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419一夜情

有很多话想说,堆在心里想来想去想到失眠的地步。但是现在还不愿意说。等五月之后吧。(已经定了8号和兔子小姐一起在上海看电影)
在路人观众眼中,塞巴斯蒂安-斯坦是漫威里不算太红的那个演员;在MCU众人眼中,冬兵是美国队长那段没理由要求别人和他共情的过往。
这个世界是不是总爱辜负其中最好的那些人?
也许是的。

纳兰妙殊:



P1 表情包,桃总已经白得过曝了。


P2 你包侧颜、颅线、颌线、颈线全面胜利。


P3 当众窃窃私语。嘿您二位,发布会还开着呢,这已经是借位演吻戏/埋胸戏的亲密程度了喂。


四人合影,桃总想站到塞巴旁边去,然而塞巴围笑拒绝了,把安东尼推到中间,自己仍旧溜边儿站。


(Tisi在我旁边说:糖!!!


----------------------------------------------------


答应了my @K.I.D 绘形绘影地讲一讲,那就讲一讲。


我呆的内场里有不少根本不明所以的人。


比如这种对话:


——咦,这是美国队长几?


——你不会自己看?


——电影标题在哪儿啊?……哦找到了,美队3。咦都3了啊,2演什么来着?……


还有这种:等待他们的车子过来时,内场大屏照例开始放预告片。出现冬兵镜头时,一些迷妹欢呼,我身后两位姑娘:


——哎她们为什么叫啊?这人是谁呀?


——不知道,不认识啊,好邋遢好丑。


——啊啊这个我认识,这是钢铁侠!托尼托尼,我喜欢托尼。


——这个这个这个是美国队长!哦我猜到了刚才那个应该是冬兵。


——咦这样看还好,没那么丑了,我决定回去搜一下这个人。


Tisi身后还有一位外国小帅哥,年纪不超过20岁,还戴着牙套,一直跟女友舌吻,鼻子探进女友的衣领吸嗅,女友闭目做陶醉状、做欲火焚身状。于是我跟Tisi聊天时就总难免分心去看她脑后的活春宫……


预告片放了六七遍,屏幕上出现车子驶来的画面。外面红毯那边隐隐传来尖呼。导演先下车,从排头开始签名。然后是安东尼。这时我身后那两位不明情况的姑娘:


——呀有黑人!黑人好帅,哎黑人是你的菜吧?要不要粉一下?……


然后是塞巴斯蒂安。此人永远擅长满脸无忧无虑,笑成童话故事似的。


最后是克里斯。第一眼看到克里斯我和Tisi都咦了一下,他里面那件很浅色的V领衫,恕我直言,不算很好看。


向红毯里伸出的各种待签物,绝大部分是海报,个人照不多。有人举了一张塞巴斯蒂安半裸上身喝酒的照片,镜头给到时人们尖叫了一阵。此外还有塞巴趴在泳池边的照片。有人拿了Ps的“Uncle Bucky”电影海报,安东尼和塞巴斯蒂安都笑嘻嘻地仔细欣赏了一会儿。还有人举了一张克里斯和哈士奇犬的图片……后来不知克里斯签了那个狗狗照没有。有个姑娘打扮成美国队长1里跳大腿舞的文工团员样子,举着盾牌形灯牌,恨抢眼。


他们走到一半时,忽然有挤不过来的人从后排扔了一个本子进来。导演也给签了。


几人埋头签名时,塞巴斯蒂安还记得照顾跟在身边的摄像镜头,时而做个鬼脸,猛地凑上去,或者咧嘴。他是花式最多的一个。


红毯尽头是媒体区,几个记者叫住他们匆匆问问题。一位男记者向塞巴斯蒂安问完问题之后忽然递出手机要合影,内场的迷妹们立即发出颇为不满的声音。


他们要进来的时候,我身后那位外国小哥,对,就是刚才跟女友舌吻的那位,来了个壮举,他让女友骑坐到了肩膀上。不过由于他自己也就一米七左右,所以增加的高度并不显著。


好了,终于,他们进场了。尖叫四起。我这时耳膜已经有点撑不住,听声音嗡嗡的。


后面的似乎无需多讲?克里斯和塞巴斯蒂安都美。安东尼负责搞笑。台上有两个巨大的兵人,塞巴很爱走过去玩弄兵人。↓



说到中文昵称,塞巴迅速而清晰地说出“包子”,克里斯提示“冬饺”于是他再说“冬饺”。主持人说,克里斯的昵称是“猕猴桃”。全场同声高呼“猕猴桃”——克里斯其实不是很明白的样子。我身后的人问,为什么叫猕猴桃?另一人答,因为毛乎乎的。


克里斯忽然把外套脱掉了,露出凹凸有致的上半身,场内一阵呼叫骚动。塞巴不时转动头颅,显出完美的侧面曲线。主持人和导演说话时,两人旁若无人地头凑到一起私语,凑得很近,能嗅到香水味那种距离。


与台下粉丝大合影之后,散场。好了大致就这么多。嗯。






-------------------以下有剧透暗示虽然没有细节但不喜欢的话还是请闪避吧----------------





见到了穿越大洋飞回来的Tisi,是昨晚最开心的事。活动开始前,两人聊到后面剧情发展,Tisi接受了关于结局的剧透,目瞪口呆。本来我也做了很多天心理建设,一直葆有一点乐观,但说来说去,逐渐越来越悲观。她一向比我头脑清晰。我们隔着一个圆桌坐着,双肘支颐,面面相觑。我拼命替编剧设想,怎么才能在下部片子里把队3的结局拧过来。但我始终没想到。我没法说服Tisi的悲观。


所以这大概就是“the end of the line”。


我说,你一定要珍惜,因为可能他俩就没有以后了。


所以站在人群里时,看着大屏幕预告片里拼死战斗的冬兵,我发现Tisi忍着眼泪,我的眼泪也在打转。


她说,你看他明明只想做个平凡人,他知道自己是史蒂夫的阿基里斯之踵,所以藏起自己,然而……



我在Tisi耳边说,你知道王国维自杀前的遗书吗?——五十之年,只欠一死。



三部曲其实理应这样,最后成全一个圆满的悲剧人物。第三部呼应第一部,像蛇咬住自己的尾巴一样,形成一个环。我原一直以为成全的是史蒂夫——如果真以内战身死、他的葬礼告终。讵料,成全的竟是冬兵。


无疑,从故事和艺术角度看,这是极美的。


但我心痛得快死了。


——连不远处塞巴甜蜜的笑容也无法纾解。没有办法。



我说,北京有盾冬包场,我打算跟小薛去那个包场看片。


Tisi说,那只会更难过。


我说,也对,痛苦是完全无法分担的,因为痛苦是那么不同。咱们待会儿先抱头痛哭一下吧。



人们如此欢乐。灯光昏暗,我和她,并肩站在一片欢腾的人群里,含着泪。


Tisi离开之前,伏在她肩上,终于哭出声,感觉身子贴着她直抖。




后来上楼跟Kamina坐着喝了杯咖啡。Kami要到了两人签名还摸到了塞巴的小手,开心谈说这两天各种趣闻,露出幸福极了的笑。


我真的很想自拔。然而怔怔坐着,对着Kami的笑,忽然控制不住,眼泪扑簌簌滚下来。


那一刻,世界上所有快乐的事都无法安慰我。


……那个情景应该有点诡异。这里向 @kamina 道歉,昨晚我情绪太坏太不稳定了。

评论(1)
热度(265)

2016-04-20

265 纳兰妙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