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故友新知(3)

我决定把文中那个喜欢大盾的富家姑娘的名字改成莎伦,嘻嘻,你们懂的。

----------------------------------------------------------------------------

3. 

布鲁克林的六月渐渐热了起来,这间警察局的办公室西晒,到了下午便分外燥热。今天难得一切太平,警局众人已经提前进入下班状态。山姆对着电脑屏幕十指如飞,和不知哪里的美女聊着天,娜塔莎对着镜子已经换了三种口红颜色,刚刚巡街回来的史蒂夫解开上面三颗衬衣纽扣,对着空调出风口把风速开到最大,想让自己凉快下来。

队长,我们还是换台新空调吧,这台的声音都快赶上你的摩托车了。娜塔莎忍不住抱怨。

但是制冷效果还不错啊,娜特,我们不能浪费纳税人的钱。

娜塔莎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然后就从镜子里看到有一男一女推开了办公室的玻璃门。她偷偷叹了口气,懒洋洋地转过身子,拖长了声调问走在前面的年轻女孩:是不是家暴需要报警?放心,如果他揍了你的话,他今晚就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女孩一脸愕然,哦不,我们是专程来拜访罗杰斯先生的。

史蒂夫转过头来,视线径直越过女孩,看到了站在她身后高出一头的巴恩斯。你来做什么?

我是陪施尔茨小姐来道谢的,巴恩斯笑得落落大方。她想给你们送些咖啡和点心什么的,说着扬了扬手里系着缎带的大纸盒,视线却毫不客气地落在了史蒂夫敞开的胸膛上。

史蒂夫立刻意识到了,忙不迭地扣上纽扣,走到施尔茨小姐面前敬了个礼。你太客气了施尔茨小姐,上次的事只是履行了我的职责而已。

叫我莎伦就好了。

那好吧,莎、莎伦。

史蒂夫余光瞟见巴恩斯在偷笑。

山姆已经敏捷地接过了巴恩斯手里的盒子拆开来,随即发出夸张的赞叹:这家的点心我在美食节目里看到过,但是还没尝试过呢!

莎伦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这家店只是名气大,也算不上特别好,只是我想工作到这个时候吃些甜品应该不赖吧,小小心意,你们千万别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娜塔莎大喇喇地挑了一杯芒果奶酪布丁,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史蒂夫一眼。山姆也拿了块瑞士卷,顺便把他的椅子让给莎伦坐。

史蒂夫也低下头打算挑块点心,巴恩斯不动声色地走到离他很近的地方,伸手为他扣好了胸前那颗只有一半嵌进扣眼的纽扣。

史蒂夫只觉得胸口一震,抬起头拧着眉毛瞪住巴恩斯。你别这样。

巴恩斯瞪了回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史蒂夫语塞了。在很多年以前,巴基曾无数次解开他胸前的纽扣,用温热的毛巾为他擦去血迹或是因发烧流出的汗水,然后再一颗颗地扣回来。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史蒂夫偶尔受伤,很少生病,和巴恩斯也已经失联多年。

这位先生我们还不认识呢。娜塔莎用不锈钢勺子遥遥对准巴恩斯的鼻尖点了一下,习惯性地抛了个媚眼。

巴恩斯脸上挂起了十几年不变的招牌笑容,朝娜塔莎礼貌地颔首。我叫詹姆斯·巴恩斯,史蒂夫的老朋友,恰好也是施尔茨集团的公关部经理,今天开完会和莎伦说到史蒂夫,索性一起来拜访了。

娜塔莎笑而不语。眼前的形势一目了然,这巴恩斯倒是个知情识趣的下属,懂得帮大小姐牵线搭桥,又不至于做得太露骨。说起来千金小姐和英俊的警察还真是个不错的故事,只是——娜塔莎在心里打了个冷战,她实在无法想象史蒂夫这么无趣的家伙和什么样的人才能热恋起来。但也无所谓啦,只要能换台新空调,她完全不介意卖掉她的队长。

你是队长的老朋友?一旁的山姆饶有兴致地看向巴恩斯。是高中的哥们儿那种吗?

远比那还要久。巴恩斯笑吟吟地回答,史蒂夫却转过头不想看他。

巴恩斯似乎也感到了尴尬,他干咳一声,说自己要抽烟便踱出了门外。一分钟后,史蒂夫透过宽大的玻璃窗看到他在街边四处张望,像是第一次来这个街区一般。他明明是这里长大的,但他不喜欢这里,史蒂夫猜想。

 

屋里剩下几个人又闲聊了几句,时钟指向六点,山姆站起身来。留点东西给值夜班的家伙吃吧。他将余下的点心放进办公室一角的小冰箱,随即便脱掉制服外套,露出里面大大的涂鸦T恤,向众人道别。娜塔莎也起身要走,却被史蒂夫叫住了。

今天加班。

加班做什么?

上周的任务报告还没写完。

娜塔莎气结,却又无法反驳。一旁坐着的莎伦微微一笑,说既然你们这么忙那我就先告辞了。

她出门之后片刻巴恩斯就迎了上来,和她一同走向停在不远处那辆高大的保时捷,贴心地为她拉开车门,又在她因为裙摆窄小难以顺利登上后座的时候小幅度地搀扶了一下。巴基在女孩子面前从来都是这么殷勤,无懈可击。从前半条街、半个学校的女孩都抗拒不了他一个微笑,那样混合着友善与挑逗的微笑,每次他对着女孩们挑起嘴角,一旁不起眼的史蒂夫就变成了一杯烈日下的柠檬苏打水。

说吧队长,报告要怎么写?要不干脆你口授我来打字?

史蒂夫回过神来,带着点歉意告诉娜塔莎,其实那份报告他自己周末就已经写完了。

那你……娜塔莎柳眉倒竖,几秒钟后便明白过来。你是不想和那个莎伦小姐再相处下去了?

史蒂夫坦率地点头。接下来大概要邀请她一起吃晚餐?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招待一个这样的姑娘。

哪种女孩是你知道该如何招待的?娜塔莎白了他一眼,同事小半年,你也没请我吃过饭。

我给你买过咖啡,娜特。

娜塔莎简直想向这位英俊的上司使出她最拿手的回旋踢了。苍天在上,赶紧派个人来收了他吧。

其实你不用提议去哪里,把主动权交给女孩子也不是坏事。

但是我对那也没兴趣。

为什么?因为你不喜欢她?

史蒂夫犹豫了片刻,严肃地点了点头。

娜塔莎叹气。队长,需要我提醒你她大概比你富有几十万倍吗?

那又怎么样?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一副没法爱上任何人的样子,那至少可以在喜欢你的女孩里挑一个有钱的。见史蒂夫已经皱起了眉头,娜塔莎飞快地抬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我是说,她可以帮助你匡扶正义什么的。

你别胡扯了。史蒂夫被逗笑了,很快又严肃起来,谁说我没法爱上任何人?

那么你爱上过什么人吗?

……没有。

好吧,那你最起码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吧?

史蒂夫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落了些灰尘的皮鞋,小声地说,大概是个和我有共同经历的人吧。

哦,可怜的施尔茨小姐和她们整个纽约上东区都惨遭淘汰了。娜塔莎夸张地大笑起来,史蒂夫无奈地看着她,不明白这句话的好笑之处在哪里。

其实你没必要死守着什么共同经历,你看你那个老朋友,叫巴恩斯的,他就懂得往前走。

他和我不是一种人。史蒂夫闷闷地说。

你看起来不怎么喜欢他?

史蒂夫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不喜欢巴基吗?事实上,他对于巴基的感情要比“不喜欢”这样轻描淡写的字眼浓烈得多。记得最初和他决裂的那一年里,每次想起这个名字,他心里便充满了愤怒和某种不知从何而起的苦涩,那滋味像飓风、像毒药、像废墟。过了这么些年,他已经不大会想起这个人,再次见面却发现巴基仍然能激起他内心的巨大波动。不喜欢?他不喜欢马路对面那块难看的招牌,不喜欢公寓管理员刁难的语气,但这些不值一提的东西怎能和巴基相提并论?

那么他恨他吗?也许是,但这多荒谬啊——巴基几乎占据了他十八岁前一大半的回忆,假如他恨他,又怎么能同时珍视着往日经历呢?

队长,你发什么呆?

史蒂夫回过神来,掩饰性地揉了揉鼻子,我们刚才聊到哪里了?

娜塔莎迅速地摆摆手,没聊到哪里,我也不耐烦听你们高中男生那些谁抢了谁女朋友的陈年琐事,请问我可以下班了吗?

史蒂夫觉得很不好意思,那你先走吧。

 

娜塔莎离开之后,史蒂夫不由得哑然失笑。还真被这个红头发女巫猜对了,确实只是高中男生谁抢了谁的女朋友这样无足轻重的小事。

高中毕业前那个夏天,在巴基发起的一次又一次四人约会上经历过数不清的挫败之后,史蒂夫终于和一位个性活泼的姑娘有了一点点进展。那天姑娘约史蒂夫去她家,甚至眨着眼睛告诉他当晚她父母不会回来。可是当史蒂夫打扮齐整赴约时,却看到巴基正和那姑娘衣衫不整地在沙发上亲热。

最初史蒂夫从巴基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惊慌和愧疚,他差点就要原谅他了,但随后从他嘴里吐出的却只有不加掩饰的轻蔑和刻薄。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不会有人爱你的,史蒂夫,我也不会。

 

就这样,他最好的朋友,在他备受欺凌的少年时代给过他最多善意和温暖的朋友,几句话便宣布这一切都是幻觉。

史蒂夫用随后无数个黑夜白天重建了对世界的信任,他的正义感也还在,感谢上天眷顾,如今的他也有了维护这份正义感的能力。

有一天早晨,他突然发现自己早就忘了那个姑娘的名字,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巴基已经释怀。


评论(37)
热度(293)

2017-03-14

293

标签

盾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