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布加勒斯特之恋(11)

11

 

塞巴斯蒂安的新戏终于上演了。

首演的剧院位于布加勒斯特市中心,内部装饰十分华丽。宽大的门厅墙壁上贴着纯白的大理石,巨大的水晶灯从彩绘的天花板上垂落下来,装着镀金雕花扶手的楼梯从两侧盘旋而上,每一个梯级都用红丝绒包裹着。

克里斯是一个人到达的——塞巴斯蒂安需要提前好几个小时先去剧团与同事会合。他穿着自己带来的唯一一套深蓝色正装,领带和口袋巾都搭配得一丝不苟。昨晚他把衣服拿出来熨烫好之后,塞巴斯蒂安强烈要求他先试穿了一次。

“很衬你的眼睛。”塞巴斯蒂安是这么评价的。

看得出这是一出重头戏,虽然离开演还有半个小时,门厅里已经站满了衣冠楚楚的嘉宾。他们正三五成群地用罗马尼亚语交谈着,克里斯猜测其中大部分都是政府官员和他们的家眷。

落座之后发现每张椅子上都放着一本厚厚的手册,是用几种语言印刷的全剧本——上一次看那出《康斯坦察的年轻人》只提供了剧情梗概。克里斯猜测美国大使和文化官,还有那个英国人汤姆-希德勒斯顿一定也在这里,他们没理由不来捧场。但是环顾了周围一圈,他并没找到熟人,塞巴斯蒂安给他选的座位是和罗马尼亚人在一起的。

趁着离开演还有一段时间,克里斯飞快地读了一遍剧本。这戏讲的是二战结束前后罗马尼亚共产党如何领导击败纳粹的战斗,如何与国王周旋,如何赢得人民的拥戴,然后通过选举上台,并把国王放逐海外,最终建立了社会主义共和国。主角的名字叫尼古拉,克里斯不禁哑然失笑——这颂圣之意也未免太过明显。但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他想知道的是塞巴斯蒂安会扮演哪一个角色。多半是主角身边的某个战友吧,他猜测。

但是他猜错了。塞巴斯蒂安直到第二幕后半段才出现,他的角色是老国王派来与共产党谈判的特使,一位年轻的将军。他穿着挺括的旧式军服,胸前装饰着金色的绶带,剪短的头发朝后梳着,在头顶形成俊秀的波浪,宽阔的额头完全露了出来,完美的眉骨下,那双眼睛被舞台灯光映得如同两簇星光。

这位将军显然既不是正面角色,也不是主要角色,但克里斯觉得他真是太好看了。

 

可惜他刚出场演了段过场戏,第二幕就结束了。在第三幕开始之前,观众有二十分钟休息时间,可以去门厅和专为贵宾设置的休息室里抽烟或者聊天。

克里斯刚走到门厅一侧就碰到了希德勒斯顿,和他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人,估计是罗马尼亚文化部门的官员。希德勒斯顿正彬彬有礼地和他们交谈着,他恭维说这是一出精彩至极的戏剧。

过了好几分钟他才得以脱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色烟盒,抽出两支烟,把其中一支递给克里斯,示意他走到人比较少的那一侧去。

“你觉得这戏怎么样?”他问克里斯。

“至少不乏味,看得出他们做得很用心。”

“当然很用心,主角都是用他的名字。”希德勒斯顿抬手指了指大厅正中央悬挂的领导人画像,冷笑了一声,“不过其中胡说八道的部分也不少。1945年打纳粹的是国王的军队,他们这位领袖当年也只是个基层党员,哪里轮得到他来跟国王谈判。”

克里斯当然也知道这段历史,但他在看戏的过程中竟没注意到,他的注意力全然不在这里。

“我看到你的罗马尼亚小甜心了,他倒是很不错,那个英武又傲慢的劲儿很像从前的宫廷要员。”

克里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转过头打量起挂在墙上的海报来。

海报正中自然是那个叫尼古拉的主角,浓眉大眼的男演员一脸正气,好像抬抬腿就能跨进街头任何一幅宣传画里去。在他两侧站着的是他的战友,身量依次变小,而塞巴斯蒂安的角色只出现在画面右下角的阴暗处,几乎只能凭眼睛认出他来。他情不自禁地抬手抚摸了一下那个小小的人影。

希德勒斯顿脸上泛起玩味的笑容,“你迷上他了,对不对?”

“哪有的事?!”克里斯像被火烫到一般收回了手。

“我没兴趣打探你的私人问题,只是想提醒你一下,这个罗马尼亚小甜心不是简单的人物。”

“我知道。”克里斯以为他说的是监视的事。

“不,你不知道。”希德勒斯顿略微沉吟了片刻,“好几年前,他随青年艺术团去伦敦访问,期间色诱了英国外交大臣手下的一位重要官员。”

克里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不可能!”

“你就当故事听吧。”希德勒斯顿不在意地弹了一下烟灰,“那名官员和你的塞巴斯蒂安一道被罗马尼亚人堵在床上,只得答应为他们提供情报。又过了两年,他在内部审查中露了马脚,羞愧之下在伦敦家里自杀了,上吊。”

克里斯的脸色变得煞白,呆立在原地如同木雕,脑子里全是海狼一般的轰鸣声。

“这是英国外交圈里的八卦故事,你知道,政府是不可能公之于众的。你不要向我求证消息来源,我也不会再对你讲第二次。”希德勒斯顿仍然在意态悠闲地抽着烟,“本来不想告诉你这些,你是一个记者又不是政府要员,他们倒是没必要用同样的招数对付你。不过假如你真的对他着了迷的话,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真相的好。”

 

克里斯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座位的。

第三幕塞巴斯蒂安的戏份多了很多,他在谈判桌上侃侃而谈,神态倨傲至极,连他的倨傲都是那么迷人。

但是在恍惚之中,克里斯却仿佛看到了一个神情迷惘的少年,额前乱发披拂,慌乱的脚步踩在伦敦小巷的石板路上嗒嗒作响。他时不时回过头朝身后的人微微一笑,闪烁的绿眼睛如同黑夜海上的微光,辨不清是来自灯塔,还是来自海妖的陷阱。

可是在他身后的人却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这是多么愚蠢的决定啊!克里斯在黑暗中无声地大吼,但是他也一样不由自主。

 

他不等全剧落幕就偷偷逃出了剧院。从公共汽车敞开的窗户吹进来一阵刺骨的凉风,让他的头脑略微清醒了一些。

塞巴斯蒂安是他的国家用来诱惑敌人的武器,他的魅力曾经让一个人走上绝路。这真是比布加勒斯特的寒冬还要冰冷的事实。那么他也肩负着诱惑自己的任务吗?克里斯想起希德勒斯顿说的,“没有必要“,可不管塞巴斯蒂安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都已经成功地诱惑了他。

然而克里斯想要的不止是一场诱惑。那些潦草的、短暂的、充斥谎言的、毫无尊重的关系,不是他对塞巴斯蒂安的期待。他想要的是……

不,即使是自言自语,克里斯现在也说不出那个字眼。那个字太重太珍贵,他害怕抛出去之后就再也收不回来。

 

塞巴斯蒂安直到深夜才笑吟吟地回到住处。克里斯的房门紧闭着,而他自己房间的书桌上留了一张纸条:

戏很不错,你演得非常好。

抱歉不能当面向你祝贺,我很累,先睡了。

 

第二天一早,克里斯去大使馆取到了返回美国的机票,是托尼打电话委托他们代买的。因为昨晚刚演了一场大戏,塞巴斯蒂安今天可以在家休息。但克里斯却不想回去,他在大使馆里胡混了一天,和一个叫山姆-威尔逊的闲着没事干的见习武官聊了很久的超级碗和迪斯尼。

直到快赶不上末班车了,他才不情不愿地回到住处。塞巴斯蒂安正坐在他房间里的壁灯下看一本书,灯光洒在他的头顶上,柔软的褐色头发半明半暗,如同顶着一个模糊的光环。

克里斯还是心动了。他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你在看什么?”

塞巴斯蒂安抬起头来,第一反应是想要藏起那本书,手往背后藏到一半又停了下来,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那天不是在球场碰到宣传部的秘书吗?我托他借给我一本,呃,你以前写过的报道的合集。你知道的,在你第一次提出申请时他们就收集了这些资料。”

克里斯大为意外,伸手接过那一叠剪报。那里面有不少他写过的专栏,而最重要的则是他引以为豪的几篇深度特稿。塞巴斯蒂安正翻到其中一页,克里斯扫了一眼,是去年他做的关于纽约艾滋病患者的报道。

“我读英文读得比较慢,这篇才刚看了一半。”

克里斯心里一动,在塞巴斯蒂安身边坐了下来。“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已经跟踪采访了他们两年多,见过健康人、医生、病人还有他们的亲属。我参加了很多次他们的聚会,甚至为他们的求助热线工作过两周。领头的那个奈德和我成了私下的好朋友。”他的脑子已经没先前那么乱了。

“你是说……他们都是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塞巴斯蒂安没有正视克里斯的眼睛。

“对,男人和男人。有些只是追求性,但还有一些人是真正相爱的。”

“可即使在美国,这样也是违法的,对吗?”

克里斯沉重地点点头,“是的,主流一直就不接受他们,再加上艾滋病的出现,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天谴。”

“你看,美国也不是什么都自由。”塞巴斯蒂安轻声说,这一次语气里并没有讽刺的意味,“也许这确实就是错的,男人和男人,不应该。”

“不,我写这篇文章就是为了向世人证明,这样的人也有权利去爱,光明正大地爱,也有权利为自己战斗。”

“战斗?”塞巴斯蒂安的眼睛里倏尔闪过一道光,“那个奈德好像非常喜欢说这个词。”

“是的,他是个非常勇敢也非常有感染力的人,可惜上天对他不好,文章见报之后没几天,他男朋友就去世了。”

塞巴斯蒂安沉默地低下头来。

克里斯实在按捺不住了,“在你们这里,也有这样的人吧?”

“没有!”塞巴斯蒂安迅速抬起头,断然否认,“在罗马尼亚这也是不允许的!”

“可你知道,允许是一回事,存在是另一回事。”

“没有就是没有,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塞巴斯蒂安已经站起身来,用表情下了一道无声的逐客令。

克里斯既为自己的鲁莽而懊悔,又为塞巴斯蒂安的抗拒而焦心,几乎像是溃败一般朝房间外退去。

快要关上房门时,他又把半个身子折了回来,“哦,说给你知道一下,我后天上午十点坐飞机离开。”

塞巴斯蒂安的眉梢跳动了两下,脸上却没有表情,“我会帮你订一辆车送你去机场的。”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起点,回到了他刚到布加勒斯特的那一天。礼貌的、周到的、可爱的塞巴斯蒂安,只是一个陌生人。


----------------------------------------------------------------------------


今天这两个情节都是我一早就想写的。塞包好可怜。。。【虚伪哭}

终于Crossover了《平常心》和绿巨人,一本满足!


以及贴一张罗马尼亚国王King Michael的照片,还是不错的。被放逐后他在西班牙度过了一生。



说起来罗马尼亚也略奇葩,在巴尔干半岛一群斯拉夫语系中,只有罗马尼亚语属于拉丁语系,也就是说和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是比较接近的。

以前看文章说《魔戒》里精灵语的设计借鉴了罗马尼亚语和威尔士语,我还想为什么要用这么低逼格的语言。错!其实人家逼格很高好吗?



评论(48)
热度(391)

2016-01-22

391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