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命题作文】距离(1)

命题作文第一篇,歌曲<500 Miles>, 关键词“钥匙”,CP Evanstan。

其实还没写到重头戏,关键词也还没有出现。但是不管怎么样,过节之前先更一回吧。

大家节日快乐!

----------------------------------------------------------------------------



距离


Isla Bonita是这座海岛上最高级的度假酒店。

现在正是迷人的七月,似乎全世界的人都在休假。克里斯·伊文斯穿过略有些拥挤的大堂,走到前台刚报上名字,酒店工作人员便笑容可掬地将提前准备好的房卡递到他面前。

伊文斯先生,您是我们的贵宾,请这边来。身侧有个穿印花布衬衫的服务员唤他。看起来刚刚成年的男孩有着光洁的脸蛋的细腰翘臀,克里斯细微地挑了挑眉,原本敷衍的心情竟也有些蠢动起来。

从电梯进入走廊,好看的服务员殷勤地替他刷开房门,把旅行箱拎进去放置在架子上,然后便得体地让到一旁,等待贵宾踱进房间,抬眼看到正对碧海银滩的落地窗,再发出“哇哦!”一声赞叹。

年轻男孩有些自豪地微笑起来。伊文斯先生,您先好好休息吧。楼下就是我们酒店的专属沙滩,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室内游泳池、健身房、SPA、迷你高尔夫等设施,酒店三楼有各国风情餐厅,顶楼旋转餐厅每晚7点开始供应海鲜自助餐。如果您不想离开房间,也可以通过客房服务点餐……他训练有素地介绍道。

我知道了。克里斯说着折回门口,从长裤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递给男孩当做小费。其实也有点儿想要他的联系方式,但他还是克制住了。假期一共有四天,没必要急着采摘看到的第一朵花。

 

这次假期和这个酒店房间都是公司的奖品——奖励给上半年的销售冠军。克里斯踢掉鞋子,脱下已经有些汗湿的衬衫,扑倒在宽大的软床上。皮肤接触凉爽而柔软的织物那一刻,他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又过了几秒钟,他翻过身来,枕着双臂欣赏房间里热带岛屿风格的装饰,心里想,那么多个夜晚和周末的加班,催命一般的长途旅行,陪着笑脸和客户开各种直男的玩笑,总算还是值得的。

小憩一阵之后,克里斯站起身来。房间里有一面大镜子,他满意地看着镜中人饱满的胸肌和收紧的腰腹,然后便把长裤和内裤也一并脱了下来。

All the singleladies, all the single ladies, now put your hands up,他哼着歌扭起了屁股。很多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有这样的身体,实在没必要做一个工作狂。嗯,这几天是该给这具身体找点乐子了。

克里斯从行李箱里翻出一条橙色沙滩裤穿上,再次得意地打量了一番镜子里的长腿翘臀,戴上太阳镜,雄心勃勃地出发去沙滩了。

 

沙滩上确实有很多游客,也不乏身材健硕的男人,但是该死的!他们身边怎么都跟着一个女人,甚至是两三个孩子?

克里斯挑了个视野不错的沙滩椅坐下,不甘地又张望了很久,还是没能捕获任何单身的雄性动物。他索性起身扎进海里游泳,一个来回后返回沙滩,装作不经意但其实带着点炫耀地将头发里的海水甩向四周。然而除了那些心怀鬼胎的主妇之外,并没有旁人多看他一眼。

克里斯扫兴地一屁股坐回沙滩椅上。他就不该对他结婚二十年生了四个孩子的老板和那个一心只想在公司钓个金龟婿的人事主管抱任何希望!记得来之前他急匆匆地瞟了一眼助理准备的旅行攻略,上面似乎提到这个岛是家庭度假胜地。他们还真是没骗他!

其实克里斯知道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另一座岛,是著名的同志度假天堂,要是能去那儿,这个假期就带劲了。但他哪敢跟公司提这种要求呢?

当然啦,眼前这片沙滩上说不定也有和他一样藏在柜子里的男人,按照概率来说简直太有可能了。但勾搭一个已婚深柜男是很麻烦的事,光互相确定身份可能就得花上半个月,而他的假期只有四天。真可笑,他本来还觉得假期很长呢。

就这样,沙滩猎艳行动变成了纯粹无比的游泳和日光浴,夕阳西下时,克里斯悻悻地返回了酒店房间。

 

就在这时,客房的电话响了:伊文斯先生,很抱歉地通知您,我们需要为您换一个房间。待会儿工作人员会去您那儿帮您拿行李,新的房间就在上面一个楼层,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希望您喜欢您的新房间。

克里斯有些错愕,赶紧拨通了还在纽约工作的助理的电话,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人事部说他们之前算错了你的销售数据,你实际完成的订单额比原来公布的还要多。所以,按照公司的政策,可以为你安排更高级的房间。

克里斯的眉头舒展开来。虽然很乌龙,但这毕竟不是坏事。

新房间是酒店的高级套房,进门是个会客室,疏落落地摆着一组沙发和茶几,除了比楼下更宽大的落地窗外,其它三面都是绿植。右手边拐进去是卧室,伸出的挑檐和浅褐色纱帘制造出怡人的幽暗,很快热带兰花的熏香便细细地渗了过来。卧室连接着衣帽间、卫生间,还有个景观好到让人叹息的阳台。更夸张的是,阳台上有个足以容纳两个人的浴缸,旁边的木几分了两层,下层是几款不同的浴盐,上层有蜡烛和两个高脚水晶杯,旁边的银色支架上斜斜躺着一瓶等待开启的红酒。

克里斯忍不住吹了声口哨,那多出的两百万销售额还真是物有所值。但很快他的脸又垮了下来,要让他一个人躺在浴缸里对着海岛夜色喝红酒吗?自己的身材再完美,摸起来愉快终归有限,这实在是——太可悲了。

 

感谢这个无孔不入的网络时代,克里斯还有别的办法。吃过送来的晚餐后,他点亮手机,从桌面进入一个机关重重的文件夹,打开了一个APP。“摇一摇,五英里内的同好尽在眼前。”首页宣传语闪着诱惑的粉色光芒。

五英里足够了,再远就到海里去了。克里斯摇了摇手机,旋即五个条目就占满了他的屏幕。

他们分别叫作——哦,名字是最不重要的事情了。五个人里有四个的头像是撩起T恤下的紧致腹肌,要么就是挺翘的屁股和结实的大腿,但还有一个不是,他用了个半藏在沙里的贝壳做头像。

克里斯觉得没什么有趣的,拇指习惯性地向上一划,下一屏记录也没什么特别。他又划了一下,“你已经浏览到了底部”,APP提示他。

见鬼!这还真是个直男岛。

克里斯返回到最初那几条记录,犹豫片刻,点开了那个贝壳头像的人。很多人以为不用热辣图片做头像的人一定长得抱歉,克里斯对此嗤之以鼻。这个年代没有比盗用别人的美图更简单的事情了,反而是那些真正的美人因为常常受到骚扰,会刻意让自己在社交软件上显得低调一点,除非他们正火力全开决定去捕获某个人。

S,28岁,5英尺11英吋。页面里的文字介绍简单到令人发指,下方有几张图片,也不过是岛上的落日和树影而已。

身高倒是不错。克里斯咕哝道,他最好是个修长的男人,而不是个高个胖子。他点开对话框打了个招呼,两分钟之后对方便回复了。

-你在哪儿?

-我在天堂鸟民宿,你呢?

-我在Isla Bonita。

-哇,顶级豪华酒店啊。

-你也是旅客吗?还是岛上居民?

-都不算,我是在民宿做短期工的。

-那不错啊。可以发一张你的照片给我看看吗?

-抱歉,我不习惯给刚认识的人发照片。

真没劲,那用这个软件干嘛?克里斯腹诽道,决定关掉页面换一个接着撩。就在这时,对话框又弹了出来。

-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你那里有多余的房间可以住吗?我需要一个住处。

-你是说酒店的空余房间吗?我可以去问问服务员。

对面发来一个颜文字笑脸。 

-我可住不起那么贵的酒店。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提供一个免费的住处?

克里斯怀疑自己碰到男妓或是骗子了。

-你不是说自己在民宿打工吗?怎么会没有住处呢?

-最近岛上爆满,老板在网站上接了太多预订,房间不够住了。他把我们的员工宿舍也收拾出来当客房,我今晚只能住洗衣房。刚才我发现那里潮乎乎的,还锁不上门。

-但我也不习惯收留刚认识的人。

-没关系,我可以睡沙发,睡地板也行,明天一早就走,绝对不打扰你。

对面这人说的也许都是真的,克里斯突然有了逗趣的心情。

-我还想要一点儿回报。

-我可以……给你讲故事。

-不,甜心,我打开这个APP不是想找个人来讲故事的。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

-其他的等你见到我再说吧。

-见到你之后我会失望吗?

-不会吧,我猜。

克里斯环顾四周,夜幕已经不知不觉降临,楼下沙滩上传来若有若无的音乐声,房间里尚未开灯,显得格外空旷寂寥。

-好的,你过来吧。我这里有的是地方可以住。

 

一个多小时后,克里斯的门铃响了。他并不很雀跃,待门铃响了几秒钟才懒懒地起身开门,不过按下门把手之前还是扭头在侧面的镜子里打量了自己两眼,多解开了一粒胸前的纽扣。

门外的人比他略矮一点儿,倒确实有着修长的线条。走廊上灯光昏暗,但即使这样也能看出他有双晶光闪烁的眼睛,透过垂在前额的碎发看人时,对面的人会觉得自己不小心挖开了埋在地下的钻石矿。

克里斯只觉得胸口一闷,左手紧紧攥住了门把手。塞比?

几乎是同时,对面的人也惊呼出声,克里斯?怎么是你?!

 

 

两年前

 

那也是一个夏夜,刚刚结束一场性爱的克里斯和塞巴斯蒂安懒洋洋地靠在床头,一盏暗暗的床头灯照在他们头顶,将两人的发色融成一片。

克里斯,你想好明天穿什么衣服去参加公司的颁奖礼了吗?塞巴斯蒂安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克里斯的侧脸。

就穿那套藏蓝西服吧。克里斯顿了顿,配上你上次送我的银灰色领带。

没意思。塞巴斯蒂安撇撇嘴,侧过身将大腿搭到克里斯身上。可以带我一起去参加吗?

克里斯沉默片刻,摇了摇头。就是公司内部的小活动而已,没什么意思的。

可是我昨天帮你整理书桌的时候看到了请柬,上面明明写着欢迎携带伴侣一同参加。

克里斯显出为难的表情,塞比,你明明知道这不可能……

塞巴斯蒂安冷笑起来,你就这么喜欢装直男?

你知道我没办法,我不可能放弃这样一家公司。不管不顾地暴露自己也许一时很过瘾,代价是我会失去在这个行业积累的所有经验、名声和人脉,我做不到。

塞巴斯蒂安有些厌烦地离开了克里斯的身体,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那你就准备好失去我吧。临走这一句,他并没有提高声音说。

 

克里斯以为那不过是塞巴斯蒂安惯常的小脾气,每次他的心愿得不到满足时都会这么闹一闹,但最后也总会乖乖回到克里斯的床上来。

克里斯没有想到,那天离开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塞巴斯蒂安——直到这个晚上,在千里之外的海岛上。


评论(16)
热度(393)

2018-06-15

393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