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故友新知(6)

6.

 

史蒂夫在巴基楼下枯坐到几乎天亮,然后便默默离开了。

没什么可对巴基说的。这段无望的感情是他自己的事,没必要打扰巴基来帮他排解烦恼,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总也照顾不好自己的小男孩了。

在独自走过凌晨五点的布鲁克林大桥时,史蒂夫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也许他从来就隐藏得不好,远在他自己察觉之前,巴基早已看穿了他那种孤注一掷的依赖和用倔强包裹起来的占有欲。或许巴基早就不胜其烦,他曾经试图用一次次的四人约会来摆脱史蒂夫,却始终没有成功,所以最后才会借着那个暴风雨般的下午彻底远离他。

是的,巴基喜欢男人,但这不代表史蒂夫有任何希望。那时他是整个学校最不起眼的男孩,偏偏又有着坏极了的脾气,巴基怎么会喜欢他呢?事实上整个布鲁克林都配不上巴基,也许他早就不喜欢那里了。在离开多年后,巴基已经变得那么时髦又优雅,他的男朋友就该是凯文那样的人:漂亮、得体,而且像娜塔莎说的,比史蒂夫富有几十万倍。

他就这样带着疼痛的心脏和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那间破旧的小公寓里。自从警校毕业后他就一直住在这里,离他和巴基小时候住的地方只隔了几条街。其实这里并不比从前的住处更差,但那时斑驳的窗台上曾经坐着晃动两条长腿不住说着俏皮话的巴基,书桌见过他们头挨着头写读书笔记的样子,旧床垫也记录了他们打闹的笑声,而现在这里只有孤单。

 

在那次约会之后,史蒂夫和莎伦的关系倒是渐渐密切起来。莎伦已经感觉到史蒂夫对她并无男女之间的情意,但她觉得交一个这样的朋友也不错。史蒂夫为人极为正派,和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渐渐熟悉之后谈吐也并不乏味。与她从小熟悉的圈子里的男性相比,史蒂夫身上有种特别诚恳质朴的气质。说起来凯文会那么喜欢詹姆斯,大概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吧。

他们一起去过几次美术馆和画廊,莎伦在这些地方都是VIP。莎伦也到过一次史蒂夫的公寓楼下,看着年久失修的红砖墙面和街角暗沉沉的杂货铺,她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了:我以为纽约警察的收入没那么低?何况你又不需要养活一家人,为什么不搬去好一点的街区呢?

我从小住这种地方,已经习惯了。史蒂夫直率地回答,想一想又补了一句,我在存钱呢。

存钱做什么?

上美术学院。

存够了吗?莎伦心里觉得有些遗憾,假如史蒂夫是她男朋友的话,她完全可以资助他。她看过史蒂夫的画,看得出他很有天赋,若得名师点拨,说不定过些年纽约画廊里就会挂起他的作品。

差不多了。史蒂夫笑得很腼腆。但是也许还没那么快去上学,总觉得放不下我的工作,放不下这里的人。

史蒂夫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怀着什么心理在继续与莎伦来往,也许他还在愚蠢地期盼着能藉由这层关系见到巴基——他不想去找巴基,但巧合见到不算在内。他甚至暗暗希望再来一次四人约会,哪怕他和莎伦之间的关系是假的,哪怕要在几个小时里忍受巴基和凯文蜜糖一般粘稠的亲昵。

史蒂夫·罗杰斯,你真是世上最可悲的人。他对自己说。

 

上周末他连着值了两天班,这个工作日可以调休,莎伦约他一起去看一个新到纽约巡展的萨珊王朝文物展。策展方别出心裁地把展览时间设在晚上,两人会合时,距离开展还有将近一个钟头。

这个时间,好好去吃顿饭又不够,在街边闲逛又太长了。莎伦思考了一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幢大楼。我家的公司就在上面,不如上去坐坐吧,他们小餐厅做的汉堡包还不错。

正是下班时间,附近的各个大厦如同从天上倒悬下来的怪物,从接近大地的口里喷射出潮水般黑灰色的人流。史蒂夫和莎伦逆着人流进入大楼,乘电梯上到六十层。莎伦刷过指纹,驾轻就熟地穿过一系列玻璃门,领着史蒂夫走到办公室一侧的小餐厅。

这里视野非常好,远远可以看到中央公园的绿地。餐厅是自助式的,有饮料区和点心区,主食区则放着几个冰箱和烤箱,冰箱上还贴着不同颜色的标签,估计是供员工自取材料制作简餐的。

莎伦熟练地打开其中一个冰箱,里面已经半空了。她翻出切片番茄、牛肉饼、圆面包和罐装酸黄瓜,冲史蒂夫做了个鬼脸,我做汉堡包的手艺一流,当然做这个也不需要什么手艺。

这时一个穿着黑色西服裙的年轻女孩走了进来,从橱柜里找出一个大大的马克杯放在咖啡机下面之后,才看到莎伦和史蒂夫。哦,施尔茨小姐,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不用管我们。莎伦摆了摆手,我们只是过来蹭饭吃的。你是哪个部门的?在加班吗?

公关部的,我们在准备明天向CEO汇报的秋季计划。

喝这么大杯咖啡,不怕晚上失眠吗?

不是我喝,是帮巴恩斯先生倒的。

这时咖啡做好了,年轻女孩端着大杯子快步离开,史蒂夫心里一动,追随着她的背影也向会议室的方向慢慢走去。

办公区其他地方的灯都熄灭了,只剩下这间会议室依然灯火通明。史蒂夫就坐在暗影里,静静看着站在灯光中央的的巴基。光从他头顶倾泻下来,照得眉骨和鼻梁的轮廓越发深刻,在他背后投影着一些画面,大概是在演练明天的陈述演讲。他身上穿着灰蓝色的西服,银灰色的领带略微松开了一些,在一天的工作后,衣服上已经有了疲劳的皱纹,随着抬手的动作时隐时现。看在史蒂夫眼里,这些纹路就像巴基眼角的笑纹一样,明明如同缺陷,却有着难 以言说的魅力。

就在他看得入神时,莎伦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史蒂夫,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我奶奶的看护打电话过来,说她下楼时不小心摔伤了。你知道的,整个家里就我比较闲,我必须尽快赶到她那里去,以免老太太拉着医生的手抱怨我们都不关心她……

那你快去吧。

展览只能改天再去了,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不值一提。史蒂夫站起身来,他确实并不失望。

莎伦想了想,又折去会议室前推开了门。

詹姆斯,你们还要多久才下班?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吧,怎么了?

史蒂夫在外面。我本来和他约好一起去看展览,可是临时有急事必须先走了,你帮我招呼他一下吧。说完莎伦便急忙离开了。

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会议室门口,和巴基打了个招呼。巴基简短地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在房间里自己找个地方坐下,随后又和他的手下们校对起最后几个数字来。

史蒂夫觉得有些不自在,只好随手扯过一张白纸涂鸦。他觉得还不如坐在外面,现在他反而不好意思盯着巴基看了。唯一的补偿是现在可以听到巴基的声音了,他连说数字都那么好听,史蒂夫尤其喜欢听他说million这个字,有种特别的绵软。

没过太久会议便结束了,巴基和同事们一一道别,然后才走到史蒂夫身边,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后背。真没想到你过来了!

史蒂夫抬头看他,他脸上有明显的黑眼圈,但笑容却很明亮。史蒂夫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看来巴基一点儿也不反感他的出现。

最近真的好累。巴基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顺手脱掉了西服外套,把里面白衬衣的袖子卷起一些。

你肯定也没吃饭吧?楼下有一家不错的日本料理,我请你?

不用那么麻烦,你要是还有什么事就先去忙吧。

那怎么行,莎伦特地交代要我招呼你的。

原来是因为莎伦,史蒂夫的脸色不由得暗淡下来。

巴基却错误地理解了原因,伸手拍了拍史蒂夫的肩,年轻女孩是这样的,总有些突发状况,你不要介意。

我不是介意这个。

你们最近经常在一起?

史蒂夫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不想让巴基误会,但不误会又能怎么样呢?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对了,刚才莎伦说要在你们的餐厅里自己做汉堡吃,做到一半又跑了,不如我们俩做完它?

好主意!

 

两人走回餐厅,莎伦留下的食材果然在流理台上散乱一摊。巴基熟练地整理了一下,打开天然气加热煎锅,往里面薄薄倒了层油,把牛肉饼放进去加热。

史蒂夫,帮我看着点。他吩咐道,随即又去冰箱里找出一些绿色蔬菜和水果块,放进大玻璃碗,动作神速地拌了个沙拉。

这时牛肉饼也差不多煎好一面了,巴基利落地翻了个面,略等了两分钟,然后关火,把装在白瓷盘里的面包和番茄端过来,开始制作汉堡。

对了,总觉得忘了什么!他突然一拍手,又去冰箱里找出一袋切片芝士,往其中一个汉堡上放了一片,另一个却放了两片。我记得你最爱吃芝士的。他抬起头冲史蒂夫一笑。

史蒂夫的眼眶热了起来。这情景太像他们少年时代,那时他母亲经常忙于工作,巴基就会过来给他做饭吃。食物总是廉价的,但两个孩子根本就不在乎。在那些简单的饭食间夹杂了太多欢笑,留在记忆里的味道宛如最名贵的佳肴。

快吃吧,别发呆了。

巴基已经把瓷盘送到他面前,又从沙拉碗里舀出一大勺放在汉堡旁边。随后他便端着自己那份坐到了桌子上。现在办公室没别人了,我也不必装作严肃了。他冲史蒂夫挤了挤眼睛,史蒂夫便也坐到了他身旁。

食物的味道出乎意料地好,史蒂夫埋头吃到一半抬起头,这才发现在他们对面有一面大镜子,巴基似乎已经盯着镜子看了有一阵子了。

镜子里是两个好看的年轻人,身上穿着一样的白衬衣,有着差不多长度的清爽短发,连笑容的弧度都是类似的。史蒂夫想起他们曾经拍过一张这样的合影,也是同样并排坐着的姿势,只是那时镜头里的自己身量要小很多,巴基也不如现在强壮。除此之外一切似乎并无太大变化,但是他知道,两个人早已无可挽回地疏远了。

镜子里的巴基渐渐敛住了笑容,低头继续吃了起来。史蒂夫也觉得无趣,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面前的白瓷盘上。

 

很快他们就吃完了,史蒂夫手机上收到莎伦的短信:对不起,我今晚都没法脱身了,你和詹姆斯一起消磨掉剩下的时间吧。

史蒂夫居然有些小小的欢喜,他和巴基一起把盘子放进洗碗机,随后就跟着他下了楼。巴基走在他前面几步远的地方,脊背挺得笔直,步态很是潇洒。史蒂夫抱着他脱下的外套,静静跟在后面,不知为何脚步变得很细碎,仿佛又变回了那个瘦弱的小男孩。不知道巴基要去哪里,但史蒂夫觉得自己可以这样跟着他走上一夜。

刚走到门廊,侧面倾斜的金属柱子下就走出来一个人,怀里抱着一束浅粉色的洋桔梗,是凯文。

他迎了上来,把花递给巴恩斯。詹米你这个工作狂,终于记得要下班了。说着开玩笑地在他鼻子上点了一下。

巴基站住了,真不好意思让你等我这么久。

我给你发了信息,你都没有看吗?

巴基赶紧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真对不起,刚才在开会,手机设置成静音了。

我差点以为你已经忘记今天约了我了。

凯文搂住了巴恩斯的腰。想吃什么?日本料理怎么样?

呃,我在公司已经吃过了。

凯文很意外,却只是不动声色地笑了笑,那就去喝一杯,那家店的清酒很不错。

巴恩斯看起来没有拒绝的意思,史蒂夫犹豫再三终于还是从背光的地方走了出来。那你们俩去吧,我还是先回家,明天要提前去值早班。

见到史蒂夫凯文有些惊讶,但听巴恩斯解释过原委后便也不在意了。那就再见了!他朝史蒂夫挥挥手,搂着巴恩斯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史蒂夫看着他们走远后才发现巴基的外套还在自己怀里。改天再还给他吧,或许永远不要还。他不自觉地把脸埋进衣服的薄纱内衬里,深呼吸了几口,然后把外套抖开,披到自己肩上。

从前他穿巴基的衣服总是太大,晃晃荡荡挂在身上显得整个人愈发可怜。现在他的身材却又比巴基大了一码,衣服箍得他肩膀胸膛都局促起来。

他就这样不自在地沿着人行道慢慢走了下去。也许就是这样吧,他和巴基从来就没有合适过。

-------------------------------------------------------------------------

你盾在终于开窍之后飞速变成了一个花痴,可惜巴基身边的人不是他。。。

评论(38)
热度(346)

2017-03-20

346

标签

盾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