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布加勒斯特之恋(12)

12

题图

 

这是最后一夜。

临近黄昏的时候停电了,这里经常停电。暖气还是烧得不足,太阳彻底隐没之后,寒冷让黑暗变得愈加黑暗。

塞巴斯蒂安给克里斯送来了一支蜡烛。那团小小的火在他手里燃着,晕开的暖黄色光圈照亮了他的胸口和脸的下半部分。他没有看克里斯,径直走到他的床边,把蜡烛倒过来,几滴半透明的烛泪滴落在床头挡板上,他小心地把蜡烛黏了上去。

“你的行李收拾好了吗?”他背对着克里斯问。

“收好了。”

“最好再检查一下,别遗漏了什么。”

“不会的,本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对了,你想要那台打字机吗?我可以留给你。”

“不用了,你那台是英文的,有几个罗马尼亚语字母打不出来。”

“好吧。”

“明天记得早起,别误了飞机。”

“好的。”

“临睡前别忘了吹熄蜡烛,否则会起火的。”

“我知道。”

说完他就出去了。

 

就在克里斯悻悻地决定早点上床睡觉时,他突然听到从隔壁传来了钢琴的声音。塞巴斯蒂安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弹过钢琴,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弹的是贝多芬《悲怆》奏鸣曲第二乐章,最初几个乐句节奏略有些犹疑,但很快就平稳下来。

这段音乐克里斯在唱片和音乐厅里听过很多遍,却从没觉得像在这个黑夜里听到的一样纯净而宁谧。但在那渐渐推进的舒缓旋律之下,又仿佛隐藏着无尽的缠绵之意,每一个停顿和延音里都像是包裹着没说完的话。

塞巴斯蒂安弹完了一遍,他并没有进入更激越的下一乐章,而是从头又弹了起来。克里斯忍不住起身披上外衣,吹熄自己床头的蜡烛,走过去推开了塞巴斯蒂安的房门。

平时蒙住钢琴的绒布已被掀到一旁,借着桁背板上一字排开的三支蜡烛的微光,克里斯第一次知道这琴有着漂亮的胡桃木色。塞巴斯蒂安坐在琴凳上,专注地看着键盘,烛光给他侧面的轮廓镶了一道浅黄色的边,他本身也像他指端流出的音乐一样宁谧。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一件辨不清颜色的外套躺在背后琴凳下方的地板上,大概在弹第一个略有力度的音符时就已经从他肩上滑落下去了。

克里斯走过去,无声地在他右手边坐下。塞巴斯蒂安没有理会他,乐曲还在平缓地推进着。克里斯心里有些焦躁,又朝琴凳中间挪动了一下身体。他的肩膀紧紧贴住了塞巴斯蒂安的肩膀,而他的身体挡住了塞巴斯蒂安向高音区伸展的右手,塞巴斯蒂安因此弹错了几个音。他轻叹了一口气,索性停下右手,但左手还在继续着那标志性的三连音和弦。

失去了主旋律的低音和弦听起来沉郁而固执,就像在黑夜里径自流逝的时间。克里斯再也无法抗拒心底的渴望,扳着塞巴斯蒂安的肩膀转过来面向自己,倾上前去吻住了他的嘴唇。

琴声终于彻底停下了。塞巴斯蒂安残留着薄荷味的嘴唇因为突如其来的亲吻颤抖了几下,随后却既没有紧紧闭上,也没有热情地张开。克里斯觉得这样已经足够好了,他鼓起勇气用舌头向前推进到了齿龈。片刻的迟疑后,塞巴斯蒂安的牙齿也打开了一道不置可否的缝隙。克里斯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沉醉的呢喃,整个人向前跃入了他甜蜜的温暖之中。

塞巴斯蒂安被他推得撞在了键盘上,钢琴立刻发出巨大而不和谐的声响。他一下子惊醒过来,一边推开克里斯一边从琴凳上弹了起来。他用力地捂住嘴,声音里带着止不住的颤抖,“你……你疯了?”

 

克里斯的心里混合着失落与激动,这一刻终究到来了,他意识到自己一直就在渴望着这一刻,他从来没想过逃避。

“我没有疯,恰恰相反,我从来没有如此清楚地看透过一件事——塞巴斯蒂安,我爱你。”克里斯看向他爱着的人,眼睛里一片坦荡。

“你还说你不疯?”塞巴斯蒂安又向后退了一步。

“得了吧塞比,你很清楚我刚才的举动不是源自疯狂。”克里斯站起身来,一大步走到离塞巴斯蒂安很近的地方,双手握住了他的肩膀,“你是如此敏感的一个人,我想你也早就意识到了,我对你的感情非同寻常。”

塞巴斯蒂安止不住地颤抖起来,隔着衬衫的布料,克里斯也能感觉到他皮肤上的凉意。他一下子想了起来,回身拾起地板上的外套,抖了一下展开来裹住了塞巴斯蒂安。

“来,把胳膊伸到袖子里去,我帮你扣扣子。”

塞巴斯蒂安没有顺从,但克里斯的声音太温柔了,他不由得垂下了头。

“其实你对我也不是全无感觉,对不对?”塞巴斯蒂安柔软的头发拂过鼻尖,克里斯忍不住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他。

塞巴斯蒂安却伸出手按在了克里斯胸口,阻止他进一步向自己靠近。“没有的事。你知道的,我是被上级派来监视你的。”他曾经万般抵赖监视这件事,此刻却成了挡在他前面的盾牌。

“是,你是被派来的,可我想你的任务并没有要求你带我去你的家乡,没有要求你排队为我买苹果,也没有要求你看完电影后拉着我一个劲地聊天!还有刚才那个吻……也不是任务里的一部分吧?”

“你怎么知道?”塞巴斯蒂安心虚地瞪了他一眼,用力地把手臂伸进衣袖,又狠狠地扣上了胸前两颗扣子。“我这个人最擅长讨别人喜欢,这就是任务的一部分!”

克里斯因为失望而有一瞬间失神,但他绝不打算认输。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爱你。”

“少胡说八道,你也是为了采访才接近我的!”

“最初确实是如此,可你只要还有一点洞察力,就能看得出此刻我对你的爱和那根本没有关系!”

“可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你爱上的只是自己想象中的塞巴斯蒂安,你根本不清楚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克里斯想起希德勒斯顿说的那件往事,他的心脏因为疼痛而猛地收缩起来,血流暂时被阻断了,他疼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塞巴斯蒂安叹了口气,“你看,你根本就没有把握。”

“不。”克里斯的声音里有一丝呜咽,“也许我看到的才是真正的你,只是连你自己都还没有发现。”

“也许……”塞巴斯蒂安意识到与他争论这一点没有意义,“好吧,就算你爱我,那么接下来呢?”

克里斯丝毫没有被他难倒。“接下来我想做你的爱人,和你在一起。”

“在一起?”塞巴斯蒂安已经渐渐寻回了他平时若无其事的神情,“怎么在一起?别忘了你的签证只剩最后几个小时了。”

“我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不可能有办法。”塞巴斯蒂安斩钉截铁地宣布,“你是个美国人,我是个罗马尼亚人,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还有,我们都是男人。”

“即使这样,我也还是爱你!”

“但是我不爱你,一丁点儿都不爱。”

塞巴斯蒂安的冷静让克里斯渐渐失去了信心。难道真像塞巴斯蒂安说的,一切都只是他的任务?这太残酷了。残酷的不是任务本身,而是他在任务里添加了太多让人着迷的片段。他们实在没必要这样做,让一个愚蠢的美国人心碎,对他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你快回房间吧,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

克里斯拖着颓唐的步伐回到自己房间,摸黑扑倒在床上。他听到隔壁传来琴盖合上的声音,就像给这最后一夜画上了休止符。

 

第二天一早,塞巴斯蒂安陪着克里斯去了机场,乘的还是来时那辆香槟色的捷克产轿车。塞巴斯蒂安坐在副驾驶位上,克里斯一个人坐在后排。他们两人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黑眼圈,但塞巴斯蒂安假装没看到,而克里斯则根本不敢问。

很快他就办好了登机手续,塞巴斯蒂安只能送他到出关的地方。

“那么,再见了?”塞巴斯蒂安向他伸出手,礼貌得如同第一天见面。

克里斯没有理会他伸出的手。他正贪婪地看着塞巴斯蒂安的脸,他想把这张脸上所有的甜美和无情都印在心里带回去。

塞巴斯蒂安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你不要生我的气,等你回去之后很快就会忘记这些事的。”

“我不会忘记!”克里斯冲口而出,他在塞巴斯蒂安的脸上捕捉到了稍纵即逝的柔情, “我一定会想出办法的,你等着瞧吧!”

塞巴斯蒂安定定地看着他,表情里有无法遮掩的悲怆,“你想不想得出办法,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时海关的工作人员不耐烦地用手里的橡皮图章敲了敲桌子,说了句语气很冲的罗马尼亚语。

“你快走吧,不然要误飞机了。”塞巴斯蒂安轻轻推了他一下,然后便头也不回地朝出发大厅门外走去。

克里斯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几重玻璃墙后面,恍惚间觉得胸膛里的重量和热量都被带走了。

 

回程的飞机像来时一样没有坐满,机舱里除了克里斯,其他几乎都是些不苟言笑的中年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直到希斯罗机场他才重新听到久违的英语,看到那些熟悉的商标。空气里有免税店的香水和脂粉味,有酒吧和炸鸡店的气味,还有熙来攘往的人群的气味。这就是自由世界的味道吗?

从华沙到伦敦的航班上坐在他隔壁的中年男人,居然在飞纽约的航班上又和他邻座,原来也是个美国人。

“我在波兰的一家美资公司工作,回去过圣诞节。你呢?”

“我是从罗马尼亚回来的。”

“哦,我去过那里一次。”男人皱起眉头,“比波兰还要糟糕很多,简直是个弱智版的一九八四,是不是?”

克里斯抑郁地低下头,没有答话。

“你应该高兴才对啊?终于可以回美国了。”

克里斯勉强地笑了笑,“可能是飞了太长时间,我觉得很累。”他展开毛毯盖住身体,转过头闭上了眼睛。

回美国应该很高兴,熟悉的城市和亲友,自由世界的中心。可他却只惦念布加勒斯特那间经常停水停电,暖气永远不足的小房子,他的心被藏在窗户后面的那双眼睛扣留在那里了。

--------------------------------------------------------------------------

别扭的塞包不会去追飞机的。。。大家不要慌,这个巨大的脑洞才刚刚进展到四分之一左右,后面一定会HE!

塞包弹的钢琴曲是这样的:《悲怆》第二乐章

评论(51)
热度(416)

2016-01-23

416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