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布加勒斯特之恋(17)

17

 

克里斯隐约猜到了塞巴斯蒂安失控的原因。

从前他不是没有根据希德勒斯顿的只言片语猜测过那件往事,但直到看到此刻塞巴斯蒂安的样子,他才明白想象中那些场景有多不值一提。突如其来的心疼如同一颗子弹,锐利地击中了他的身体,让他差一点跪倒在地。

但是他控制住了自己——他不能软弱,若是他软弱,塞巴斯蒂安就会崩溃。

他努力地站直身体,用他此刻能发出的最平静的声音说:“好的,你不想开灯就不开灯,我都听你的。”

接着他去厨房倒了一杯水。他的本意是想泡杯茶或者煮杯咖啡,但是他不能把塞巴斯蒂安一个人丢在屋里太久,他会误以为自己在生气。

克里斯小心地端着玻璃杯走到床边,轻轻地在离塞巴斯蒂安还有一人远的地方坐下。他并没有催他喝水,甚至也没有借着从对面别人家的窗户透进窗帘的微光打量他,他只是坐着,陪着他。

“塞比,我爱你,无条件地爱你。”克里斯在心里反复默念着。

塞巴斯蒂安能感应到他心里的话吗?克里斯觉得能。塞巴斯蒂安是那么敏感的一个人,他一定能体会到自己和他从前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多么遗憾啊,他出现得太晚,能为他做到的事情也太少,但他有无穷无尽的决心。

 

这么坐着不知过了多久,塞巴斯蒂安突然凑过来,低下头从克里斯手中的玻璃杯里喝了几口水。他的姿态是那样脆弱而优雅,就像一只长途跋涉而来的小鹿在啜饮积雪初融的溪水。

克里斯用力按住自己因疼惜而颤抖的胸膛,小心地让手中溪水不要溅出浪花,不要吓跑他的小鹿。然后他小心地将手掌覆在了塞巴斯蒂安的颈后。塞巴斯蒂安的身体又颤抖了一下,接着就顺势把头靠向了他的肩膀。

“克里斯……”他的声音低哑而沉郁。

“我在这里。”

“你不要生我的气。”

“我从来不会。”

塞巴斯蒂安又沉默了一会儿。

“克里斯,假如我根本就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塞巴斯蒂安,你还会爱我吗?”

“我想象中的塞巴斯蒂安?”克里斯轻轻笑了,“你知道我爱的塞巴斯蒂安是什么样的吗?”

塞巴斯蒂安坦白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经常怀疑你其实爱错了人。”

克里斯伸长手臂搂住了他,“我的塞巴斯蒂安来自一个和我相隔万里的国家,在这里他度过了和我完全不同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的人生肯定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和这世界上的每个人一样,有伤害,有孤独,有心底不为人知的黑暗。也许他的遭遇更为不公,我还不确定,我只知道当我遇见他时,他的善良、甜美和他对美好的渴望,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他试图板起脸掩饰这一切,可乌云终究遮不住月光。没错,我和他之间有很多分歧,对国家的看法,对政治的看法,甚至连我们的人生目标都不一样,但这些都是可以通过语言交流的。唯独那份不可捉摸的、血脉相连的、知道自己终于来到了命定之人面前的感觉,必须用心灵去体会。我还是遇到他之后,才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

塞巴斯蒂安无声地流起泪来,泪水落在克里斯依然赤裸的肩头,迅速渗透进了他皮肤的纹路里。

“不,我没有你说的这么好。”

“你当然有。”黑暗中克里斯的声音笃定无比,“我可以做任何事情,除了放弃你。”

 

塞巴斯蒂安像是累极了,也伸出手攀住了克里斯的颈项。他把头埋在克里斯的肩窝里,用呼吸般轻微的声音说:“我要对你说一件事,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讲过,甚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也不愿意回忆。可是啊,我相信你。”

克里斯的回应是把塞巴斯蒂安抱得更紧了些——他在用身体告诉他,我必然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八年前的春天,离我满十八岁还有几个月,那时我还是国家青年艺术团的团员,我们去伦敦访问演出过一次。”

回忆才刚刚开始,塞巴斯蒂安的身体又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克里斯伸手把滑落到他肋间的薄毯拉了起来,绕着他的肩膀小心围好。

“出发前我们接受了很长时间的强化训练,指导老师说伦敦是艺术之都,是莎士比亚的故乡,去了那里可不能出丑。除此之外,领导还派了另外两个以前不认识的礼仪老师来辅导我们,她们说,如果在英国官方举办的活动上有人对我们中的谁表示出好感,千万不要扭捏推辞。

 “她们辅导的重点是那些女孩子,教她们怎样笑,怎样交谈,怎样用眼神传达情意,我们男生只是在一旁嘻嘻哈哈地看着。谁也没有想到,真去了伦敦之后,有机会对英国人用上这些手段的人却是我。

“其实我弄不清那个人的官职,我只记得他很高很瘦,有一个鹰钩鼻子。他在宴会上问我,是不是你们罗马尼亚的男孩子都这么清秀可爱,还趁人不注意偷偷摸我的脸。我吓坏了,可是去洗手间的时候,团长找到了我。他说,塞巴斯蒂安,这次是你为祖国立功的时候了。

“团长往我手里塞了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我回到宴会厅,学着礼仪老师教的样子要了一杯酒,走到那人面前,先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递给他。我看到他的眼睛亮了,然后我就把纸条塞进了他手里,约他第二天晚上见面。

“第二天我们会面的地方是一处僻静的街区,碰头之后我一直走在他前面,绕过一条街,又绕过一条街。但我也不能走得太快,否则他会跟丢的。我每走几步就回过头朝他笑一下,但其实我紧张极了,额头上的汗水滴进我的眼睛里,我什么都看不清。

“后来就到了团长告诉我的那个小旅店。那个英国人去前台要了一个房间,搂着我上了楼。”

说到这里,塞巴斯蒂安止不住地啜泣起来。

克里斯用手按住他的后背,让他的身体和自己紧贴在一起。“后面的事情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我永远不会问的。”

“不,让我说完。”塞巴斯蒂安却一下挺直了脊背。

“进了房间之后,那个英国人表现得很急切。他先是夸我漂亮,然后脱了我的衣服,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很害怕,我忍不住想挣扎,想踢他咬他,可是我害怕万一闹翻了脸,我就没有为祖国立功的机会了。

“当……当他进入我的身体时,我真的疼得快死掉了。可是我想既然前面都忍过来了,就应该再坚持下去。我把嘴唇都咬出血了,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禽兽!”克里斯再如何努力自持,也忍不住在黑暗中咒骂起来。

塞巴斯蒂安凄然一笑,“好在这件事没有持续多久房门就被踹开了。我们的人闯了进来,有五六个那么多。有两个按住了还在床上的我和他,大喊抓到了,紧接着其他人才打开了房间里的灯。他们用照相机拍了好多张照片,然后才放开我们。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个英国人身上,先是嘲弄他,然后就威胁他,没有人管我。我一个人溜到墙角,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好,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羞耻过。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我的鞋子了。

“很快他们就押着那个英国人离开了旅馆,我猜得到接下来他们有很多条件要谈。但是没有人理会我。我又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光着脚走了出去。四月的伦敦还是很冷,更何况是光着脚走在铺石板的街上。回艺术团住处的那条路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么冷,那么硬,那么刺人。等到达的时候,我两条腿都已经麻木了。

“大家都不敢过来和我说话,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接下来两天的演出我也没有参加,然后我们就回罗马尼亚了。回来之后团长找大家开了个会,他在会上表扬了我,说我这次为国家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接着他又说,今后大家要学习我的精神,但这件事最好还是不要再提了。

“我被授予了一枚一等共产主义青年勋章,又破格提前进了国立剧团。他们把勋章和一封表扬信直接送到了我妈妈工作的学校,后来听娜塔莎说,大家都很惊讶,因为从前只有那些立过战功的人,或是全国劳模中的佼佼者,才能得到这样的嘉奖。索菲亚你可真是有个好儿子!他们是这么说的。”

 

回忆至此告一段落。塞巴斯蒂安抬起头看向克里斯,“现在你还觉得我是你想象中的那个爱人吗?”

“当然。”克里斯牵起他的手按在自己左胸的位置,“现在我只觉得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又加深了几份。当你说害怕的时候,我就跟着害怕;当你说疼的时候,我也跟着疼。当你说到伦敦的石板路又冷又硬又刺人,我也仿佛跟着你一起走在那团绝望里。”

他收拢手臂再次拥抱住塞巴斯蒂安,“对不起,我来得太晚,没能陪你度过那些最难过的时候。”

“你真的不觉得我脏,或者坏?”

“怎么可能?”克里斯严肃起来,“这件事里很多人有错乃至有罪,唯一一个无辜的人就是你。”说着他愤恨地在床上捶了一下,“他们怎么能心安理得地牺牲一个几乎还是孩子的人?!”

“他们是为了国家……”塞巴斯蒂安怯怯地说。

“那么就是国家错了!国家也该赎罪!”

这一次塞巴斯蒂安没有再反驳他。他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整个蜷进了克里斯的怀里。“全世界只有你,无论如何都会护着我。”

克里斯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这不只是因为我爱你,也是因为你确实就没有错。”

“我也有错……”塞巴斯蒂安犹豫了一下,“我本来可以拒绝的。”

这句话让克里斯既惊讶又有一丝微微的喜悦,不由得捧住塞巴斯蒂安的脸,借着微光深深看进了他的眼底,“那时你还那么小,又孤立无援,换了谁都很难拒绝。但今后不一样了,有一个人始终支持你,你一定要为了自己而活。你记住,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那天夜里,塞巴斯蒂安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睡。他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克里斯宽阔结实的胸膛了,那里收藏着无穷无尽的爱,还有他一辈子也没见识过的安全感。

可是当他感觉到克里斯半硬的下身和竭力压抑的粗重呼吸时,又感到非常内疚。“假如我以后都没办法做那件事,岂不是对你太不公平了?”

“不会的。”克里斯却好像根本不担心。

“万一呢?”

“那我也爱你。”

塞巴斯蒂安不由得深深叹息起来。他是在无神论的教育中长大的,此刻却觉得冥冥中一定有一位上帝,而且那位上帝最爱他,所以才为他送来了座下最善良勇敢的天使。

他又把克里斯抱紧了一点,克里斯却尴尬地收起腰腹向后缩了缩。虽然心中仍有愧疚,塞巴斯蒂安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现在知道了,爱你的人才愿意为了你而忍耐。”

他突然想起那个嘴脸难看的英国人,那件事之后他从来没打听过他的下场。

克里斯像是能看穿他的想法。“塞比,你是不是因为第一次的遭遇太过不堪,所以那时才对我说男人绝对不能和男人在一起?”

塞巴斯蒂安点点头,“其实我青春期时就知道自己更欣赏那些英俊的男人,也更重视他们对我的看法,但是我第一次知道男人之间真的可以发生些什么,就是因为那个英国人。可发生的那些事情是那么丑陋、那么屈辱,我害怕极了,我发誓再也不要让自己陷入同样的关系之中。”

“可我是不一样的,对吗?”

“对,你是无与伦比的。”

他们又开始亲吻彼此了。

塞巴斯蒂安觉得全身上下就如彻底沐浴过一样干净而舒畅,往事被从心底最深的角落勾回到记忆的表层,突然就丧失了从前那种令他恐惧和自卑的魔力。

而克里斯却在这个吻中渐渐洗掉了身体里充血的欲望。欲望很重要,但爱更重要。乐观的信心悄然转化成了笃定的信仰,他确信塞巴斯蒂安是要和他共度一生的人,他还有的是时间。

 

“不知道那个英国人怎么样了。”塞巴斯蒂安突然说,“我现在觉得我可以原谅他了。”

“他死了。被抓到之后他答应为你们政府提供情报,两年后事情败露,他在伦敦家中自杀了。”

塞巴斯蒂安愣住了,“你怎么知道?”

克里斯只犹豫了片刻,“其实我以前听英国大使馆的人提起过这件事,当然只是只言片语,远没有你说的那么详细。”

塞巴斯蒂安看着他,眼睛里又涨起了潮水,“这么说,在你第一次说爱我之前,你就知道我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

“是,也不是。”克里斯凝视着他,“我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只有你自己才可以评判你自己。”

“唉,英国人肯定把我说得很难听吧?”塞巴斯蒂安抚摸着克里斯的脸,“假如我真的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坏呢?”

“那我也爱你。而且我知道你不会的。”

塞巴斯蒂安再一次送上了自己的双唇。“我也会永远跟随你,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


写得好过瘾。

这阵子鸡血的日更到此告一段落,接下来只能间歇更了。

以及前面有人问这篇文会不会出本,我不知道啊!一是根本还没写完,二是不知道怎么出本,三是隐约觉得这篇写完之后出本会被查水表。。。


Anyway,希望你们都喜欢这一更,也借着这一更提前送出我的新年祝福——

若你心中有伤痛,愿你遇到属于你的Chris。





评论(54)
热度(480)

2016-01-29

480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