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故友新知(1)

开新坑了。

----------------------------------------------------------------------------

1.

史蒂夫·罗杰斯再次见到詹姆斯·巴恩斯,是在一个灯火辉煌的晚会上。

史蒂夫几乎没有出席过这种场合,对于一个小警察来说这样的晚会过于高级了。这次被邀请是因为他带领的小队从绑匪手里救下了酒会主人——施尔茨集团董事长的千金。

那是上个月的事,老实说绑匪只能算行业里的杂碎,只是因为被救的人身份矜贵,连带让史蒂夫也成了英雄。他已经为此得到了一次嘉奖、一枚勋章和二十天的带薪假期(还没来得及享用),没想到还能被邀请来参加千金小姐的二十岁生日晚会。

史蒂夫穿上了他最好的一套正装,一周前送去干洗,三天前取回来,昨晚发现袖口和后背还是有点皱,又在家熨了一遍。他对那个不是在发呆就是在抽泣的小姐印象不深,但也不想表现得失礼。警队里没有一个人会打领结,除了刚从路易斯安那调过来的红头发姑娘娜塔莎。然而她的结打得过紧,时间长了便让史蒂夫觉得呼吸不畅。

宴会厅里上了年纪的人大多在谈生意上的事,年轻人则聚成几个小圈子,飞快地提起一个又一个他们熟悉的名字。还有些人在谈最近城中画廊展出的艺术品,史蒂夫很想凑上去攀谈,几次开口又闭上嘴退了回来。

队长,队长!正在百无聊赖之际,和他同来的副手山姆回头叫他,该你上场了。

差点都忘了,两周前舒尔茨先生的助理就在电话里通知过,他说晚会进行到一半时会请史蒂夫上台致辞,身份当然是拯救大小姐、让筹备了小半年的生日晚会得以如期进行的英雄。

史蒂夫认真准备了讲稿,对于个人部分他打算谦逊带过,但是必须提醒在场诸位贤达重视纽约城的社会治安,尤其是在像布鲁克林这样的贫民区。他们发起了一个名叫“布鲁克林温暖家园”的项目,足够的经费很重要,除了增加警力,他们还可以把这些钱用于社区改造和对问题少年的教育上。史蒂夫带来了一些印有募捐网站网址的小卡片,如果致辞效果足够好,下台后他就会把这些卡片分发出去。

他讲得确实很好,山姆在离他很近的地方不住颔首——这位小小的警察队长有着远超过他身份地位的感染力,或许是来自他身上充沛的正义感,或许也有一部分是来自他英俊的外表。除了中间一处几秒钟的停顿外,一切堪称完美。

那几秒钟的停顿并不是因为忘词,而是因为史蒂夫在台下一片衣冠楚楚的人群里看到了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睛,眼尾荡起的涟漪让周围的空气也几乎波动起来。他并没有认真在听,而是一边啜饮杯中的香槟,一边向身边的人微笑。

只是几秒钟,史蒂夫便定住了神。那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物,只是个从前的朋友。他们有多久没见过面了?记不清了。

 

从台上下来后史蒂夫便被围住了。他礼貌而热情地向人们又介绍了一些细节,很快手里的卡片就只剩下一小叠了。

这时施尔茨小姐被请上台切蛋糕,她穿着剪裁合身的水蓝色礼服,上面缀满闪闪发亮的水晶,头发里还插着一顶秀气的钻石冠冕。史蒂夫看过女同事带来的时尚杂志,这样一身行头估计抵得上他一年的工资。但是不得不承认钱确实是好东西,这么打扮下来,比一个月前那个穿着撕破的脏T恤缩在警察局墙角啃牛角面包的小姑娘要好看太多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侧后方响起。你还有多余的卡片吗?能不能给我一张?

史蒂夫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僵住了,他生硬地转过头来,哦,还有一些。

史蒂夫,真的是你!对面的人熟络地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刚才你在台上致辞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你长高了好多,真没想到……其实也不是,从前我就觉得你一定会干出些了不起的事情,因为你是不服输的史蒂夫啊……

史蒂夫脸上的微笑像舞台上垂落到一半的幕布,重又打起精神升了起来。只是灯光已经熄灭了不少,微笑变成了偏冷的颜色。

巴恩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巴恩斯?对面的人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脸上水纹般的笑容也冷了下来。

你要的卡片在这里。史蒂夫低下头把捏着卡片的手伸了过去。涓滴虽小,贵在恒心。他鬼使神差地把项目口号又念了一遍。

詹米,快过来!我们讨论一下夏天去大峡谷露营的计划!不远处有人在唤巴恩斯。

来了!他潇洒地举起手应了应,又看了史蒂夫一眼便离开了。他忘了接过史蒂夫手里的卡片。

詹米……这是詹姆斯的另一个昵称,俗气得可以用来称呼世上任何一个詹姆斯。史蒂夫摇了摇头。在很久以前,他唤他是用另一个名字,巴基,独一无二的巴基。

 

切蛋糕仪式很快结束,舞会开始了。在史蒂夫尚未发觉之时,众人已经自觉让出了一条通道,通道以他为起点,另一头站着公主般的施尔茨小姐。是了,让英雄和公主跳第一支舞,这是应有的礼貌开端。不过第一支舞并不重要,英雄也不会是公主的结局。舞会结束后,英雄就要脱下他的礼服,回到布鲁克林简陋的小公寓里,洗一个水温不甚稳定的淋浴,再为自己准备明天巡逻时吃的廉价三明治。

第一支舞结束了,史蒂夫礼貌地把施尔茨小姐的纤手让到另一个衣着考究的青年手里,独自走回场边,挑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了下来。

山姆替他拿来了一碟小点心和一杯气泡苏打水。你怎么不去跳舞?这里美女可不少。

山姆耸耸肩。我不是跳这种舞的类型,我只属于布鲁克林的小酒吧。

史蒂夫笑了,用勺子舀起一小块樱桃酒渍蛋糕送进嘴里,眼睛看向大厅中央。

巴恩斯正在自如地舞动着,舞伴先是一个漂亮姑娘,接着又换了另一个漂亮姑娘,然后是下一个漂亮姑娘,裙子橙红橘绿难以尽述。再后来,巴恩斯的舞伴变成了男人,他一边跳舞一边不住地笑着,任由对方把嘴贴近他耳边窃窃私语,间或还握起拳捶锤那男人的胸口。他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苏打水是没法让人喝醉的,史蒂夫的神思却恍惚起来。

史蒂夫,明天就是学校的夏季舞会了,你还要不要再练一遍舞步?

所有的舞步我都记住了。可是……我担心站到姑娘们对面时还是会出错。

你就把她们都当成我得了。

那怎么可能?你别胡说八道。

唉,看来只有我不嫌弃你踩我的脚了,干脆明晚你和我跳舞吧。

别傻了巴基,男孩和男孩是不能一起跳舞的。

-------------------------------------------------------------------------

我知道布恋还有最后一个番外的下篇没有写,我知道出本的事情已经拖太久太久了,然而我现在只想开一个新坑。叩首。


评论(45)
热度(594)

2017-03-08

594

标签

盾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