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布加勒斯特之恋(24-2)


其实今天这一更应该是接着昨天的,并不能独立成一章,只是昨天实在写不完。。。

-----------------------------------------------------------------------------

克里斯的脖子依然倔强地梗着,像是没有听到塞巴斯蒂安唤他的声音。塞巴斯蒂安安静地等待了一会儿,再次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肩膀。

克里斯抬起头来。

借着树丛外面透过来的路灯光,他看到塞巴斯蒂安的眼睛已经红了。在他的眼神里有和自己一样的挫败,除此之外还有心疼,以及歉疚。

克里斯突然觉得自己不可原谅。

他飞快地站起身来,拉着塞巴斯蒂安就往家里走。上楼的时候他们遇到了康斯坦丁家的几个孩子向他们打招呼,克里斯也没有理会。

一关上门,他就紧紧地抱住了塞巴斯蒂安,“对不起!”他反复地说着,“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但是塞巴斯蒂安没有回答他。他只是沉默地让克里斯抱着他,任由他的手臂带着点绝望地箍紧自己的后背,任由他将一点点眼泪洒落在自己的颈窝里。

克里斯情愿塞巴斯蒂安开口责骂他。空想家!无能之辈!用空头支票许诺的大骗子!先前一个人坐在外面喝酒的时候,他已经在心里如此骂了自己很多遍。然而塞巴斯蒂安就是紧闭着嘴唇一言不发。沉重的沮丧逐渐弥漫开来,整个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因此有了重量,沉甸甸地压在克里斯的后背上,让他的脊柱都疼了起来。

他渐渐变得惶恐,抬起头看向塞巴斯蒂安,“你会不会放弃我?”

塞巴斯蒂安怔忡了几秒钟,“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你不会吗?”

塞巴斯蒂安伸手捧住了克里斯的脸,“当然不会,我爱你。”

克里斯像被某种强力迎面击打一般,猛地偏转过脸,从齿缝里呻吟了一声,“塞比,你太好了,我配不上你。”

“因为美国大使馆拒绝了我的申请吗?”塞巴斯蒂安勉强地微笑了一下,“克里斯,你没必要这样,这不是你的错。”

克里斯没有吭声——美国的错就是他的错。是他冒失地绕过小半个地球跑来布加勒斯特,是他让塞巴斯蒂安心里燃起了对那个国家的向往。可是那个国家却不打算帮助塞巴斯蒂安,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安全,他们没兴趣关心一个渴望自由的罗马尼亚人。

“塞比,你可以放弃我,我一个人回美国去……”克里斯一句话还没说完,眼眶又湿了。

“你疯了吗?”塞巴斯蒂安却显得很冷静,“你回去发表出文章之后,我在这里还有好日子过吗?”

“我可以不发,让托尼解雇我好了。”

“那你就白来罗马尼亚了。你不但放弃了我,也放弃了你的理想,你受得了吗?”

克里斯语塞了。

塞巴斯蒂安拍了拍他的脸,“你这么说只是想惩罚自己而已。”

克里斯一下子脸涨得通红。塞巴斯蒂安说得对,他的表现就像是个半大的男孩在赌气。他再次抱住了塞巴斯蒂安,“我不能离开你,我一天也不愿意和你分离,可是我把事情搞砸了。”

“但这本来就不是唯一的办法不是吗?”塞巴斯蒂安略微犹豫了一下,“上次回康斯坦察的时候我问了一下娜特,她说认识帮人偷渡的人……”

“不,我不想让你当非法移民。”

“但现在我们只有这条路可走了,这总比无路可走强。”

克里斯不得不承认塞巴斯蒂安说得对。接着他突然反应过来,“你早就料到我们会被拒绝?”

塞巴斯蒂安苦笑了一下,“这不难猜到。他们只要稍稍调查一下我的背景,就会觉得我靠不住。”

克里斯心里像被刀子剜了一下。他一度想隐瞒被拒绝的原因,但塞巴斯蒂安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不是你的错。”

“我不只是说那件事。”塞巴斯蒂安虚弱的笑容里有隐约的愧疚,刀尖又往克里斯的心脏深入了一厘米。“从前有很多事确实是我心甘情愿的,就当这是我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克里斯抓紧了塞巴斯蒂安的手臂,“谁也没有资格批评你,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塞巴斯蒂安凑过去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你说得对,而且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你,你应该高兴一点儿。”

 

说完他便放开了克里斯,去厨房为他端来了切好的面包和圆白菜土豆汤。

接着他一个人回到卧室里,自顾自地背起了台词——再过一周戏就要上演了,那是他在祖国的最后一次亮相,在那之后他就将跟随克里斯奔赴万里之外。

“真正的勇气是,当你还未开始就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坚持到底……”

好听的罗马尼亚语从半掩的门里传了出来。克里斯感到一种愤怒和悲伤被卸去之后的柔软,这柔软从他的身体一直抵达他的心。塞巴斯蒂安多好啊,在他身上有一种充满韧性的勇气,能成为他认定的那个人真是最大的幸运。

“道理很简单,不能因为我们在此之前已经失败了一百年,就认为我们没有理由去争取胜利……”

克里斯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他感到了另一种饥饿,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需要塞巴斯蒂安过。

于是他推开了门,沉默地扳过塞巴斯蒂安的身体,沉默地剥掉他的衣服,再沉默地把他压倒在自己身下。他将自己整个地投入了进去,他需要这样全然的结合,一个人的勇气和决心因此变成了两份,足以将他们武装起来面对前方的危险。

塞巴斯蒂安也做得很投入,而且比平时愈加的温柔。克里斯为自己的任性暗暗羞愧,但塞巴斯蒂安的温柔又鼓励他动作得更任性一些。

“塞比,刚才是我错了,我怎么能说出一个人回美国的话。”高潮过后,克里斯伏在塞巴斯蒂安胸口喃喃地说。

“我知道你不是真那么想。”塞巴斯蒂安低头吻他,“我们永远也不能分开。”

非法移民就非法移民吧。从决定和怀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那天起,他就从来没指望过这是一条容易走的路。但他一定要走下去,他要跟着他去尝尝真正的自由的味道。


----------------------------------------------------------------------------


我包是个好男人哇。





评论(31)
热度(306)

2016-03-29

306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