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故友新知(4)

4.

 

进浴室洗澡之前,巴恩斯收到了凯文发来的信息:撮合莎伦和你那位金发老友的大计进行得怎么样了?

他皱起眉头,随即把手机扔到一边,直到洗完澡出来才简单回复了几个单词:刚刚开始。

什么时候可以四人约会?后面跟着一个笑脸。

巴恩斯愣住了,有些烦躁地扯过毛巾又把头发擦了一遍,然后用力搓了搓脸,对着镜子换上一副不太正经的表情。

你是想约我还是想见他?

都想。又一个笑脸。

那我去约他们俩试试看吧。约到一起做什么呢?

我有周末新戏的票,不如一起去?不过其实我更想约你们去滑水。这次的表情变成了吐舌头。

我早就看穿你了。巴恩斯笑了起来,身体松弛地向后靠上床头,继续打着字:说真的,上次见到他发现他现在胸变得好大啊,我可以制造机会让你摸一下,手感一定很好。

怎么,你动心了?

见鬼!巴恩斯暗骂了一句,像扔什么不洁之物一样把手机扔到床另一头。他怎么会说出那么愚蠢的话呢?不仅愚蠢,而且轻佻,如果让史蒂夫听到,估计脸色要难看得让他想哭了。算了,反正他也听不到,这世上有太多他不知道的事。

巴恩斯向前扑倒在被单上,微微蠢动的下身让他有些不舒服。裸露的大腿在织物上摩擦了几下,终于还是把手伸了下去。别那么想……想一想也没关系……还是尽量控制自己吧……下次再控制,这次实在忍不住了……你为什么不能有点出息呢——我没用我知道,可是我要的也只有这一点点……

这一次的纠结还是和自少年时代便开始的无数次纠结一样,结局也一样。起身去浴室洗干净手之后,他对着镜子沉默地抽起了烟。此事并非关乎性欲,要解决性欲那样简单的问题他有太多方法。巴恩斯觉得自己好像被困在了十八岁的夏天,确切地说,是那个在烈日烧灼的街上互相咒骂之后回家哭着疯狂自渎的下午。

过去这些年里,他已经学会把那个下午封存在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里,一边与房门外的另一个世界和平共处。除了没办法交往稳定的男友外,其他一切都好。可是他又遇到了史蒂夫,原本稳定的世界仿佛要地震了。

其实刚重遇史蒂夫时,巴恩斯觉得这也许是上天给的契机——假如他能和史蒂夫冰释前嫌,回到童年时代那样单纯的关系,那么他也许就能向前走了。比如说,早睡早起,爱惜身体,比如说,养一条狗,再交一个像凯文那样挑不出毛病的男朋友。

然而怀着回到童年的目的去接近史蒂夫,他为什么还是无法压抑身体里的邪念呢?巴恩斯感到很沮丧。抽完一支烟之后,他决定还是要和史蒂夫谈一谈。

 

下班时天已经黑了,拐过街角的时候,有人在叫史蒂夫。他转过身,看到右侧街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脸颊被街灯照得半明半暗,手里拿着一罐打开的啤酒,身侧还放了一罐。

一起喝一杯?

史蒂夫下意识就想拒绝,可是灯下那人语调柔软地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眼睛里有灰绿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史蒂夫便身体僵硬地走了过去,在离他尚有一人距离的长椅另一端坐下。

巴恩斯为他拉开拉环,把铝罐递到他手里。

他们没有一起喝过酒,吵翻的时候史蒂夫离十八岁生日还有半个多月。他们曾经约定等史蒂夫生日那晚要一起去酒吧不醉不归,可惜没有等到。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邀请你周末一起去看戏。

史蒂夫诧异地扭过头盯着巴恩斯,巴恩斯一下紧张起来。不止是我,还有莎伦和凯文。

又是四人约会?史蒂夫语气里的讽刺像是打在巴恩斯面上的耳光。

巴恩斯沉默地喝掉了半罐酒,突然轻声对史蒂夫说:当年是我不对,对不起。

史蒂夫不回答。巴恩斯很想干脆逃走算了,但他必须对得起昨天夜里下的决心,至少要把起了一半的话题继续下去。

那时是我太年轻,爱胡闹,如果伤害了你,希望你能原谅我。

年轻?胡闹?史蒂夫不满地看着巴恩斯。一直照顾我的、像哥哥一样的巴基,突然就胡闹起来了?

巴恩斯躲开他的注视咬住了嘴唇。对不起,不能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就当我是个混蛋好了。

其实是我该对你说对不起,委屈你和我做了那么多年的朋友。真是的,走到哪里都受欢迎的詹姆斯·巴恩斯为什么非要和我混在一起呢?其实你应该早一点告诉我,你也和其他人一样不喜欢我,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史蒂夫知道自己此刻的语气里充满了幼稚的恨意,但这些话在他心里留存了太多年,他懒得再压抑了。

令人意外的是巴恩斯完全没有反驳,只是沉默着接受了他发出的全部攻击,就像很多年前,他的拳头一下又一下落在巴基的眼眶、鼻梁和下巴上,巴基完全可以一把撂倒他,但他没有还手。他只是反复说着,史蒂夫,没有人会爱你。

其实巴恩斯想对史蒂夫说,我从来没有不喜欢你,全布鲁克林都讨厌你的时候,我也和你站在一边。但他不能说。有太多东西他无法解释,选择对一件事隐瞒,就意味着对所有事隐瞒。

单方面的架是吵不起来的,史蒂夫说着说着声音也变小了。

你还没喝酒呢。巴恩斯突然提醒他。

史蒂夫讪笑了一笑,闷闷地低头啜饮了几口酒液。他从来就不爱喝酒,也不抽烟,也许是因为当他终于到了可以做这些事的年纪,那个能带着他发掘此中乐趣的朋友却不在了。

史蒂夫侧过头重新看向巴恩斯,他依然低着头,周身笼罩着一种近乎悲伤的气氛,和前两次见面时的精致洒脱全然不同,史蒂夫突然莫名有些不忍。

其实你没必要来道歉什么的,不管怎么说,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巴恩斯依然不做声,史蒂夫突然反应过来。你是为了说服我去和那位大小姐约会?

他把铝罐捏得咔咔作响,内心几乎暴怒起来。

巴恩斯回给他一个微弱的笑容。你会去的对吧?

史蒂夫仰头将酒液一饮而尽,抬手将罐子扔进几米开外的一个垃圾桶里。巴恩斯,我从来就理解不了你对四人约会的热情。

如果你想和莎伦两个人去也行。

为什么?因为她很有钱?

因为她喜欢你!

巴恩斯在心里苦笑,有些感情就是这么容易说出口。他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莎伦虽然是富家小姐,性子却很好,心地也单纯,我觉得你很难找到一个比她更好的女孩了。

史蒂夫不悦地拂开了巴恩斯的手。从前也是这样,每次巴基劝他不要和街上的小混混硬碰硬,他也会如此粗鲁地拂开他的手。巴基没有计较过,也许他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好计较的,久而久之史蒂夫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了。

不要自作聪明,你甚至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人。

这个我承认。巴恩斯郁闷地闭上了嘴。

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那些答应赴约的姑娘都是冲着你来的吗?也许你喜欢玩这样的游戏来炫耀你的魅力,但我不想奉陪了。

我没有……

巴恩斯定定地看着史蒂夫,史蒂夫却仿佛在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看到了当年四人约会中那个满身自卑的自己。

约我和莎伦一起去,过几天再宣布莎伦爱上了你,还是这样的剧本吗?

巴恩斯突然笑了。

不,史蒂夫,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他用力咬了咬嘴唇。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其实我喜欢的是男人,我不会再跟你抢任何姑娘了。

够了,到此为止!巴恩斯在心里严厉地喝止自己,只能说到这里了,不能再多泄露一句。

 

史蒂夫愣住了。

巴基喜欢男人……他像是被巨石击中了胸口,又像是被铁钳扼住了喉咙,一时间心跳呼吸都停了下来。

巴恩斯带着认命的表情闭上眼睛,如同多年前闭上眼睛等待史蒂夫落下的拳头一样,他已经准备好迎接来自他的所有羞辱。

史蒂夫却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他突然呆呆地问了一句:所以,你的约会对象,是那个叫凯文的家伙?

是的。

他是你的……男朋友?

有这个可能。

史蒂夫又无话可说了。他不歧视这类人,他不歧视任何人,他甚至还处理过专门针对附近一个街区那对同性伴侣的暴力攻击。但他直觉知道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关键,但那个关键究竟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如果你实在不想去就算了。巴恩斯站起身来,走出几步外又回过头来。史蒂夫,莎伦不错的,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原因拒绝这个机会。

史蒂夫倔强地闭着嘴,巴恩斯只得离开。他看着巴恩斯的背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融进街道尽头的一片光晕里。

巴基喜欢男人,那个叫凯文的人也许是他的恋人。史蒂夫恍惚地想着,忽视了其中一切不合逻辑之处。有种细而尖锐的疼痛正沿着他的血管和神经延伸到身体每一个角落,让他错觉自己皮肤上出现了烧裂的玻璃那样的纹路,先是被切割的破碎感,接着又化成了麻木。

巴基,你还不如没有重新找到我。

-----------------------------------------------------------------------

新坑大好,我又变成了从前那个坑品超人。XD

评论(37)
热度(391)

2017-03-15

391

标签

盾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