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布加勒斯特之恋(28)

真是神经病的爱啊,昨天说要弃坑,今天又火速填了一章。

-----------------------------------------------------------------------------


28

 

克里斯被径直送出了监狱楼。

他立刻察觉到不对,正想转身跑回去,两个壮实的狱警已经一左一右挟持住了他,快速地把他送上了十米外的一辆黑色奔驰车。

他刚在副驾驶上坐好车就开动了,转头一看,司机是他见过的CIA的克林特-巴顿,除此之外车里再没别人。

“让我下车!”克里斯大喊。

巴顿看也没看他。“你知道我不可能让你下车,省省力气吧。”

克里斯尝试掰了一下车门把手,已经锁死了。当然,CIA的干将不可能忽略这样的细节。

车子快速地掠过上午的布加勒斯特整饬却冷清的街道,一直开进了美国大使馆。进大门的时候没有停车,警卫提前为他们打开了门。车子一直开到使馆办公楼的侧门处才停下来,山姆-威尔逊早已等在那里,克里斯刚下车就被他拉住了右臂,巴顿利落地从另一侧绕过来,拉住了克里斯的左臂。

“我犯了什么罪吗?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克里斯抗议道。

两个人都不说话,一直把他拉进了走廊侧面的一间小会议室。会议室的桌上放着一份美式早餐,有面包和培根煎蛋,还有罐装的牛奶、果汁和啤酒。

“你要是想喝咖啡的话,我可以马上吩咐厨师去煮。”山姆恢复了友好的表情。

巴顿抢先拿起一罐啤酒打开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起来,“按照罗马尼亚的法律你肯定是犯罪了,违规采访、教唆他们的国民偷越边境,诸如此类。不过这里是美国的地盘,我们可以不理会他们。”

克里斯有些迷惑,巴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别看我,去问你的老板。哼,他可真有本事,你刚失踪一天就把事情捅到华盛顿了。你快回纽约去吧,我也好向我的老板交差。”

克里斯明白过来,“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事,但我不能离开罗马尼亚,我不能离开塞巴斯蒂安。”

巴顿郁闷地闭上眼睛又睁开来,“拜托,我没兴趣听你的爱情宣言。首先你既然从监狱出来了我们就不可能再把你送回去,其次以我对这些罗马尼亚人的了解,你的塞巴斯蒂安现在多半也不在那里了,那所监狱不是用来关他那种人的。”

“这些都是做给你看的。”克里斯想起两天前塞巴斯蒂安这么说过。他一下子焦灼得额角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怒视着巴顿,“你试试看我能不能再找到他。”

“哦,这可不好。”山姆赶紧插到他俩之间,用力拍了拍克里斯的肩膀,“你要知道这两天巴顿都没有上床睡过,先是发动各条线上的人想办法确定你的下落,随后又和大使一起去跟他们政府的人谈判,这才把你弄出来。”

克里斯的面色缓和了一些,但眼睛依然还是瞪着的,“那你肯定有办法找到塞巴斯蒂安现在在哪里。”

“我也许可以,但我不想做。我为什么要去打听一个罗马尼亚人的下落?”

克里斯又被激怒了,转身就要离开,又是山姆拉住了他。“没用的,门已经被锁死了。”

克里斯站住了。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身体里爆开的怒火勉强压下去——发脾气无济于事,要救出塞巴斯蒂安多半还得靠CIA帮忙。他重新转过身来,巴顿还在喝着啤酒。克里斯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一点,“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抛下塞巴斯蒂安自己回美国的。算是我求你,能不能想办法把他也救出来?”

巴顿面无表情,“我只对美国政府和美国公民负责,罗马尼亚人不关我的事。”

克里斯气结,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地说:“和你们这些冷血的人同为美国人,真叫我觉得恶心。”

巴顿猛地将啤酒罐掷到地上,向前几大步揪住了克里斯的衣领,“你以为这是浪漫电影里谈恋爱吗?纽约街上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你为什么非要招惹一个罗马尼亚人,还是他们官方器重的人?你以为你只代表你自己吗?在这些罗马尼亚人眼里你就是代表美国,而他们背后是整个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妈的,我受够你这个白痴了。我才不管你怎么想,就算把你揍晕绑起来我也要把你塞上回美国的飞机,其他的事情和我无关!”

克里斯的眼睛里涌起浓重的悲哀。是的,是他招惹了塞巴斯蒂安,假如他不曾出现,塞巴斯蒂安现在大概还是那个被本国官方器重的青年艺术家。可他既然招惹了他,就要负责到底。然而没有人能够帮他。

 

所有人都沉默了。谁都不愿意妥协,但力量不在克里斯这边。

又过了很久,山姆踱过来,以一种推心置腹的语气开了口:“巴顿说的并不过分,和罗马尼亚人谈判的时候,看得出他们都快气疯了,觉得这就是美国人在挑衅他们的权威。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他们放你出来,但是绝对不能再过问和塞巴斯蒂安-斯坦相关的事了,那只会被他们看作是再一次的挑衅。他们会因此找个由头弄死斯坦也说不定。”

克里斯倒抽了一口凉气。“正因为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所以人们才格外的恐惧。”这句话也是塞巴斯蒂安说过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他才承认自己并不真正理解这个国家的行事方式,他把很多东西都想得太乐观了。而塞巴斯蒂安是洞悉黑暗的,但他选择为了爱情即使面对黑暗也要纵身一跃。今天早上克里斯离开时,塞巴斯蒂安多半已经猜到了他们将就此分离,可他那样不动声色,他的镇静和决断让克里斯止不住心里绞痛,几乎要痛恨起自己来。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巴顿接起电话,低声说了几句后就按下免提键,示意克里斯也过来听,是托尼。

“克里斯,你已经平安了吗?天啦,我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为了你一个月里两次在凌晨三点多起床。”

克里斯应该开个玩笑,但他实在没有心情。“托尼,谢谢你为救我所做的一切。”

“我没做什么,只是打了几个电话。你真正该谢的人是巴顿。”

克里斯瞟了巴顿一眼,后者依然一脸不屑的表情。

电话那头的托尼像是能看到这边的情景,轻声咳嗽了一声,“听说你不领他的情?克里斯,听他的,他在布加勒斯特工作了将近十年,他的判断一定是对的。”

克里斯很不情愿,“你想让我抛下塞巴斯蒂安不管?”

“当然不是,你回美国也不代表抛下他不管。听我说,只要留在罗马尼亚,你就只能按他们的方式来打这场仗,而你擅长的并不是做特工。回纽约来,我们有我们的作战方式。”

克里斯深吸了一口气,他一向知道他老板长于游说他人。“我们的方式?你有什么计划吗?还是只为了骗我回国?”

“克里斯,你现在戒备心太重了。”托尼在那边叹气,“我当然有计划。首先别忘了你去罗马尼亚的初衷,我们可以先把那个报道做出来。顺便说一下,我已经收到了你寄回来的草稿,非常棒。”

克里斯疑惑地拧紧了眉头,“报道之后他们不是更有理由把塞巴斯蒂安……弄死?”最后一个词他说得非常艰难。

“是这样的,你留在罗马尼亚,他们可以无声无息地杀掉塞巴斯蒂安;你现在不要再惹他们,回来后再把事情搞大,迫于各方压力,他们反而不好动手了。我们只能这样赌一把。”

克里斯依然不敢相信,“你是认真的吗?还是随口一说?”

“我咨询过好几个这方面比较懂行的人,包括巴顿。”

克里斯又看了巴顿一眼,巴顿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托尼确实问过他,他也确实同意这么做。

“可是如果不能确保塞巴斯蒂安的安全,我是不可能离开罗马尼亚的。”

“你留在这里也确保不了。”巴顿在一旁冷冷地说,“这样吧,我保证如果有关于塞巴斯蒂安-斯坦的任何消息,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你为什么不直接救他出来?”

“你又来了。”巴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很想看到两个国家打起来吗?”

克里斯还是不松口,“如果不能再见他一面,我是绝对不放心走的。”

巴顿冷峻地摇头,“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评论(21)
热度(284)

2016-04-15

284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