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布加勒斯特之恋(10)


放话说要日更还是很有压力啊。。。

------------------------------------------------------------------------------


10

 

之后一个星期里天气意外地回暖了,塞巴斯蒂安突然问克里斯想不想周末去体育场看一场足球赛。

“乐意之极。”克里斯显然很高兴。

“是足球哦,用脚踢的那种,不是你们美国人撞来撞去的橄榄球。”

“我知道,一样很愿意去。”

“那我就去弄票了。”

“需要排很长的队吗?我们可以轮流去排。” 

“你连这一招都学会了?”塞巴斯蒂安瞪大眼睛,又忍不住笑了,“不用,这次剧团里有几张赠票。”

比赛在布加勒斯特最大的体育场举行,对阵双方是布加勒斯特星队和和来自葡萄牙的本菲卡。这是欧洲冠军联赛的半决赛第一轮,罗马尼亚球队主场作战。当他们两人进入球场时,看台上的气氛已经相当热烈了。有人在齐声合唱,还有很多人手里拿着纸做的小国旗在挥舞。

他们的座位在主席台一侧的边缘上,离球场还算近,塞巴斯蒂安的情绪很快就兴奋起来。

“我们的球队很厉害的,他们是前年的全欧洲冠军。”

“那今天他们也能赢吗?” 

“我觉得能。”塞巴斯蒂安笃定地点头,“两年前在决赛中他们战胜过从西班牙来的巴塞罗那,我想葡萄牙人应该不会更厉害吧?”

克里斯对此一无所知,但毕竟在罗马尼亚度过了快两个月的时间,他感情的天平也倾向这一边。

比赛开始后塞巴斯蒂安倒不像他的邻座们那样投入,反而一直在为克里斯解释球场上发生的事,为什么裁判会吹哨判越位,为什么本队11号那脚球传出去之后所有人都说差劲。

“看不出来你还懂这么多。”克里斯笑笑地说。

“当然,我上学的时候体育课一多半时间都在踢球。”

“真的吗?”克里斯颇为怀疑,他觉得塞巴斯蒂安的腿太细了。

“有照片为证!”塞巴斯蒂安认真地抿了一下嘴唇以示强调,“都被我妈妈收起来了。”

“那好,下次去康斯坦察你拿给我看。”克里斯说得不假思索。

 

上半场没有进球,中场休息的时候,突然有人过来拍了拍塞巴斯蒂安的肩膀。他回头一看,来人很是眼熟,应该是在政府办公楼里见过。

“朗姆洛部长在高级干部包厢里,他想请你过去一趟。”

塞巴斯蒂安想起来了,这人是宣传部的初级秘书。他立刻站起身来,冲克里斯摆了摆手,“我很快就回来。”

 

这是塞巴斯蒂安第一次进高级干部看球的包厢,确实与普通看台拥挤的情形大不相同。宽敞的长廊里疏落落地摆着几张皮椅,侧边不被外部看到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吧台,一个衣着整洁的服务生立在后面肃立,背后的墙上钉着一排木格子,里面放着种类繁多的饮料和酒。

朗姆洛是包厢里唯一的贵宾。他身上穿着浅色的西服,看起来比平时稍微轻松那么一点儿,但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严肃。

“我早就看到你了,你和那个美国人在一起。”他的手边有一架黑色的长筒望远镜。

“哦,我觉得可以带他来感受一下我们的体育事业成就和丰富的业余生活。”塞巴斯蒂安努力想切换到从前走进宣传部时的沉稳面孔,嘴角残留的笑容却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你似乎和他关系很好?”

“那也是任务需要啊。”

朗姆洛点头。“下半场你可以在包厢里看,你看这里的视野多好。”

塞巴斯蒂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向下看了一眼,确实一览无余,可他却觉得这里不如闹哄哄的普通看台有趣。

“我还是回去吧。要是那个美国记者和看台上其他人闲聊起来,终归不大好,您说呢?”他终于藏好了最后一丝笑意。

然而临走前他还是跑去吧台边要了一罐可口可乐。不用付钱的,他知道。随后又走到刚才那个初级秘书身边,低声向他提了个请求。

 

回到座位时克里斯正在无聊地四处张望,塞巴斯蒂安猛地把冰凉的铝罐贴到他的脖子后面,激得他一下缩起了肩膀。“嗨!”他转过头来,不满的表情就像一只生气的大狗。

塞巴斯蒂安大笑着拉开铁环,把红色罐子举到克里斯眼前, “给你的!”

克里斯一下子变得又惊又喜,接过来喝了一大口,“这就对了!看比赛的时候应该有可乐,有爆米花,还有热狗,就像我们的超级碗。”

“超级碗是什么?”

“全美橄榄球年度总决赛啊!特别精彩,我一点儿也不骗你。要是你将来去美国,我一定请你去看。”

塞巴斯蒂安沉吟了。印象中这是第三次,克里斯说得就好像在他们前面还有无穷无尽的、唾手可得的未来。第一次是他刚搬过来没多久,他说等明年夏天要和自己一起去登博维察河边吃冰激凌;第二次就是半小时前,他说将来还要去康斯坦察。

但塞巴斯蒂安知道那都是不可能的,克里斯的签证只剩下最后一周了。

可是克里斯误解了他面上愁容的原因,“刚才你去见你们宣传部长了?他说你什么了?”

“没什么。”塞巴斯蒂安勉强地笑了笑。

克里斯沉思了几秒钟,偏过头看向场上重新集结的球员,“是他派你来看着我的,对吧?”

塞巴斯蒂安没有像从前那样嘴硬或撒谎,此刻再否认实在太可笑了。“你还是很讨厌这件事,对不对?”他的声音里带着无法掩藏的难过。

克里斯却摇了摇头,“我是在想,如果我回去之后写出什么让你们政府不满意的东西,他会不会怪罪你?”

塞巴斯蒂安心里一惊——他居然不曾想过这个可能性。

“如果你想让我不那么写,我可能会答应的。”克里斯一字一顿地说,眼睛并没有看他。

塞巴斯蒂安不知该说什么。他用力地把嘴唇抿了又抿,双眼茫然地看着场上跑动的彩色光点,心里乱极了。

“我会答应的,塞比,我不想做任何危害你的事。”

塞巴斯蒂安深吸了一口气,“可是我不想对你提这样的要求。”他垂下头,“我是说,你回美国之后就与我无关了,他们怪不到我头上。”

克里斯心里也乱极了,不自觉地把手里的铝罐捏得咔咔作响。“算了,回去的事回去再说。”他用力摇摇头,想把罐子递给塞巴斯蒂安又觉得不妥,“你怎么只拿了一罐呢?”

“只好意思拿一罐。”塞巴斯蒂安从他手里接过可乐,“只能两个人分了。”

 

可乐的味道又甜又凉又刺人,塞巴斯蒂安把嘴唇贴在开口处小心地抿着。薄薄的金属断开的地方略有些锋利,贴着嘴唇太久就有种被小刀划过的痛感。但他没有把嘴唇挪开,他喜欢那又甜又凉又刺人的味道。

比赛还在继续,他们两人没有再说话,可是也并不关心场上的比分。到散场的时候,塞巴斯蒂安已经把一整罐可乐都喝完了。

克里斯从他手里接过轻飘飘的空罐子,不露痕迹地收进了随身带着的背包里。


----------------------------------------------------------------------------


补充说明:

布加勒斯特星队确实是1986年的欧冠冠军(决赛中战胜了巴塞罗那),87-88赛季也确实和本菲卡(那一年最后的冠军)打了两回合半决赛。不过比赛其实是88年春天举行的,whatever,不重要。

其实好想让他们对皇马啊,但是查了一下历史资料,觉得也不能强行crossover。


评论(41)
热度(375)

2016-01-21

375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