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双星记(13)

13.

 

大概谁都没有想到,在解散几年之后,Evanstan这个名字依然能在乐迷心中激起巨大的涟漪。按照Sebastian原本的计划,几千张CD卖完,刚刚能够收回制作成本和许诺给Chris的酬劳,就已经足够了。然而专辑刚上市一周就已经售罄,他们不得不紧急联系工厂再制作五万张,接着又加了十万张,看起来还要继续加下去。

Sebasitan工作室的节奏完全被打乱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这张原本纯属玩票的专辑上。Ellen一早就兴冲冲地把一叠采访邀约递到Sebastian面前,挑两个你喜欢的吧。

Sebastian只是摇头。我没打算为这张专辑做任何宣传。

那是在只卖几千张的前提下,可是现在已经卖出十几万张了。

Sebastian还是不肯。我没有做好准备,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可对别人说的。

你是不愿意和Chris见面吧?

Sebastian面上浮起犹疑混合惆怅的表情,过了好久才说,有些事连我自己都忘了,却发现别人还记着,这种感觉真奇怪。

Ellen当然都懂。她拍了拍Sebastian的肩,所以这不止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太多人需要Evanstan了。

Sebastian也明白。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只有一腔浪漫情怀的小歌手,他懂得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一张成功的专辑能为工作室接下来的音乐道路赢得多少空间,不必Ellen提醒他也知道。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理由,他也希望这次成功多少能帮助到Chris,尽管他完全没把握Chris是否需要这些。

就这样,经过反反复复的心理建设,Sebastian终于选定了一个电视访问,主持人已经四十多了,是个非常熟悉音乐圈的老江湖,前几次出个人专辑时接受过他的采访,感觉还不错。然而当他按约定的时间出现在录制现场时,心里依然忐忑不安。

Chris是搭巴士来的,身上穿着简单的法兰绒衬衫,背上背着个卡其布背包,头发剪得非常清爽。岁月也只给他留下了一点点痕迹,从高峰跌落的愤懑和不甘经过几年沉淀后已经变得很淡,蓝眼睛里直率的光彩似乎和他们第一次相遇时没什么分别。Sebastian只是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后便低下了头。

Chris,你好。他小声说。两个人犹豫着是该热情寒暄还是索性像场面上的做派那样拥抱,一下便错过了大大方方这么做的时机——冷场十几秒之后再寒暄拥抱就显得太假了。于是他们只能讪讪地握了握手。

站在一旁的主持人见到这一幕只是微微动了动眉毛,然后便神色如常地邀请两位嘉宾入场。

 

化妆和调试灯光的时候两个人都没说话,连主持人为了活跃气氛特地抛出几个关于天气和交通的问题,他们也只是拘谨地分别以一句话作答。

正式采访终于还是开始了。照惯例前半段的话题都是关于音乐本身的,从前Evanstan接受采访时这部分都是由Chris作答,只在他太过沉迷于讲述技术问题让采访变得有些枯燥时,Sebastian才会出来救场。这次Chris却答得很简单:最开始是Seb问我手头有没有什么适合他的歌,我就挑了十几首。他说觉得都不错,就慢慢录了出来。

主持人还在等着他继续,没想到他已经不打算说什么了。现场有几秒钟尴尬的沉默,Sebastian善解人意地接过了话头。

其实我们原本也没预料到专辑会这么受欢迎,大家知道,正式来说,Evanstan乐队几年前就已经解散了,这张专辑也不代表我们会重组,只能说是个怀旧的游戏之作。

主持人挑了挑眉毛,有趣的地方就在于虽然你们认为这只是游戏之作,但出来的结果却比其他心血之作更受欢迎。说到这里,请允许我念几条最近的乐评:

“不可否认如今活跃在Sebastian身边的音乐人都拥有一定的才华,但当Chris标志性的旋律和乐队编排再一次响起,听众便能清楚地分辨出有才华与天才之间的差别。”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Sebastian那几张个人专辑固然像个衣着考究的清秀佳人一样值得欣赏,但还是Evanstan的专辑才能让你体会到那种绝世美人在面前缓缓褪下长裙的兴奋感。”

接着主持人又看向Chris,这段是特别给你的:

“Chris Evans也和其他歌手合作出过一些令人遗憾的作品,我差点儿要以为他已经江郎才尽了,直到这次出手,我终于能够欣喜地肯定,他依然是那个才华横溢的创作人,而他的才华必须属于Sebastian Stan。”

Sebastian的脸涨得通红。不,这些说法对其他人不公平。我的团队里有很多优秀的年轻音乐人,他们只是需要更多磨炼机会。Chris这几年也绝不止这一张专辑而已,上个月那部电影《诱惑》就是他做的配乐,一样很出色。

Chris转头看了Sebastian一眼,又闷闷地低下头。其他人怎么看,我其实根本无所谓。

访谈冷场了。经验老道的主持人索性叫了暂停,让工作人员为两人端上咖啡,等到十五分钟后再接着录。

重新开始后他们换了个稍微轻松一点的话题,请两人谈谈自己在专辑里最喜欢的曲目。Sebastian挑了三首,而Chris选了另外两首

你们的选择居然完全不一样。主持人说。

Sebastian没有顺着他的话头回答,而是轻巧地转了重点。我很喜欢那几首的编曲,没想到Chris在很普通的和声走向之上能编排出那么华丽的乐队效果。他比几年前技术更成熟了,在这方面他可以做所有人的老师。

Chris难得地笑了。其实《游园会》那首歌的间奏不该用古典吉他,换成曼陀铃可能更好,但是当时我在信里忘记写了。等你回信的时候已经开始讨论下一首歌,我想想就算了。

是吗?Sebastian瞪大眼睛,你真应该写信告诉我的。

主持人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写信?你们俩平时的沟通都是靠写信?

Sebastian和Chris沉默片刻,一齐点了点头。

这太奇怪了,你们明明住在同一个城市,写信的效率难道不会太低吗?

我们并不赶时间。Sebastian说,我刚才已经说过,这张专辑只是个游戏之作。

可即使这样仅靠写信来沟通也仍然很奇怪……主持人谨慎地沉吟片刻,终于还是抛出了任何专业人士在这种情况下必定会选择的问题:其实几年前大家都不明白Evanstan为什么会解散,那时你们正如日中天,不是吗?有人说你们是因为音乐理念不合,还有人猜测在你们之间有些情感纠纷。真相究竟是什么?

悬在空气中的隐形警报终于铃声大作起来。

Sebastian的眼睛上又笼起了灰绿色的雾气,他明白自己应该语调轻松地说些什么,但他整个人就像被钉在了椅子上一样,无法动弹,无法发声。

结果还是Chris挽救了这个场面。我和Seb分开自然有不得不为之的理由,但是我们有权不与任何人分享。谢谢大家喜欢我们的音乐,但那些音乐之外的声音,我还是想留给自己。

然而主持人并不打算放过他们。那么确实是某种情感纠纷?

不。Chris用力摇头。大家猜测乐队解散的原因无非是钱和感情,但关于我和Sebastian……他抬头看向他的前任搭档,Sebastian接过话头,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纠纷。他定了定神,多年来与媒体和陌生人虚虚实实打太极的功力终于恢复了几分:很难有女孩同时喜欢我和Chris吧?我们根本不是一种类型,哪有机会为这个生出矛盾呢?

不,我不是说抢女朋友什么的。主持人揉了揉鼻子,如果我记性还不算太坏的话,我记得那几年颇有些人猜测你们是秘密情人。以前也有其他乐队的人告诉我,合作有时候就像在音乐里谈恋爱一样。

没、没有。Chris看着Sebastian,小心地否认着。也许我们的音乐和舞台风格会让人有所误解……

但那都是幻觉。Sebastian总结道。

 

两个月后,专辑销量定格在三十万张。按照惯例,销量达到这个数字再不开演唱会就说不过去了。Chris和Sebastian试图推拒,最后还是抵抗不住那么多人的劝说。

Chris第一次走进Sebastian的排练室时,心里是非常忐忑的。面对Sebastian如今的合作班底,他有一种外来侵犯者的戒备和不安。好在Sebastian不露痕迹地把一切都协调得很妥当,加之乐队的人在之前两年多录制专辑的过程中已经被Chris的功力所折服,很快Chris就开始掌控一切了。录音室和排练室里总是最强的那个人才能得到控制权,无论这个行业有多少玄之又玄的游戏规则,这一条不会改变。

演唱会曲目中有一大半是Evanstan解散前的老歌,乐队成员和Chris混熟之后都很爱来问他当年是如何写出这些歌的,Chris不大愿意回答,那些歌里几乎全记载着当年和Sebastian的起起落落,从初识时的惺惺相惜到其后每一次争执又和好,直到最终裂痕无可弥补。还有些歌是两人在Sebastian的旧居缠绵之后写出来的,他还记得自己光裸的胸膛贴着吉他背板,颈肩环绕着Sebastian黏腻的皮肤。不能想,不能想。

最后还得靠Sebastian来解围。没有那么多故事,我只记得第一次进录音棚时他们都说,这么怪的曲风,肯定红不了。

Chris长嘘一口气,偷偷对Sebastian说,没想到你能管理好这么多人,从前你是谁都不肯迁就的。

现在我也没有迁就谁,是他们迁就我。

Chris语塞了。

Sebastian微微一笑,不过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擅长迁就他人,全凭运气碰到愿意迁就我的人。

有一个面容斯文的男人经常来看他们排练,也不多话,每当Sebastian休息便体贴地送上润喉的甘菊茶。Chris能猜到此人就是Sebastian说过的Deram,但他不想问,连寒暄都不想。乐队的人似乎早就习惯了来访者的存在,Sebastian对他的态度也不温不火,只在把茶喝完交还杯子时总要送出一个笑容。

也许这只是Sebastian常有的表情,但看在Chris眼里却只觉得又甜又刺心,许多尘封已久的记忆一下子翻了上来,有几次他甚至因此弹乱了吉他的节奏,惹得其他人讶异地一齐看了过来。Sebastian也看了过来,Chris定住神恢复了手上的节奏,脸上表情绷得紧紧的,眼睛不看任何人,一直望着对面墙上那幅画。众人耸耸肩又转了回去,Chris心想,Sebastian的歌声真的不能多听,听多之后让人铁石心肠也变得柔肠百结起来。等这场演唱会结束之后,两个人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距离演唱会只有最后一周了,所有曲目都已经排练停当,Sebastian突然提出他还想翻唱一首老歌。那是一首六十年代的歌,并不很出名,乐队里一半的年轻乐手都说从没听过。

Sebastian悄悄告诉Chris,刚到美国时他天天在收音机里听到这首歌,很喜欢女歌手的声音,想模仿她,又怕继父看出来会嫌恶自己。

Chris沉默地想起很多年前和Sebastian去参加他的家庭聚会那一夜。他还记得Sebastian摇摇晃晃地走在林荫道上,带着几分悲戚和几分骄傲告诉他,我是不完美的那一个。Chris低下头,用吉他原音弹出一段清朗的和弦。

Sebastian明白他的意思——歌本身很缠绵,伴奏就要清幽一些才合衬。他笑了,要翻唱心爱的童年老歌,在自己的单人演出里自然也可以,但没有人能比Chris更能明白他的心思。

最后这首歌排好的那天,Deram又来看他们排练。走进房间时Sebastian正唱着“我也曾决意想忘记,一转眼却又看见你”,一边不自觉地转头看向在他身侧弹着吉他的Chris,暖黄灯光从他头顶倾泻下来,他的双眼又一次烟雾缭绕。

Deram骤然变色,猛地把捧在手中的茶杯掷到地上,转身便走。Sebastian也被瓷器碎裂的声音惊醒,同样掷下话筒便追了出去。乐队众人除了Ellen之外都一头雾水,Chris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重复起先前的旋律来。

 

Sebastian在室外抓住了Deram的衣袖,他并没有走很快。

你在生气?

我不该生气吗?任何一个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你依然迷恋着他。

我并没有……Sebastian突然觉得心惊肉跳,我们只是合作完这次演唱会就结束了。

怎么可能?你们的专辑那么受欢迎,演唱会的票也卖得那么好,大概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盼着你们复合。

那也并不代表什么。我可以不听所有人的。

你确定?Deram挑起眉毛看向Sebastian。

Sebastian低下头来。我不否认我曾经非常迷恋Chris,但那都已经过去了,我早就决心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否则也不会和你在一起。

可是你何必欺骗自己呢?Deram深深叹息,脸上流露出他在过去很多年无果的追求中也没有的绝望。我知道你最近经常在家一遍又一遍听Evanstan的专辑,知道你听那几首歌时眼神会格外忧郁,还有,我也知道你排练时是如何瞒过所有人偷偷看他。你骗不了我,难道还能骗过你自己吗?


TBC.

--------------------------------------------------------------------------


这首翻唱的老歌是真实存在过的,请大力点击《忘不了的你》

谢谢上一更之后突然爆棚的留言,和大家聊天真开心。XD

评论(48)
热度(265)

2017-07-14

265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