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双星记(16)

16

 

Sebastian的新唱片是一张只有五首歌的EP,做得出奇的快,几个月后就已经静静摆上了各个城市唱片店的货架。唱片名叫《Sebastian的赞美诗》,他们没有为此做任何宣传,若不是因为封面上Sebastian充满颓废感的烟熏妆和半裸躺在羽毛床上的姿态,没准会有唱片店的伙计误将它归类到“宗教音乐”里去。

唱片一上市Chris就把它买了回来。他特地在封底上找了找,歌单里并没有他寄给Sebastian那首歌,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但这毕竟是Sebastian的个人专辑,也只能由他做主。前四首歌都是原创,曲风还是Sebastian最擅长的迷幻电子,第五首却是翻唱的《圣母颂》。

与人们平时听惯的钢琴版、弦乐版、长笛版、古典吉他版或是合唱团版都不一样,Sebastian的编曲把节拍切割得很细碎,电子合成器音色充满金属感,让人想起声色场所里闪烁不停的隐秘灯光。与此相反,他的歌声却唱得气息绵延,长长的乐句里裹着不动声色的起伏,像是于暗处酝酿的骚乱。在最后一段,他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背景声里加入了一些特别的采样,从小到大,从模糊到清晰,稍仔细些就能听出那是不同男人的喘息和呻吟。那些声音与Sebastian咏叹调般的歌声渐渐汇合交融,像是风月场着了火,无尽欢愉爆炸般涌出,光焰之盛令人目盲,大概天堂入口也不过如此了。

音乐在Chris的瞠目结舌之中戛然而止,留下的空白亦如高潮过后。Chris过了快一分钟才回过神来,正想起身去CD机那儿重放最后一首歌,突然一段吉他和弦又响了起来。那和弦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就是他写给Sebastian的歌。

Chris几乎是踉跄着扑过去拾起了散开在地板上的唱片内页。在前五首歌的歌词和制作班底介绍之后,附着短短两行字——

 

Bonus track:

Composition& Lyrics & Singing by Chris Evans

 

没有歌词,连歌名都没有,寄出的时候Chris没有取名字,Sebastian也就没有为它命名。

歌曲还未结束,但Chris已经等不及了。他拨通了Sebastian的电话,觉得自己胸腔里大概已经堆积了一万句“我爱你”想要说出来。

然而电话那头的声音冷静极了。Chris,我正忙着呢,手头有很多工作。

周围确实有人走动和乐器的声音。

哦,那你忙吧,迟一点再说。

挂断电话之后,站在Sebastian后方的Ellen不满地戳了一下他的额头。我们现在哪有什么工作要做?

专辑是在L城最先发售的,比Chris那边早了大约两周。唱片店报上来的销售数字并不算亮眼,但也足够引来激烈的反对者了。最近每天都有恐吓电话打进工作室,多半是叫他们全体下地狱,当然,Sebastian肯定是要走头一个的。Ellen说得没错,今天大家唯一的工作不过是用涂料抹掉外边墙上的辱骂性涂鸦

如果现在Chris在这里不是很好?

Sebastian笑了笑,这张专辑是我一个人的主意,连累你们一起挨骂已经够过意不去的了,何必再把他拖进来呢?

可你明明在专辑里放了他的歌。

那是另一回事。

Ellen几乎开始生气了。Seb你何必抵赖呢?你还爱他,他也爱你,连我都能看出来。

Sebstian低头不语,Ellen撇撇嘴,又要说不赶时间那一套?可是你都这么老了,等不起了。

喂,谁说我老了?你也只比我小五岁而已!这一条Sebastian一定要立刻反击。但Ellen眼睛里的关切是藏不住的,Sebastian的口气软了一点,我不怕挨骂,做这张专辑之前我就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挨点骂算什么呢?

我知道你不怕,可你不觉得如果Chris在这儿会更好?就像几个月前……

Sebastian当然忘不了。他曾经疯狂迷恋Chris胸口烧灼般的温度,但几个月前那个黑色的下午才是他在Chris怀里停留得最久的一次。从前的火燃得快也冷得快,那天Chris却给了他持续不断的温暖。假如现在Chris在当然好,在扬着嘴角反击过电话里的污言秽语,并且故作大度地和团队成员开过玩笑之后,他至少可以把脸埋进Chris怀里躲一分钟。

但他知道自己是个得陇望蜀的人,在享受过温暖之后,他一定会期待那团火再度燃烧起来,要热得发烫,还要持续不断。可谁能那样期待Chris呢? 

这时Ellen推了推想得出神的Sebstian。你还是在想着他对吗?

Sebstian叹了口气。Ellen,我不否认我对Chris仍然有感觉,不止一星半点的感觉,但我还没等到那个特别的时刻,一个让我去相信的时刻。

可是你也说过,有感觉就做,不必非要等到所谓正确的时机。

这件事不一样,时机不对,结果绝不会好,我已经走错过一次了。

假如那个特别的时刻永远也不来呢?

那就永远不来吧。

 

尽管Sebastian什么都没提,Chris还是很快听说了关于这张新专辑的争议。最激烈的当然是那些教徒,堕落、变态、毒害社会,诸如此类的,虽然火力很猛,说辞却不新鲜。

这个当口Sebastian当然不会接受任何采访,但也不妨碍八卦杂志做专题盘点他历年来各种妖冶的舞台造型,用各种隐语和化名指认他交往过的男人们。这种待遇平时只有当红偶像才能享受,独立音乐人没有那么大的销售号召力。这一部分Chris猜测Sebastian倒未必反感。

真正恶毒的是一些来自音乐圈内部的评论,“Sebastian Stan是在用激进的议题掩饰创作上的平庸”;“艺术无关政治,当音乐作品中夹杂太多个人私货,其艺术价值便很值得怀疑了”……

Chris很不忿,有耳朵的人都能听出Sebastian在乐曲编排上的用心。换做从前那个Deram,一定能写出几大篇洋洋洒洒的妙文替Sebastian反击,Chris觉得自己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Seb,需要我去L城陪着你吗?他在电话里小心翼翼地问。

Sebastian在另一头暗自叹息。这个问题一旦被问出来,等待它的回答就只有拒绝了。

 

媒体当然也注意到了唱片里那首隐藏的无名歌,只是因为Chris最近几年在家乡深居简出,他们才暂时没能找上门去。但那肯定是迟早的事。

Sebastian有些后悔,做专辑时他没能抵抗住诱惑,终于还是把Chris的歌用一种看似隐晦实则张扬的方式放了进去。Chris在歌里充满感情,但面对媒体的打扰又是另一回事了。从前他就非常讨厌把私生活暴露在别人面前,甚至要求Sebastian开记者会时和自己隔开坐。现在大概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虽然Sebastian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对Chris再有任何期待,但想到这一点,心里还是难免懊恼。

 

一个月之后,Sebastian原本就计划好的小型个人演唱会终于要举行了。由于最近的热点,买票的人激增,原本宽裕的场地最后竟然挤得水泄不通,有不少人只能站着。

开场前扑上来采访的媒体很多,无论Sebastian之前多么坚决,这个时候再不开口就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这张专辑你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听众可以自由理解和联想,任何意思都是有可能的。

很多人批评你的作品是对主流社会的挑衅。

Sebastian挑挑眉毛,涂抹得鲜红的嘴唇勾了起来:挑衅社会,这就是我一直以来喜欢做的事情。

演唱会没法做电视直播,但Chris还是在当晚要表演的酒吧后厨通过小电视看到了这段采访。Sebastian勾起嘴角时,Chris的心脏也跟着砰砰跳起来。他应该在Sebastian身边为他弹吉他,还想等他唱完全部的歌之后从那两片红唇上讨一点甜蜜。

但最近Sebastian总是对他说,我不需要。

 

很快同伴也来叫Chris上场了。今晚演奏的全是老曲子,他有些心不在焉。舞台前方右上角也悬着一台电视,上面正播放着新闻,女主播的嘴唇在轰鸣的音乐声中兀自开合。Chris半眯着眼睛看屏幕里的画面不断变换,政要、窃贼、球星、难民。

演出过半,屏幕下方一条字幕突然冲进他的视野。

L城:知名音乐人Sebastian Stan在今晚举行的演唱会上遭到枪击。

旋律一下断了,拨乱弦的电吉他发出刺耳的啸叫。所有人都不解地看向主音吉他手,他却只是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

新闻里的画面晃动得很厉害,骚动的人影像一块又一块黑色的石头往人视网膜上撞。摄像的人笨拙得叫人心焦,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准焦点。在光亮的舞台上,一个穿着红衣的人影已经倒在了正中央。有人蹲在他身边,但看起来无济于事。Chris看不到他身上的血,只知道他已经倒下了。

在所有人回过神来之前,Chris将那把名贵的吉他一把甩到地上,从舞台跳下直接冲出门外。周末夜闹市区的街上车水马龙,Chris站在来往快乐的人群中,茫然而慌乱地痛哭起来。


TBC.

--------------------------------------------------------------------------


说了好久的狗血,终于还是洒出来了。。。

今天推荐的歌是《爱人同志》,你像一句美丽的口号挥不去。


评论(36)
热度(257)

2017-08-09

257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