的部分了。。吧。


评论(17)
热度(167)

2018-07-18

167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