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D —

双星记(10)

刚才被屏蔽了,重来。

-------------------------------------------------------------------------

10.

 

Chris和Sebastian的关系在一夜之后降至冰点。

真相的显现却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他们依然准时参加例行排练和半年前就签下合同的演出,那些旧歌早已熟极而流,他们俩不再折腾一个又一个版本的编曲和唱法,听起来倒也不赖。

新专辑录制的进展也很顺利,Chris迅速就拿出了所有的曲谱,就像一个最老练的工程师拿出无懈可击的图纸一样。Sebastian则像个干了几十年活儿的工匠,三下五除二就照着图纸制作出了成品。

以前Chris总爱在录音棚里挑剔Sebastian唱出的每一个句子,有时Sebastian会照着他说的修改,有时尝试了一整天却不得不承认还是Sebastian最初的唱法好。Sebastian也会反过来批评Chris写的乐句唱起来不舒服。这首歌是我来唱,当然要我有感觉才行。他总是这么说,十次有九次Chris就依了他。

这次他们俩却轻易地互相放过了,录歌的速度快得让录音棚的经理都过来抱怨了:我不管,反正你们已经预订了六十天,为此我还推掉了其他很多歌手的预约,所以就算十五天就能录完,你们也得按六十天付钱。

最初乐队成员们感到很轻松,尽管已经合作了好几年,但Chris和Sebastian对音乐的偏执和高要求依然让人有点吃不消。但过不了多久他们就感觉不对劲了。犹豫了几天之后,他们还是决定推选和Chris最熟络的Anthony去探个究竟。

这天排练结束,其他人都已经先后离开,Anthony慢慢蹭到Chris身边,决定还是用他一向单刀直入的风格来提问。你和Sebastian是怎么回事?分手了?

Chris低着头不理会他,只是调着怀里那把吉他的琴弦。

别装了。Anthony屈膝在他脊背上轻踢了一脚,排练都结束了,你这个时候调弦?

Chris放下琴,不满地看了Anthony一眼,我和Seb之间本来就没什么事。

好吧,那我换一种问法。Anthony耸耸肩。你们两个最近没一起睡了?

Chris身体颤抖了一下,重新低下头闷闷地说,这和睡不睡没有关系。

OK,如果这和睡不睡没有关系的话,那我建议你去和Sebastian谈一谈。

 

Anthony的建议简单得几乎没有借鉴意义,Chris却开始认真考虑去和Sebastian谈一谈了。他不知道该约在哪里好,也许他家就是最适合的地方,在家可以很方便地弹琴给Sebastian听。有做外烩的餐厅可以准备好全套烛光晚餐送上门来,连酒和甜点的搭配都不需顾客费心,余下的就只需要挑一些Sebastian喜欢的花了。这也难不倒Chris,Sebastian平时订花的花店就在隔壁街区,去问问店员便能知道什么是最好的选择。

Chris以前没做过这种事,现在也说不清这么做的意义何在,他只是想让Sebastian能开心一点儿。也许美妙的晚餐吃到一半时Sebastian又会问他那些难以回答的问题,但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到时候再说。

约会的时间定在周六晚上,Chris犹豫再三,决定还是等到周六下午排练的时候再发出邀请。假如Sebastian拒绝,他打算以时间太短来不及退掉预订的晚餐和鲜花为理由强邀他来。

周四晚上Chris有一个独自出席的活动——女歌手Renee发行新专辑,里面有两首歌是Chris写的。宣传活动平平无奇,不过Chris还是和Renee愉快地交谈了好一阵子。他很欣赏这位女歌手,Sebastian也曾经私下说过希望能有机会和她合作一首歌。

活动结束后Chris便老实地回到家中,完全没料到两天后报纸的娱乐版上会出现他和Renee靠得很近耳语的照片,配的文字自然是他们已经偷偷交往很久的消息。写文章的人没有采访到Renee,当然也没采访到Chris,不过倒是联系上了Russo。Russo以经纪人的身份故作神秘地回答道:两个同样有才华的音乐人碰撞出火花,应该不算非常令人惊讶的事吧?

Chris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安排,但他连拿起电话和Russo争执的兴趣都没有。老牌经纪人总是要设计这种小动作,否则就显得他们没有价值了,Chris无所谓。他也不认为自己需要向任何人澄清这桩传闻,了解的人自然知道全是空穴来风。

临到下午,他准时到达了排练地点,路上还把邀请Sebastian的话又预演了几遍。然而Sebastian根本没有出现。

他是不是跟你们谁请过假?Chris问几个乐手。

没有。大家齐齐摇头。

 

主唱不在,排练只能草草收场,Chris留下来又独自弹了半个多小时的琴,终于还是焦躁地跑去了Sebastian的家。

门铃按响很久之后都没人应答,但Chris直觉Sebastian就在里面。于是他不急不慢地持续敲起门来。声音不大,但一直这么敲下去,任门里的人在做什么都会受不了。

Sebastian终于来应门了。他身上草草披着一件墨蓝色睡袍,头发有些凌乱,看起来像是在睡觉。但Chris很快便捕捉到他脸颊和眼睑上的潮红,还有他被布料衬托得分外白皙的胸口上那几点可疑的深色痕迹。

你在干什么?Chris充满警惕地几大步冲进去,径直推开卧室门,屋里霍然站立着一个仅着内裤的男人,胸口和手臂的肌肉上似乎抹了一层油,卖弄的意味浓得让Chris有些想吐。

Chris不知该说什么,转回头看到Sebastian已经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相当平静,原本试图拉紧衣襟的双手也垂落下来,坦然露出了胸口和腹部,以及下方不着寸缕的私处。

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我不信你看不出来。他的声音清亮得就像在唱歌。

屋里的男人做出一个投降的手势。拜托,我只是想来找点乐子,并不打算惹什么麻烦。谢谢你请我喝酒Simon,不过我们还是下改天再约吧。说完他便草草穿上牛仔裤和上衣,绕过Chris从门口溜走了。

Chris难以置信地看向Sebastian,你认真的?他甚至说不对你的名字。

Sebastian微微一笑,没办法,你知道我有多喜欢和男人做爱,可是Russo警告过我不要惹是生非,所以只好去小酒吧勾搭不认识的人了。你也看到了,刚才那家伙长得还不错,而且他真的对音乐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反正完全没认出我来,只是说我长得挺漂亮。

Chris说不出话来,Sebastian平静甚至带点得意的表情很轻松就打败了他。直到Sebastian自己停下来,突然有些疑惑地看向Chris,你为什么突然来找我?

我……我想请你吃晚餐。

去哪儿?Sebastian显然不相信,Chris从来没有带他去什么地方吃过饭。

去我家。

Sebastian不屑地哼了一声,我记得你根本不会做饭。

我找了一家做外烩的餐厅,他们可以做好连餐具一起送上门,听说很不错。

那真不好意思,只能害你浪费掉这顿晚餐了。Sebastian依然淡淡的。反正你也害我浪费掉了这一晚上的乐子,我们扯平了。

Chris觉得焦躁极了,走上前握住Sebastian的双肩。Seb,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餐,我想见到你。

不,你应该把这番美意用到Renee身上去,说真的她还不错,比你以前那个Jenny强多了。

Chris恍然大悟。原来你在乎这个?那不是真的,只是Russo的小把戏。

Sebastian又笑了。其实我大概能猜到那不是真的,可是你也无所谓对吗?Chris,我们始终不是同类,以后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你说什么?

我是说,一切的一切,我们都分开吧。

一切?

对,一切。我已经厌倦你了,最近听到你写的歌我就心烦。

Chris涨红了脸。他早知道和Sebastian总有一天要分开,但他没想到先说出来的那个人是Sebastian,这种平淡的态度似乎比斩钉截铁的宣誓还要让人受不了。

维护自尊的本能一下子冲到了最高点,Chris双眼一眨不眨地瞪视着Sebastian,胸膛剧烈起伏了好久,突然重重点了点头:好,分开!

说完他就离开了。

 

然而约定好的演出早就在日历上霸占住了应有的位置。

一周后Evanstan乐队有一场小型演出,大约来了两千名歌迷,需要唱十来首歌。乐队提前半天来到演出场地排练,Anthony他们几个惊喜地发现Chris又开始挑剔Sebastian的演唱了,但几句之后便发觉不对头。

气声不要那么重,这里的话筒没那么灵敏,放出来显得声音很脏。

刚才那两句走音了,你到底行不行啊?我前两天在公交站见到卖唱的姑娘都比你唱得准。

我都跟你说过无数遍了,这首歌的高音不要唱得那么风骚,又不是给下等酒馆的婊子们写的歌。

更让人惊恐的是,Sebastian对此完全充耳不闻,无论Chris说什么,他都只是木着脸把那段曲调重唱一遍,却也不肯改掉那些被Chris嫌弃的声音。直到排练结束,他才偏过头朝Chris无声地说了些什么。Anthony他们看不到,Chris却清楚地辨出了他的口型。

这是最后一次了。Sebastian说。

 

十几首歌快得就像坐上了科尼岛的过山车。Chris还在沉重的鼓点和五色灯光之间眩晕的时候,Sebastian已经步履洒脱地退场了。

Chris,新专辑快发行了吧?下次演出是什么时候?离舞台最近的歌迷大声提问。

Chris心里一动,漫不经心地朝问话的人摆摆手,把连着身上吉他的电线拔下来一甩,便大步朝后台走去。

乐队休息室是个刷成深灰色的房间,里面空落落地摆着几张椅子,Sebastian独自坐在其中一张上,背影显得很清瘦。Chris站住了。他突然想起两个人第一次亲热,也是在这样的后台,环境太安静且太简陋,衬得随后而来的欢愉绚烂得不像真的。只是那时Sebastian穿的是华丽的绸缎,Chris还记得自己的双手突破一层层蕾丝和水钻时那探险般的兴奋。今天他只穿了一身素净的白T恤,头发随意地在脑后绑成一个小辫子,脸上也难得地没有一点妆饰。这样的形象让一切都真实无比,Chris反而不敢轻易开口了。

Sebastian很快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平静地转回头来,一言不发地看着Chris。他平时总爱在台上用各种大胆的颜色把自己的眼睛隐藏在阴翳之下,但其实这样不施粉黛的时候,他的双眼里依然满载星光。

Chris艰涩地吞了吞口水。刚才排练的时候,你说最后一次了,是真的吗?

当然Chris,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Chris沉默了。几分钟之后,他突然将身上那把吉他高高举起,然后重重砸向地板,琴颈应声折断,钢丝弦像失控的乐句一样向四面弹射开来。

Sebastian的眉毛在巨响声中猛然跳动了两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乐手和工作人员们都听到了这声巨响,提前等着采访的记者们也听到了。众人循声赶来,看到的景象如同车祸现场,两个肇事者却只是站在原地冷冷地对视着。

这真是……Russo为难地搓着手,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出个得体的说法。

Sebastian轻蔑地笑了,伸手理了理头发,平静地说:非常抱歉,各位,我想我和Evans先生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合作下去了。

众人齐刷刷发出一个倒抽冷气的声音,然后集体看向Chris。Chris咬紧牙关,脸侧现出腮骨的轮廓,很久之后才开口说:是的,我和Stan先生的合作到此为止了。

 

乐队解散如同离婚。

最初两人必须忍受无数个前来探询真实原因的亲友或者利益相关人,然后再捱过那些劝他们冷静想想的劝说,接着准备好一套对外交代的说辞,重复说上一百遍,最后才到分割财产的关头。

意识到一切无可挽回之后,Russo还是发挥了他的专业精神,帮助Chris和Sebastian把这些流程都走了下来。与此同时他们早已录好的新专辑也上市了,因为乐队即将解散的缘故,专辑一时洛阳纸贵,很多并非他们歌迷的人都抱着收藏的心态买了一张。Russo本来还想劝说二人再来一场告别演出,被干脆地拒绝了。

三个人最后一次见面依然是在Russo那家会所,讨论的话题是乐队那些歌曲的版权要如何划分。

我都不要。Chris一坐下就表明了立场,反正我也不会唱歌。

你可以重新找一个主唱来唱,毕竟那些歌都写得不错。经过几个月的沉淀,Sebastian的态度竟然显得很客气了。

没有必要。

那我也不要,那些歌我以后再也不会唱了。

如果你们都不要的话,那只好先由我来保管这些歌的版权了,以后大家有什么新方案了再说。Russo说。

那不行!Sebastian断然否决,还是全部都给我吧。

Russo心中懊恼面上却无话可说,只得把事先准备好的协议拿出来,在版权所有人那一栏填上Sebastian的名字,然后让两人分别签字。

先签名的人是Sebastian,签完把协议推到Chris面前时,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前搭档一眼。我把这些歌拿回去也是空放着,假如将来你想表演的话,我是不会收你版权费的。

Chris皱起眉头。我已经说过不需要了,以后我会写更好的歌。

Sebastian面色一黯,也再没有说话。

 

他们出来的时候,正碰上等在外面的Ellen,走近之后才发现她在小声抽泣。Sebastian没有说什么,径直过去将她抱在了怀里。

Ellen一下哭出声来。Seb,这感觉真像我十二岁那年父母离婚……我讨厌你们,你们什么都明白,就是不要在一起……

Sebastian静静听着,什么也不说,只是用手在年轻女孩背后反复摩挲着。有一个间隙,他抬起头恰好和Chris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眼里都有愧疚,也同样很快就掩饰了下去。

Sebastian终于开口安慰Ellen了。没关系,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你之前说想自己写歌,也还是可以继续啊。我知道你一直在跟Chris学弹吉他,已经弹得很好了,我相信你以后肯定能写出很棒的歌。

Chris也不忍起来。他一样很喜欢这个努力的小女孩,而且说实话,她弹吉他比Sebastian要有天赋得多。Ellen,你以后可以来我的乐队工作,我一定会留一个吉他手的位置给你的。

Ellen抬起头来,认真地看向Chris。谢谢你,Chris,说起弹吉他,你真的是我的偶像,可是Seb人太好了,我还是想继续为他工作。

Sebastian有些尴尬,抬手揉了揉Ellen的头发。傻丫头,我今后还能不能唱歌都说不定呢,很有可能根本养不起你。你还是跟着Chris吧,他那里总会有乐手的工作。

你们真的像我爸妈一样讨厌!Ellen使劲跺脚。都自以为是,替我安排这个那个,你们两个我都不想理了!

原本酸楚的分手就这样被Ellen的孩子气搅得乱七八糟,Chris和Sebastian在街角潦草地互相挥手告别,心里都知道下一次见面也不知是何时了。

 

一个月后,Sebastian突然接到Russo的电话,电话里Russo说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出于职责,希望Sebastian能理解。

Sebastian答得很平静。我没什么理解或者不理解的,这世上每个人都是为自己而活,Russo先生,我们也都向前看吧。

你能这样想就好。Sebastian,也许几十年后的人会认同你,但不是现在,也不是我。

我不需要谁来认同。Sebastian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TBC

--------------------------------------------------------------------------

今天推荐的歌是<Crying Game>,请大力点击。

First there are kisses, then there are sighs, and then before you know where you are, you're saying goodbye...

唉。


评论(47)
热度(250)

2017-06-26

250

标签

Evanstan